读懂俄罗斯革命(转载)

original link

文|王烁

BetterRead 有理有趣有用

《一个民族的悲剧:1891年至1924年的俄国革命》,A People’s Tragedy: The Russian Revolution 1891-1924,作者是英国史学家Orlando Figes,专治俄罗斯史,兼具文才和史才。这本书是他的成名作,获奖无数。1891年发生俄罗斯大饥荒,1924年列宁去世。

20世纪中国发生的事情,俄罗斯都已经发生过。要理解中国,读懂俄罗斯是捷径。本书厚达700页,我边读边记,再创作出近两万字长篇笔记,创下个人读书笔记长度和用力的纪录,此前曾分八篇连载,应要求合为一篇长文,请过瘾。

一、王朝衰世


末代沙皇夫妇

罗曼诺夫王朝没有内阁,也没有相权。末代沙皇尼古拉亲政勤勉,亲自处理大小公务,包括职业学校厨子的聘任事宜,连秘书都不要。他坚信自己与俄罗斯人民有神秘的血肉相连。

末代皇后亚力山德拉是英国维多利亚女王外孙女。维多利亚教其为君之道,在于致力获得臣民拥戴。亚力山德拉回答,您错了。沙皇就是人民。人民必然爱他。独子阿列克塞是血友病患者,纵王室照样求告无门,为神棍拉斯普金打开了冬宫大门。

父皇亚历山大三世壮年早逝,尼古拉接位时惊恐万状:“我不会治国,也没有兴趣治国,我都不知道怎么跟大臣说话!”路易十六接位时也说过类似的话。溥仪接位时太小,说不出这话来。

1850年代的克里米亚战争对俄罗斯相当于鸦片战争对中国;1905年的日俄战争对俄罗斯相当于甲午战争对中国。第一次战败后都搞现代化改革;第二次战败后都搞革命。非常巧合,英国人和日本人都分别给中俄带来了这两场战争。

1870年代,俄罗斯统治阶层出现立宪思潮。改革派大本营在财政部,部长Abaza说,沙皇不能只靠100万军队和官员治理国家。后来1890年代的改革派领袖维特也说,俄罗斯只有改革,走向现代化、法治、自由,才能避免革命。

保守派大本营在内务部,领袖Durnovo认为宪政时机不成熟,要等到经济发展水平够高才能启动政治改革。经济自由化加专制政治是他们开出的药方。

1881年,亚历山大二世遇刺身亡,亚历山大三世接位,相信改良只会催生暴徒,改革派全数下野。

20世纪初问一个乌克兰农民他是谁,他会回答是东正教徒;要问他是俄国人还是乌克兰人,他会说自己是农民,谁当国王都一样。民族主义的兴起,要等到教育普及、市场连接农村与城市以后,才会成为潮流。

由于俄罗斯帝国扩张太快,俄罗斯人占帝国人口比例只占44%,激发了大俄罗斯主义危机感,于是禁止在学校、公文和公共场所使用俄语以外的民族语言。波兰大学生研读波兰文学时,必须使用俄译本。1907年,基辅行政当局发布霍乱通知,不用乌克兰文用俄文,但乌克兰90%人口是农民,不识俄文。

犹太人在俄罗斯多民族结构的底层,不允许拥有土地。沙俄最后年代有数百起迫害犹太人事件,并非出自政府策划,而是民间自发。反犹主义也是权力阶层的时髦,沙皇尼古拉认为犹太人经商,亵渎了俄罗斯国民的纯洁性格。

俄罗斯第一个马克思主义政党是犹太人党。同为犹太人的托洛斯基认为阶级斗争比民族斗争更重要,最终犹太人马克思主义政党沿阶级斗争与民族斗争的路线一分为二。

民粹主义、崇拜农民、回归乡村,一度有很大的政治影响力,激发了一代俄罗斯理想主义年青人自发上山下乡。但如诗如画的俄罗斯乡村社会是幻觉,刚从农奴制下脱身的农村多疑,排外,暴力,读高尔基的《关于俄罗斯农民》就懂了。

俄罗斯农村流传着很多如何打老婆的技术指导:“用斧柄给她来一下,看她还有呼吸没有,要是还有,再来一下。”1860年代废除农奴制,解放了农民人身,但没有把他们织入法织社会的框架。

列宁主义不起源于列宁自己。1869年,Nechaev出版革命对话集:革命者没有情感,没有私务,没有牵挂,没有财产,没有道德,没有名字,一切都服务于惟一的目的:革命。因同志Ivanov拒绝服务命令,Nechaev将其处死。妥斯托耶夫斯基将此事写入小说The Possessed。

俄罗斯民粹主义运动有三个基本主张:要民主要自由;理想化农村和农民;俄罗斯可以村社为样板走出一条独特的现代化道路。有个致命问题:农民不愿革命怎么办?一派认为要通过教育,等待农民产生革命自觉;一派认为要带领农民革命。

1874年夏,数千学生自发下乡,与农民生活在一起,并传播革命思想,农民反应冷淡,多以悲剧和闹剧收场。民粹主义自此日走下风。

1878年,激进革命派刺杀彼得堡总督,被判无罪,此后发生多起刺杀案,高潮是1881年刺杀沙皇亚历山大二世,锁定了革命与反革命的极端化螺旋。

列宁哥哥亚历山大·乌里亚诺夫是土地和自由党激进派成员,计划在亚历山大二世遇刺六周年之际刺杀亚历山大三世,失败,被处死。沙皇最后20年,1.7万人死于革命恐怖活动。革命党经费主要来自抢劫。

列宁的中学校长费多尔·克伦斯基给他的评语是:模范学生,服从权威。他不可能想得到这个模范学生有一天会夺了他儿子的权。他的儿子是克伦斯基,1917年俄罗斯临时政府总理,十月革命的对象。

列宁兄长亚历山大是乌里亚诺夫家这一代的骄傲,1887年,因主谋刺杀亚历山大三世被处极刑。这是列宁转向革命的催化剂。参与了刺杀密谋者还有 Joseph Pilsudski,后来成为波兰统治者,在十月革命后派军队进攻红色苏维埃,并占据乌克兰大部。历史就是这样吊诡。

在读到马克思主义之前,列宁已经读了大量车尔尼雪夫斯基、Tkachev。后来叫作列宁主义的那些东西:严明的革命纪律、雅各宾式独裁倾向、对自由派和民主派的蔑视,来自于俄罗斯革命传统,而不是马克思。

1872年,马克思《资本论》通过了沙皇的出版审查,他以前的所有著作都没能通过。审查者认为,《资本论》太艰涩了,俄罗斯没人会看。就这样,马克思主义来到俄罗斯。马克思主义满足了俄罗斯知识分子对绝对真理的追求,获得了狂热的广泛皈依。从此,农民革命的道路被摒弃,工人革命成为主流。

1903年俄社会民主党第二次大会,列宁与马托夫决裂。列宁认为须加入党组织才能成为党员,马托夫认为只要认同党的纲领可以。23票支持列宁,28 票反对。随后支持马托夫的两个小派别因其他主张被否退出,列宁获得微弱多数,自称多数派(布尔什维克),称对手为少数派(孟什维克)。

1891年俄罗斯大饥荒,50万人死亡。政府最早禁止报道,官方口径是收成差点。没有可靠信息,民间传闻越传越可怕。最后政府不得不承认失败,当年11月宣布开禁,请求社会各界组织援助,这是一个历史性时刻,自此政府再也不能控制公民自组织和社会大讨论。

二、最后的改革机会

斯托雷平

1904年,日俄战争一触即发,俄内务部长Plehve说,干脆打场小胜仗来遏制革命吧。战争的确把许多自由派变成军国狂人。但是,沙俄战败,从此不可收拾。

战争爆发后,保守派内务部长Plehve被刺。沙皇不得已换开明派人物Mirsky接任,其妻在日记中写道,这下不好了,期望如此之高,而能做的太少。上帝保佑老公。沙皇最后20年反复出现一个主题:一波又一波改革愿望在沙皇反对下不能有所为。Mirsky跟沙皇建议把当时的一点基层自治扩展到全俄,沙皇说,还真是,这样就可以更好地研究牲畜了。Mirsky说,代议制机构要做的是对政治发言。沙皇沉默。事遂寝。

这事黄了以后,Mirsky对手下说,没救了,多建点监狱吧。

1905年1月9日,彼得堡15万工人在神父Gapon带领下,抬着沙皇尼古拉的肖像,到冬宫向沙皇请愿。像前人相信沙皇是农民的保护者一样,Gapon神父相信沙皇是工人的保护者。军队开枪,200人被杀。对工人的争夺结束,俄国革命不可逆。

1905年10月17日,全国大罢工期间,562家工厂代表集会,创设圣彼得堡苏维埃,50名委员中,各有七名来自孟什维克、布尔什维克、社会革命党。孟什维克事实上主导了苏维埃,因为他们本来就主张工人大民主,布尔什维克影响力很小,他们对工人自发革命有怀疑。

沙皇终于从打猎归来,维特告诉他国家即将崩溃,要么马上政改,要么立即军管。尼古拉想任命叔叔尼克莱为军事总督,尼克莱掏出左轮,如果沙皇不收回成命就当场自杀。尼克莱是皇室唯一有军事才能的人。沙皇只好颁政改诏。

1905年沙皇政改诏下之后,政治暂时恢复正常,但街头左右翼暴力事件随即出现。社会地位最低的犹太人再次成为替罪羊。保皇右翼指称俄罗斯之乱全因犹太人阴谋,全俄出现数百起迫害犹太人事件,在奥德萨,800名犹太人被杀。

沙皇下政改诏后仅两个月,1905年12月,逮捕彼得堡苏维埃领导人,莫斯科工人起义,被镇压,工人死亡上千。镇压成功使沙皇进一步迷信武力。温和派首辅维特说他失去对沙皇的影响力,极右派Durnovo主导。沙皇政改收场之时,总共2.5万人被杀。

莫斯科工人起义时,高尔基的公寓成为策划中心。事败后高尔基逃亡芬兰。执政的温和派领袖维特付钱给伦敦每日电讯报,散布高尔基是反犹主义人士的谣言。非常讽刺,反犹主义是沙皇执政后期集结反动派的主要动力之一。

1905年革命失败有三个原因:革命力量(工人、革命党、农民、哗变的军队)各行其事,缺乏协调;军队主体仍然忠于沙皇;沙政治改革诏令分化了自由派和革命派。

革命失败,但沙皇失去了全部软实力。一位俄罗斯农民说,前几年对沙皇又有指望又害怕,现在只剩下害怕了。

1906年,51位苏维埃领导人受审,支持者送来的鲜花把法庭变成了花店,法官没有勇气令法警拿走。托洛斯基激情陈词完毕,辩护律师们与他热烈握手,其中一名是Zarudny,1917年的时候成了克伦斯基政府司法部长,以叛国罪逮捕了托洛斯基。又一个革命时代的吊诡。

政治光谱急剧向两端收缩。中间偏左和中间偏右萎缩。地主主导的地方自治机构,过去曾是自由化改革的主力,逐步变成反革命中坚。一度与苏维埃联盟的立宪党,认识到他们是革命的下一个目标。许多左翼知识分子不谈政治,长出肥肉。

一批知名左翼知识分子出书反省革命。有人写道:我们应该停止幻想拯救人民。人民比沙皇的全部枪决令加起来还要可怕。只有沙皇和刺刀才能保护我们。

1905年革命后,列宁革命理论成型:与沙皇斗争,资产阶级不可靠;俄罗斯社会主义革命不必经过资产阶级革命阶段。托洛斯基与列宁相似,虽然他名义上还是孟什维克。他与列宁有别,相信在欧洲社会主义革命没来时,资产阶级如果不支持或不保持中立,俄国革命将会失败,所以对资产阶级要怀柔。

1906年4 月27日,在沙皇尼古拉的坚持下,第一次俄罗斯国家杜马在冬宫而不是议会大厦开幕。沙皇进入大厅时,大臣欢呼,但杜马代表们一语不发。沙皇在仪式中没有看杜马代表一眼,在发表完将以铁血维护君主独裁的讲演后即离去。1917年以前,俄罗斯政治只有一个主题:杜马与沙皇之争。

两个革命政党社会革命党和社会民主党没有参加国家杜马,杜马主要由农民党和代表资产阶级的立宪党人组成。第一个要求是土地改革,征收地主多余土地。在沉默20多天后,沙皇发下两个法案,第一个是建个洗衣店,第二个是在某间大学建图书馆。第一届国家杜马在72天后即被解散。

沙俄最后一相斯托雷平与戈尔巴乔夫相似:都致力于为一个腐朽的专制统治作自由化改革,都在强权既得利益集团与激进民主派之间找一条窄路,都没有看清两者完全不能兼容,都选择自上而下推进改革,也都失败于此。

斯托雷平在农村平乱,曾面对一名刺客解开大衣,要他当众开枪。刺客动摇,投降。他的女儿说他充分掌握了地主对农民的威势。斯托雷平在1907年出任首相后写下遗书。第一句是:我在哪里被杀,就埋在哪里。

斯托雷平说自己两线作战:为对抗革命而战,也为推进改革而战。他认为维持沙皇制的惟一办法,是给农民土地,给农民平等的政治权利,使其成为现体制的支柱。他主张法治,主张保护人们自由权利。

1911年8月,在基辅剧院,沙皇尼古拉面前,斯托雷平遇刺,四日后死亡。刺客Bogrov原为革命党,后被收买成为警方线人。没人说得清他是受左派还是右派指使。斯托雷平两面都树敌太多。

七年后,沙皇尼古拉在被布尔什维克灭族前说,如果斯托雷平活着,自己也许不会走上末路。

20世纪初俄罗斯农村,土地为村社共同所有,农民的自留地在外,数年一换,村社共有地居中。有点井田制,又有点承包制。家庭内部,土地权利也归成员共有。农民无法积累财富,陷于平均的贫困。斯托雷平土改推动农民私有化自留地,并鼓励土地集中,以制造恒产来制造恒心。未成功。

三、战争与革命

拉斯普金

能凝聚俄罗斯的只剩下民族主义。一战前,大斯拉夫主义与大日耳曼主义在东南欧针锋相对。沙皇尼古拉对与叔叔德皇开战很犹豫。战争失败则革命不可阻;不开战则被民族激情扫进墙角。尼古拉决定豪赌。他以为战争不论胜败会在6个月内结束,他不知道一战是现代消耗战的代名词。

Brusilov是沙俄最杰出的将领,发明了以他名字命名的突破德国阵地战法。战争初期任俄军第八军司令对奥作战。他带军打上了卡帕提亚山,由于弹药不继,不能向下攻击到匈牙利平原。革命后他参加红军,而此时在他麾下的邓尼金是白军领袖。他们的故事将在1921年继续。

由于战术过时,对德作战头几个月,俄军中下级军官几乎全部伤亡,替换他们的是20岁出头火线提拔临时训练的士兵,他们一般出身农民。他们是1917年革命军官团的主力。一战为沙俄准备好了掘墓人。

1915年5月,德国发动东线总攻击,俄军溃败。9月,尼古拉摄最高统帅位,以激励军心,适得其反,人人皆知尼古拉昧于军事。大本营迁至彼得堡西一村庄,原意为“坟墓”。朝政执于皇后和拉斯普金。革命到来前的17个月换了四任首相。贵族知亡国在即,疯狂地享受最后奢华。

沙俄战争后勤完全崩溃。民间自发组织,由1905年日俄战争期间民间后援组织领袖Lvov牵头,为前线提供医疗、运输等保障,规模大到如同另一个政府。1917年2月革命后,临时政府只有三个部长不是来自战争期间的后援组织,Lvov是第一任总理。

俄罗斯军队成为革命中坚的几个原因:上级军官普遍无视士兵生命;战争准备和后勤组织是一场灾难,没粮没枪没衣服;皇后是德国人,军队普遍相信宫廷内有德国间谍;拉斯普金弄权毁灭了沙皇的神秘感和权威。

Brusilov等职业高级将领原来以为对德战争及其胜利能防止国内革命。1916年冬,他们终于认识到事实正好相反:只有革命,换掉沙皇政权,才是打赢的前提。战争不独立于政治。

Yusupov大公是同性恋,新娶沙皇侄女,请拉斯普金“治愈”断袖之癖,拉斯普金却引诱他。大公谋除之。1916年12月16日,请其至家中,以氰化钾毒酒鸩之,无事。以枪击之者再,不久苏醒,在庭院中大叫,我要告发你们!另一位密谋者正好进门,给他两枪,搞定。神棍死后两月,二月革命到来。

战争也考验革命党人。德国社民党一直是俄罗斯革命者的指南和样板,但德国社民党支持战争,给俄国革命者沉重一击。托洛斯基说这比宣战本身还可怕。列宁刚听说此事时认为这是德国间谍分裂革命者的阴谋。民族主义给国际主义革命者上了一课。科伦泰正好在德国议会投票表的现场,目睹德国社民党议员着军服投下赞成票,几乎崩溃。

社会革命党和孟什维克都分裂为支持战争的防卫派和反战的国际主义派。只有布尔什维克坚定反战。 列宁认为,工人阶级应当发动内战,才能结束这场帝国主义战争。托洛斯基是孟什维克国际主义派领袖,他逐步认同列宁对战争的判断,1917年7月加入布尔什维克。

布尔什维克领导人中,有些在一战期间流亡海外(托洛斯基、布哈宁),有文化,了解欧洲,国际主义,往往出身孟什维克);一类出身农民,始终在国内(斯大林、捷尔任斯基),残酷斗争无情打击是家常便饭。这是后来“世界革命派”与“社会主义在一国首先胜利派”斗争之源。

农民应征入伍,加上运力首先保障军需,使城市出现粮食短缺。1917年初,彼得堡妇女每周在配给处排队领粮的时间超过40小时。排队人太多,成了消息和谣言的汇总地。二月革命是这样发生的:一群妇女领面包排队排得不耐烦,回工厂去发动工友游行。排队导致革命。

四、人民的革命

克伦斯基

1917年2月23日,彼得堡大游行开始,纯粹出于自发。

2月25日,军队开枪,死伤数百。开枪的部队回到营房后,非常后悔,下层军官与士兵,与游行工人一样,大多刚刚从农村来到城市。他们发誓绝不再向“兄弟姐妹”开枪。次日军官令其出发,被拒。在抗命士兵面前,这名军官因恐惧转身逃跑,跑不过子弹。权威瓦解,暴露纸老虎面目。彼得堡军队全面哗变,保护抗议者,与警察激战。二月革命没有领袖。

二月革命并不简单地是全民的节日。暴力洪流自发地席卷一切特权者,中产阶级的眼镜、白衬衫也被当作特权象征被踩碎,被扯碎。

农民抢劫托尔斯泰庄园。未亡人向克伦斯基求救,打包手稿,熄灭灯火,枯坐客厅,等待命运裁决。农民又来了,天黑,以为已抢光,打下一家土豪去了。托尔斯泰和那一代的知识分子崇拜农民,以其坚韧、承受,包容一切苦难。他没活到亲历这苦难的释放。

1917年1月,列宁在瑞士说,我们这些老人大概看不到革命那一天了。二月革命发生时,社会革命党、孟什维克和布尔什维克的领袖都不在彼得堡,要么流亡海外,要么流放西伯利亚。在彼得堡的中层革命党人直到2月27日革命已经实现时,才出去领导革命:“我们是革命领袖,要赶上革命”。

2月27日下午,各党联合成立彼得堡苏维埃工人临时执行委员会。3000人的彼得堡工人和士兵苏维埃晚间成立。执委会的主要成员来自各社会主义政党。他们是左翼知识分子,宣布代表工人和士兵。

2月28日,国家杜马在左右翼的斗争中犹豫不决。克伦斯基决定自己成立一个非正式的国家杜马恢复秩序临时委员会。同在Tauride宫,苏维埃在左边,杜马临时委员会在右边。前者在街头一呼百应,但没有合法性;后者有合法性,但对街头没有影响力。


Tauride Palace

克伦斯基是惟一在临时政府中任职的苏维埃执委。这本不被允许。他告诉大会,你们信任我吗?如果这还需要证明,我现在就死给你们看!大会于是鼓掌通过。两边任职使他执掌最多权势。他杜马时穿大衣戴领结,以获资产阶级的认同;在苏维埃则脱掉大衣和领结,好更象无产阶级。

为恢复秩序,杜马临时委员会命令士兵回到军营,服从军官指挥。士兵担心秋后算账,士兵占绝对多数的苏维埃大会通过一号令,建立士兵委员会,士兵只服从苏维埃,杜马的命令不得与苏维埃抵触。一号令彻底摧毁了军纪。

苏维埃领导人只希望迫使杜马建立资产阶级政权。有几个原因:领导人认为社会主义革命还没到来,要先经过资产阶级革命;苏维埃掌权可能引发反革命的强烈反击;一旦执政,从此承受街头革命洪流压力的就不是沙俄也不是杜马而是苏维埃。苏维埃与杜马谈判成立新政府,拱手将政权交给了资产阶级。

1917年10月之前,苏维埃至少有四次机会夺权,但每次都放弃,错过了把革命纳入民主化轨道的机会,反而成为布尔什维克夺权的驱除者。

苏维埃支持临时政府的条件:大赦政治犯;言论出版集会自由;废除基于阶级、宗教和民族的限制;召开制宪会议;解散警察;实行直接、普遍、秘密和平等的选举制;参加革命的士兵不得解除武装或送到前线,在不值勤时享有完全公民权。条件没涉及战争和土改,最重大的两个问题。

沙皇尼古拉2月26日的日记:10点做弥撒;早饭时有很多人,包括所有的外国人;给Alix写了信,在Bobrisky路上的小教堂边散了会步;天气不错,有点冷;下午茶后读了点书,跟参议员Tregubov谈到吃晚饭;睡前玩了会儿多米诺骨牌。那天彼得堡军队全面哗变,苏维埃于次日成立。

军队没来护驾。有一支小队赶到冬宫,但米哈依大公担心瓷器受损,命令其返回。执行总司令担心调动前线军队回京镇压,会引发全军哗变,被德军所乘。他和全部前线将令通电尼古拉,沙皇叔父尼科莱跪求,要其逊位。尼古拉问于随从将领,答案一样。孤家寡人,穷途末路,沙皇逊位。

沙皇原传位儿子阿列克塞。儿子13岁,血友病,拉斯普金曾说13岁前能治愈。御医说血友病无药可治,而且尼古拉一旦逊位就会被流放。尼古拉于是传位于兄弟米哈依,因为他不能与儿子分离。沙皇一家数年后被布尔什维克全部枪杀。李斯末路悲黄犬,奈何生此帝王家!

米哈依大公意外得知被传位,问杜马领导人如果自己接位能否保障人身安全,答案是否定的。他于是拒绝。300年沙皇制结束。举国欢腾。没有人想复辟,后来的白军领袖也不敢以此为口号。这等于政治自杀。他们比张勋聪明。

临时政府面对三大问题:在土地问题上,放任农民分抢地主;在民族问题上,认为在国民大会召开前应保持现状,为此不惜在芬兰以武力威胁;在战争问题上,继续对德战争。可以说,沙皇制崩溃后临时政府寄望对外战争来建国,布尔什维克坚决停战,但不惜用内战来建国。布尔什维克赢了。

1917年4月,列宁从瑞士归国。德国乐见革命者返俄,列宁不待俄临时政府与德谈判即单方达成通行协议。布尔什维克是惟一坚定反战的政党,厌战已久的前线迅速布尔什维克化。士兵大多出身农民,布尔什维克主义只意味着4个字:回家,分地。

列宁在返国列车上起草了四月提纲:结束帝国主义战争,立即开展无产阶级革命。这一方案远比国内的布尔什维克方案激进,当时只有科伦泰支持他。反对者中,有斯大林。

资产阶级和中产阶级认为二月革命推翻沙皇,是人民的胜利。处于底层的农民、工人和士兵认为这是底层对于压在其头上的一切阶层的胜利。他们才是“人民”。他们赢了,除了砸碎一切特权的标志,还强烈地想要按其意志彻底重组社会:农民要地,工人要工厂,士兵要和平,所有人都要自治。

布尔什维克是惟一表示会满足这些需求的政治势力。

五、列宁的革命

25万彼得堡俄军是最有权但没有灵魂的力量。它不服从临时政府,表面上服从苏维埃,已是乱兵。它只有一个愿望,不打仗。乱兵无主的时间没有长到军队产生独立政治抱负,所以没有出现军阀。要打仗的临时政府统不住这些乱兵,布尔什维克以反战赢得他们的支持。

7月3日,因抗议彼得堡机枪旅被令开赴前线,工人士兵大游行,要求推翻临时政府,一切权力归苏维埃。

一切权力归苏维埃,这个口号体现布尔什维克的意志,因为苏维埃自己并不愿接管政权,布尔什维克此时的革命路迳是一切权力归苏维埃,而布尔什维克接管苏维埃。

次日,两万Kronsdat水兵武装开进彼得堡,要列宁下令夺取政权。布尔什维克在苏维埃中尚居少数,列宁认为革命时机不成熟,未下决心。水兵抓住苏维埃领导人、社会革命党领袖切尔诺夫,“你这狗日的,快点掌权,都送你手上了!”政治领导人没决心,工人士兵无计划。暴乱无果收场。


Kronstadt堡垒

工人冲进苏维埃领导人会议室,挥枪大喊:我们绝不允许你们与资产阶级政府做交易,掌权吧!别讨论了!“苏维埃主席塞他张纸,你按这张纸上说的做就好了。纸上要求所有人回家,不然是反革命。工人被忽悠走了。革命有力量,无表达,要寻找自己的领袖。这一幕与武昌新军找黎元洪很相似,有不同。

右派称7月暴乱是布尔什维克主使,传播列宁是德国间谍的谣言,出自中校 Yermolenko,自称被德国人俘虏时得知。作者不信此说:德国人是资助布尔什维克,但量不大,而且布尔什维克自行其是,根本不听德国人的。7月5 日,临时政府指控布尔什维克通敌暴乱,通缉列宁及另外11人。

布尔什维克失势。临时政府重组,原临时政府与苏维埃达成的执政条件废止,克伦斯基当政,大幅右转。苏维埃被逐出Tauride宫,迁至市郊。

7月暴乱宣告后革命时期各派别成型:布尔什维克是极左,苏维埃其他党派如社会革命党、孟什维克是左,克伦斯基是中,宪政民主党是中右。7月暴乱后极右将领Kornilov接替Brusilov任总司令,向克伦斯基摊牌,要取消士兵委员会,在全国军管。此举被苏维埃和临时政府联手粉碎,但政治两极分化加剧,中间派已无立足之地。

左中右都意识到必须结束无政府状态,而办法是专政。克伦斯基问原总司令Brusilov,是否支持他当独裁者,将军拒绝。问将军本人是否愿意当独裁者,将军拒绝。

极右将领Kornilov的反革命逆流,推动苏维埃权力向极左转移。标志性事件发生在8月31日,布尔什维克第一次在彼得堡苏维埃占据多数。无产阶级革命的条件全部成熟。只有一个问题,一切权力归苏维埃,通过苏维埃来执政,这个路线还要不要?现在,列宁不要了。

苏维埃9月间召开民主大会,讨论接管政权还是与临时政府合作,达不成决定。各社会主义政党通过苏维埃联合执政建立社会民主政权的最后机会丧失。

10月10日,布尔什维克中央决定起义。21名委员仅12名出席,加米涅夫和季诺维也夫投反对票。加米涅夫主张通过苏维埃执政,是另一条路线的领袖。他反对布尔什维克自行武装起义,为此辞去中央委员职务,并登报谴责。列宁登报斥其为叛徒。人人都知道布尔什维克要动手,但都无所作为或无力作为。

克伦斯基错判形势,宣布调动彼得堡军队到前线,想激起布尔什维克暴乱,以便一网成擒,就像对付Kornilov那样。布尔什维克成立革命军事委员会,让一名左翼社会革命党人作主席,以便工人士兵以其为苏维埃的军事机构。10月23日,布尔什维克已经控制了彼得堡所有军营、交通和通信。10月25日起义,毫无悬念。苏维埃第二次全国大会当天晚上召开,Aurora号向冬宫开炮已过去一小时。当天早上,克伦斯基说要去前线找军队,在街上征用了一辆美国使馆的车,一去不返。

孟什维克左翼领袖马托夫主张成立苏维埃各党派参加的新政府,全票通过。但孟什维克和社会革命党的右翼坚决反对布什维克政变,以退出大会抗议。托洛茨基抓住机会,说退会者反对苏维埃,是反革命,只配扫进历史垃圾堆。马托夫大怒,也退场。布尔什维克彻底控制了苏维埃,十月革命获得了苏维埃的背书。

革命者在冬宫发现了有史以来最大的酒窖,就此成为纪律噩梦。派人民委员看着,人民委员自己每天喝醉;派士兵把守,士兵盗卖;把酒倒街上,人们在路沟里喝;运到斯莫尔尼宫,运到瑞典;什么办法都使过,什么办法都没用。要等新年到来,酒喝光,革命才从一场大醉中醒来。

六、停战,分地,清洗

契卡首任主席团,右二为捷尔任斯基。

10月27日,十月革命的第三天,革命军事委员会禁止反对派报纸出版。

 

社会革命党右翼和孟什维克认为布尔什维克政权撑不过一个月。布尔什维克当时所恃不过彼得堡乱兵。但布尔什维克随即把反对者的椅子全部抽掉:宣布没收地主土地归公,工厂归公,立即议和。全国出现抢地、没收富人资产的狂潮,工人、士兵自然为革命前驱。文革在1918年就发生过了。

 

12月,革命军事委员会取消,契卡代之。契卡内部训令:审讯时不用问别的,问名字,问受过什么教育,问有没有财产,就知道是否专政对象。还有更浅显的:如果双手白嫩,就是专政对象。司法人民委员是左翼社会革命党人,对列宁说,叫什么司法部?不如叫消灭部!列宁两眼放光,说得好!不过能干不能说。


契卡徽章

新政权成立人民法庭,后来更仿雅各宾派成立革命审判廷,以工人、士兵为审判者,不通法律没关系,凭革命良心(revolutionary conscience)足以断案。

1918年1月19日,社会福利人民委员科伦泰强行接管东正教圣地Alexander Nevsky教堂作荣军院,枪杀神职人员。列宁次日发布公告,没收一切教产。列宁以旧体制每一根支柱为敌,与旧体制愈决裂,来自旧体制底层的支持愈牢固。

 

人民热爱红色恐怖。一位新生女婴被父母命名为Terrora。

 

尽管有契卡专政工具为后盾,极少数人之所以能够发动绝大多数人打倒少数人,是因为顺应了底层要掀翻一切在它之上阶层的恐怖力量。俄罗斯300年君主专制而不是列宁制造了这种力量,列宁只是放它出笼。

 

1917年11月,原订制宪的最高权力机构国民大会终于选举,太晚了。布尔什维克获24%选票,但社会革命党获38%。列宁认为,如果国民大会不能体现布尔什维克意志,那么人民不需要它。1月大会召开,列宁要求土地、银行归公的决议被否,国民大会即被解散。两天后苏维埃原样通过,它是未来苏俄第一部宪法。

 

布尔什维克对参战各国发出停战邀请。他们原相信帝国主义战争会被各国工人阶级起义所代替,俄国只是第一个。没有实现。对德 Brest-Litovsk条约谈判,列宁要求接受德国条件。布哈宁反对,要打革命战争;托洛斯基是不战不和,即宣布不打仗,但不接受德国的和平条件。

 

对德和约三派中,布哈林占多数,托洛斯基其次,列宁最少数,只得与托结盟。托洛斯基对德摊牌。德国人惊呆:从来没有一方退出战争却不接受战胜者条件的事情。德军进攻,三天之内推进150英里,相当于过去三年的总和。布尔什维克胆寒,列宁亲自向柏林发电报,接受一切条件。

 

为免在Brest- Litovsk耻辱和约上签字,托洛斯基辞去外交人民委员,让一位沙皇时代的外交官接任签字。俄罗斯失去了乌克兰、波兰、芬兰和波罗的海沿岸,失去了 1/3的人口和耕地、54%的工业和89%的煤。直到1939年与纳粹德国瓜分波兰,才大体恢复原状。再往后,1991年,在经历繁盛与崩溃后,俄罗斯的欧洲边界才又回归后Brest-Litovsk条约状况。未来还变不变?

 

帝国主义国家无产阶级大起义久等没来,世界革命论息鼓,列宁创造社会主义在一国首先胜利论。革命理想主义还在,但现实主义更迫切。列宁主义建国开始。第一步是首都迁至莫斯科。

 

内战来了。

内战建国

红军缔造者托洛斯基

白军主要有三支。第一支是南部顿河流域由Kornilov和邓尼金率领的右翼军队,与右翼哥萨克合作;第二支在伏尔加河流域及西伯利亚东部,国民大会中间派议员与适在境内未归国的捷克军队合作,败后与高尔察克的第三支军队合流。白军在1919年夏季向莫斯科大进军,但到1920年春便告失败。

白军失败并不是因为布尔什维克强大,而是因为只想回到革命前,提不出政治纲领,重大政治问题如土地和战争,都要等战争结束后再决定,但输就输在先军事后政治,布尔什维克赢在有革命政治纲领:土地给农民。俄罗斯腹地战区农民的向背决定了战争结果。

1918年夏,与布尔什维克同路半年之后,左派社会革命党人起义。此前左派社会革命党退出政府,但未退出契卡,在20人委员会中占7席,完全掌握契卡武装。莫斯科城中无兵,他们可以拿下克里姆林宫,却前往苏维埃发表演说,被卫兵一网打尽。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也不是辩论。

同期,沙皇在流放地叶卡捷琳堡被杀。此前列宁准备将其带到莫斯科公审但改变了主意。白军攻城,当地布尔什维克在地下室枪杀沙皇一家11人,跟传说不同,除了宠物犬没有生还者。虽然军中多有君主制拥护者,白军领袖并不想用沙皇作旗号,但列宁不知道。

布尔什维克以内战为建国奠基。红军最多时达到500万人。农民和工人在内战中扫盲,赤化,经受考验,牺牲,成为共产主义铁血新人、新政权的基石。一切为了战争的中央集权体制,也启动了从太上到最下彻底重组俄罗斯社会的进程。沙皇时代,俄罗斯农村帝力于我何有,但被布尔什维克以铁腕导入专政体系。以红军命令体制投射社会,创建现代专政体制,农民国家脱胎换骨,始于托洛斯基,最终由其死敌斯大林完成。

沙俄名将Brusilov心向君主制,但拒绝加入白军,不管好坏,俄罗斯人民已经选择了红色,他只能顺不能逆。Brusilov一度被新政权软禁,独子为求父亲自由加入红军,在顿河流域被邓尼金军队所俘。邓尼金曾为Brusilov部将,不满其温和派立场,将其子处死。1920年5月,新独立的波兰攻下基辅,Brusilov加入红军,此后,在爱国的旗帜下,数万名原沙俄军官加入红军,帮助摧毁他们原来所属的那个阶层。“原来爱国主义这么管用!”托洛斯基说。

托洛斯基告诉 Brusilov,以其名义呼吁白军军官停止抵抗,保证人身安全,并组建一支军队,对波兰作战。后来告知计划取消。事实是,红军飞机对克里米亚半岛上的白军残军散发传单,以Brusilov名义许诺大赦。数百名军官选择留下而不是撤退,日后全部被枪毙。Brusilov不应感到意外。他在加入红军时提条件,释放契卡在押军官。托洛斯基说,捷尔任斯基连我都可以抓!


Brusilov

“如果不是信仰禁止,自杀该多么幸福。”9个月后,Brusilov病死。

托洛斯基是红军创造者、内战获胜的首功。但布尔什维克从红军创建就分裂:托洛斯基大量招募沙俄军官加入红军——工人和农民出身的士兵搞大民主,战前投票决定战术,不可能打赢。许多新兴红军将领反对,包括日后的红军元帅伏罗希洛夫,并得到了斯大林支持,被称为军事反对派。两派之争在列宁调和下暂时妥协:旧军官要利用,也要政委来监控其忠诚。这奠定了日后所有红色军队的雏形,也是托洛斯基和斯大林不死不休斗争的第一章,30年代斯大林对红军的大清洗,也在此埋下伏笔。

中央集权加计划经济,迅速造就庞大官僚体系。几千人负责管理油料分配,但根本没有油料可供分配。全俄90%的纸张消费都在政府。1921年,官僚达到240万人,是革命前四倍有多,是政权所代表的工人阶级人数的两倍。这不是无产阶级专政,而是红色官僚专政。

八、第二代

对于工人和农民来说,战时共产主义撕毁了大革命的契约。它直接产生于粮食管制。布尔什维克政权宣布农民余粮都归国家所有,取缔粮食市场,组织粮食队下乡强行收粮。在城市,工厂收归国有,控制权从工人手中收到红色官僚手中。这既是因为布尔什维克眼中革命需要使然,也完全符合其中央集权的气质。

虽然在红色剥夺与白色剥夺间倾向前者,但当红色征粮队征收额超出收成时,1920年夏秋,俄罗斯腹地农民造反。左派社会革命党人成为造反领袖。他们想回到1917-1918年间的农民有地而自治状态:“要苏维埃,不要布尔什维克!” 列宁说这是新政权最大威胁。

到1921年夏,俄罗斯农村的布尔什维克力量已被农民造反一扫而光。1921年2月,莫斯科工人举行反布尔什维克大罢工。列宁问工人是不是宁愿要白军统治,他以为这样能吓住工人。工人说,黑的、白的,鬼也行,就是不要你!

1917年向冬宫开炮的Aurora号,这次加入抗议队伍。最大挑战来自Kronstadt水兵。他们曾是布尔什维克最可信赖的武力,在十月革命和解散国民大会时发挥了关键作用。现在他们决定反抗:“从沙皇那里争来的自由,被布尔什维克夺走了!”他们要求恢复多党制的苏维埃。被镇压。

镇压Kronstadt水兵同时,布尔什维克召开大会,通过决议禁止党内派别,此举原为打击科伦泰的工人反对派,但影响深远。为此成立中央书记处,以斯大林为总书记,这是斯大林崛起的关键一步。在党对国家的绝对领导确立后,确立了中央对全党自上而下的绝对控制。

通过新经济政策,列宁向农民和工人作出妥协,结束了战时共产主义政策。这使后人无休止地讨论:战时共产主义政策与新经济政策,哪一个是列宁的本意?哪一个是权宜之计?

1921年,俄罗斯大饥荒。高尔基向列宁申请成立民间救援总会,由此获得胡佛的美国援助机构ARA资助。这是苏俄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NGO。最高峰时,ARA每天给1000万人散粮。ARA一来,列宁就解散民间救援总会,除高尔基外的所有人被指控为外国间谍。1921年冬,列宁最喜欢的作家、俄国革命的良心,高尔基离开苏俄。


高尔基

1921年,列宁战胜了党内反对派、工人、农民和士兵叛乱,但身体战胜了他。健康状况陷于崩溃。颈部和胳膊有两粒子弹未取出。次年中风,左侧身体瘫痪。他一度想自杀,照顾他的妹妹不忍,找到斯大林,因为他心硬如铁。斯大林拒绝,政治局否决。列宁求死不得。谁来接班?

托洛斯基是最能干的中央委员,列宁说。他接不了班。孟什维克出身、贵族作派、独断性格,使他在党内树敌太多。列宁年代党内的两个反对派:军事反对派和工人反对派,都是托洛斯基的反对派。

所有人都低估了斯大林,温和中庸勤奋忠诚。他们还没懂得权力的性格与个人的性格是两回事。斯大林掌握组织部和书记处,党羽遍布党务系统。没有巨人列宁的年代,选票最重要。加米涅夫和季诺维也夫与他组成三驾马车,以对抗托洛斯基。加米涅夫想接班,以为托洛斯基是最大竞争对手;季诺维也夫与托洛斯基有仇。他们以为可以利用斯大林,不知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一场审判在十年后等待着他们。

列宁末年想去掉斯大林,但无力回天。他留下了三个遗嘱:民族问题、党内民主、接班人,都直接针对斯大林,明确地说斯大林太过刚愎自用,要由更宽容的同志担任领袖。列宁的医生和秘书已被斯大林控制。遗嘱在送到中央委员会之前斯大林已知道内容。斯大林没有阻止遗嘱在 12大上宣读,但把大会召开时间推迟了一个月。大会召开时斯大林派已占据多数,毫发无伤,反而巩固了实力。托洛斯基数月后挑战三驾马车,被逐出政治局,政治生命结束,1927年再度流亡海外。

列宁在轮椅上挣扎一年多,“怎么他妈的还不死!”斯大林说;1924年初,列宁去世,遗愿是骨灰撒在土里。斯大林不干。尸体保存起来供人参观,大脑放到实验室供人研究。死列宁比活列宁对斯大林更有用。

斯大林的时代开始了。以100万布尔什维克、300 万官僚、500万红军为工具,一场空前的社会实验降临在俄罗斯。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personal | Leave a comment

HP laptop slowdown with AC adapter

I had been experienced for a long long time that my HP probook laptop keep running terribly slow from time to time, that I can’t event open the menu of Firefox, any operation will eat most CPU time and idle process CPU time always lower than 50% . Also there are some serious symptoms appear in windows event log:

Event ID 37

The speed of processor 1 in group 0 is being limited by system firmware. The processor has been in this reduced performance state for 53 seconds since the last report.

Event ID 46

Processor 3 in group 0 exposes the following:

2 idle state(s)
14 performance state(s)
8 throttle state(s)

Those  messages kept appearing, Google can’t seek much useful info, that the most possible situation is hardware damaged. I agree with that but no one could tell exactly which part is malfunctioned. I changed a CPU, with same type, I3 390M, no use. I reinstall OS but the moment new OS took breaths, the old odd problems came back like a ghost. I guest that maybe it is not the CPU maybe BIOS, but HP BIOS leave only poor options to make some  changes.  Many suggestions are to adjust power option, prevent CPU from running into  limit freq mode, but that also not work for me, either.

With windows system internal explorer, disable any services that eat CPU, I found that it looks like the DPC (delay procedure call) and interrupt took about 0.5%-5% CPU time, a little more time than it should be. I think that is too much, so I ran low level test program LatencyMon. It shows that lots of latency from some drivers and interrupt. OK, that is the cause of system slowdown, but what should I do? I still don’t know what is damaged or which driver is improperly installed, all from published by Microsoft.

Just when I considering throw this garbage into dustbin, here comes the resume. I always using this laptop with AC adapter, but one day,  when I unplugged the adapter, I suddenly found that laptop became sharp again, every come back to mornal, everything felt so smooth, now I know what the F is going on.

Here is output form LatencyMon

using battery: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CPU SPEED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Reported CPU speed:                                   2666.0 MHz
Measured CPU speed:                                   1001.0 MHz (approx.)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MEASURED INTERRUPT TO USER PROCESS LATENCIES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Highest measured interrupt to process latency (µs):   27257.342909
Average measured interrupt to process latency (µs):   9.683204
Highest measured interrupt to DPC latency (µs):       205.439027
Average measured interrupt to DPC latency (µs):       1.259948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REPORTED ISRs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Interrupt service routines are routines installed by the OS and device drivers that execute in response to a hardware interrupt signal.

Highest ISR routine execution time (µs):              131.155289
Driver with highest ISR routine execution time:       ataport.SYS – ATAPI Driver Extension, Microsoft Corporation

Highest reported total ISR routine time (%):          0.049321
Driver with highest ISR total time:                   hal.dll – Hardware Abstraction Layer DLL, Microsoft Corporation

Total time spent in ISRs (%)                          0.072558

ISR count (execution time <250 µs):                   87910
ISR count (execution time 250-500 µs):                0
ISR count (execution time 500-999 µs):                0
ISR count (execution time 1000-1999 µs):              0
ISR count (execution time 2000-3999 µs):              0
ISR count (execution time >=4000 µs):                 0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REPORTED DPCs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Highest DPC routine execution time (µs):              267.954614
Driver with highest DPC routine execution time:       ACPI.sys – ACPI Driver for NT, Microsoft Corporation

Highest reported total DPC routine time (%):          0.169968
Driver with highest DPC total execution time:         rspLLL64.sys – Resplendence Latency Monitoring and Auxiliary Kernel Library, Resplendence Software Projects Sp.

Total time spent in DPCs (%)                          0.387157

DPC count (execution time <250 µs):                   467966
DPC count (execution time 250-500 µs):                0
DPC count (execution time 500-999 µs):                4
DPC count (execution time 1000-1999 µs):              0
DPC count (execution time 2000-3999 µs):              0
DPC count (execution time >=4000 µs):                 0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REPORTED HARD PAGEFAULTS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Hard pagefaults are events that get triggered by making use of virtual memory that is not resident in RAM but backed by a memory mapped file on disk. The process of resolving the hard pagefault requires reading in the memory from disk while the process is interrupted and blocked from execution.

NOTE: some processes were hit by hard pagefaults. If these were programs producing audio, they are likely to interrupt the audio stream resulting in dropouts, clicks and pops. Check the Processes tab to see which programs were hit.

Process with highest pagefault count:                 none

Total number of hard pagefaults                       6
Hard pagefault count of hardest hit process:          3
Highest hard pagefault resolution time (µs):          19152.621155
Total time spent in hard pagefaults (%):              0.009589
Number of processes hit:                              0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PER CPU DATA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CPU 0 Interrupt cycle time (s):                       3.022050
CPU 0 ISR highest execution time (µs):                81.521005
CPU 0 ISR total execution time (s):                   0.184461
CPU 0 ISR count:                                      85072
CPU 0 DPC highest execution time (µs):                264.338710
CPU 0 DPC total execution time (s):                   0.931696
CPU 0 DPC count:                                      441177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CPU 1 Interrupt cycle time (s):                       1.202737
CPU 1 ISR highest execution time (µs):                102.689797
CPU 1 ISR total execution time (s):                   0.018182
CPU 1 ISR count:                                      884
CPU 1 DPC highest execution time (µs):                244.097524
CPU 1 DPC total execution time (s):                   0.089548
CPU 1 DPC count:                                      5911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CPU 2 Interrupt cycle time (s):                       0.861943
CPU 2 ISR highest execution time (µs):                131.155289
CPU 2 ISR total execution time (s):                   0.020119
CPU 2 ISR count:                                      982
CPU 2 DPC highest execution time (µs):                267.954614
CPU 2 DPC total execution time (s):                   0.140828
CPU 2 DPC count:                                      10137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CPU 3 Interrupt cycle time (s):                       5.537322
CPU 3 ISR highest execution time (µs):                102.685671
CPU 3 ISR total execution time (s):                   0.021638
CPU 3 ISR count:                                      972
CPU 3 DPC highest execution time (µs):                264.816204
CPU 3 DPC total execution time (s):                   0.142011
CPU 3 DPC count:                                      10745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latencymon_battery

Using AC adapter: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CPU SPEED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Reported CPU speed:                                   2666.0 MHz
Measured CPU speed:                                   1001.0 MHz (approx.)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MEASURED INTERRUPT TO USER PROCESS LATENCIES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Highest measured interrupt to process latency (µs):   36940.241051
Average measured interrupt to process latency (µs):   11.430942

Highest measured interrupt to DPC latency (µs):       4838.761084
Average measured interrupt to DPC latency (µs):       1.285947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REPORTED ISRs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Highest ISR routine execution time (µs):              1853.656414
Driver with highest ISR routine execution time:       USBPORT.SYS – USB 1.1 & 2.0 Port Driver, Microsoft Corporation

Highest reported total ISR routine time (%):          0.050281
Driver with highest ISR total time:                   hal.dll – Hardware Abstraction Layer DLL, Microsoft Corporation

Total time spent in ISRs (%)                          0.087438

ISR count (execution time <250 µs):                   601848
ISR count (execution time 250-500 µs):                0
ISR count (execution time 500-999 µs):                1
ISR count (execution time 1000-1999 µs):              5
ISR count (execution time 2000-3999 µs):              0
ISR count (execution time >=4000 µs):                 0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REPORTED DPCs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Highest DPC routine execution time (µs):              10688.889722
Driver with highest DPC routine execution time:       ACPI.sys – ACPI Driver for NT, Microsoft Corporation

Highest reported total DPC routine time (%):          0.162464
Driver with highest DPC total execution time:         rspLLL64.sys – Resplendence Latency Monitoring and Auxiliary Kernel Library, Resplendence Software Projects Sp.

Total time spent in DPCs (%)                          0.474645

DPC count (execution time <250 µs):                   3183218
DPC count (execution time 250-500 µs):                0
DPC count (execution time 500-999 µs):                218
DPC count (execution time 1000-1999 µs):              46
DPC count (execution time 2000-3999 µs):              12
DPC count (execution time >=4000 µs):                 0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REPORTED HARD PAGEFAULTS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Hard pagefaults are events that get triggered by making use of virtual memory that is not resident in RAM but backed by a memory mapped file on disk. The process of resolving the hard pagefault requires reading in the memory from disk while the process is interrupted and blocked from execution.

NOTE: some processes were hit by hard pagefaults. If these were programs producing audio, they are likely to interrupt the audio stream resulting in dropouts, clicks and pops. Check the Processes tab to see which programs were hit.

Process with highest pagefault count:                 firefox.exe

Total number of hard pagefaults                       82
Hard pagefault count of hardest hit process:          42
Highest hard pagefault resolution time (µs):          54719.405851
Total time spent in hard pagefaults (%):              0.019669
Number of processes hit:                              9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PER CPU DATA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CPU 0 Interrupt cycle time (s):                       22.060069
CPU 0 ISR highest execution time (µs):                1848.877719
CPU 0 ISR total execution time (s):                   1.325415
CPU 0 ISR count:                                      571424
CPU 0 DPC highest execution time (µs):                4321.660915
CPU 0 DPC total execution time (s):                   6.839788
CPU 0 DPC count:                                      2954846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CPU 1 Interrupt cycle time (s):                       8.162236
CPU 1 ISR highest execution time (µs):                1853.656414
CPU 1 ISR total execution time (s):                   0.202151
CPU 1 ISR count:                                      10097
CPU 1 DPC highest execution time (µs):                6495.461365
CPU 1 DPC total execution time (s):                   1.045839
CPU 1 DPC count:                                      58885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CPU 2 Interrupt cycle time (s):                       6.892908
CPU 2 ISR highest execution time (µs):                1394.983496
CPU 2 ISR total execution time (s):                   0.214699
CPU 2 ISR count:                                      10241
CPU 2 DPC highest execution time (µs):                6415.545386
CPU 2 DPC total execution time (s):                   1.518077
CPU 2 DPC count:                                      89777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CPU 3 Interrupt cycle time (s):                       30.317668
CPU 3 ISR highest execution time (µs):                199.181170
CPU 3 ISR total execution time (s):                   0.222712
CPU 3 ISR count:                                      10092
CPU 3 DPC highest execution time (µs):                10688.889722
CPU 3 DPC total execution time (s):                   1.262933
CPU 3 DPC count:                                      79992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latencymon

It is lucky for just replace a cheap 10$ AC adapter rather than a new laptop, to fix this unbearable problem. The malfunctioned adapter worked “fine”,  no much heat, voltage looks good, but both Microsoft and HP failed to catch the point although it announces it is broken times and times.

I am so disappoint for HP, and I would never buy any HP product again, that is the last what I want to say.

Posted in tech | Tagged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附录

准备

车辆:出发前几个月,把能换的易耗品都逐渐换了一遍,火花塞,变速箱油,刹车油,助力油,出发前做了最后一次免费的保养,又换上了三个新的轮胎(结果这三个新轮胎全部报废)。我估计整个旅程在三万公里以上,带了3桶美孚一号,以及机滤,一个空滤,几个汽油滤芯。两套套筒,两个扭矩扳手,备用火花塞,气筒,ELM327线,小到备用灯泡,AB胶,临时补胎工具都带了,甚至早早就买好了防滑链,结果还差点用上了,想想自己都有点奇葩。备胎倒是没有换成全尺寸的,有点来不及,出发前没找到合适的就算了,幸亏也没有带来多大的麻烦。发动机护板那是必须的。最好能装胎压监控,会安心很多。

露营:帐篷睡袋自充气睡垫,炉头炊具铲子,凳子,食品袋什么的。如果能带点洗洁精就更方便了。 多少年前的梦想,幻想着有那么一个时刻,可以坐在帐篷边上,煮着一壶水,喝着咖啡,和我的车子一起面对夕阳,不过这个景象终究还是没有最后变成事实,有点遗憾,我想原因还是比较赶路,没有好好停下来,看时间的流逝。气罐什么的在新疆西藏可能算违禁品,需要隐蔽。

相机:还是老一套,5d2带17-40,70-300小绿,还有一个50 Contax, 16G CF*4,1T移动硬盘,脚架手柄自拍线等等。主要用的还是小绿,小绿的却小巧,但是解析度真的是一个问题。

药品:有几种药还是必须带的。带点能治疗胃炎的抗生素,这大概是最容易获取的细菌吧,没有抗生素胃炎真的不像普通的感冒那样可以扛过去,急性胃炎发作的时候红绿灯都不是个事。维生素,毕竟饮食习惯大不相同。高反对我来说不算是一个大问题,预计可以安然度过,不过高原感冒可不好,感冒药还是必要的。另外无意中带了一管金霉素眼药膏,发现高原上非常有用。这个季节上高原,高温干燥等等原因,鼻腔容易充血破裂,油性的眼药膏刚好有润滑保水灭菌的作用,我想凡士林这样的东西也应该有一样的效果。

电子设备:电脑带了x61T(X61T由于有手写功能,触屏操作,在有些时候真的太方便),playbook(一路无用),手机两部,一部BB续航能力是主要武器。一部导航,特地买了一部Nexus 4,地图使用Google Map和高德地图。凯立德感觉不如高德,百度地图和屎一样,不管你是在遥远的荒野还是雪山,总是为你搜索几百公里外的商家,根本就不关心你的情绪。家里搭好proxy,保证随时可以翻墙,事实上这是非常必要的,因为某些地方是的阻断网络的方式是非常简单粗暴而有效的。遗憾的是家里的笔记本突然变得十分不稳定,导致大部分时候Google 服务都抓瞎。Nexus还是蛮顺手的,导航订房基本靠它了。充电宝两个,充一个,放一个。手机都是联通的,全程下来除了大小兴安岭地基本没信号,其他地区基本还是可以通话的最少。

地图:虽然行路主要依靠电子地图,还是觉得一份详尽的纸质地图十分有必要。纸质地图可以更方便的总览全图,在做线路规划的时候还是需要纸质地图先规划一个大的方向,设定checkpoint,然后在用电子地图做局部的计划。带分册的地图比较方便翻阅查询,一大本多数页面都是用不上的。

音乐:没有音乐的旅行,好比无声的电影,它们总是会在最应景的时候放大你的情绪,这就是你要的状态。

其他行李:按照功能分类,随手的东西和长期装备分离,方便存取,尽量避免开后备箱,惹人注目。基本上我只有在没人的地方或者准备出发的时候才整理后备箱。

钱:好希望可以只带一车的钱出发。主要带现金,沿途仅仅在乌市修整时取过一次钱。特地去办了一张青旅会员卡,实际上也没用过几次,一路上有青旅的地方,基本上都不贵,主要是阿里地区非常贵且条件差。

Testament :你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每一天都是最后一天,必须准备好自己最后的声明,完成自己最后的责任,可以从容的再也不见。 虽然这不是什么好兆头,不过让我选择的话,我宁可选择死在路上。

时间机器:一定要带上,带上你就可以后悔了,不带肯定后悔。即便付出的代价是进入另外一个平行宇宙,我也愿意。

反正全部东西整理好,发现我的小小Focus还真的不太适合长途旅行,居然一个人的东西后备箱就基本上满满当当了,反过来说也许是我自己太婆婆妈妈了,带了太多东西了吧。但是不管怎么说,带的东西绝大部分都用上了。

最后的准备就是辞职,然后准备边防证。早些时候,是计划从东北穿越蒙古,然后新疆西藏的,貌似出发前时局有点动荡,西藏的边防证据说也难办,还好看起来那只是针对藏人和外国人的政策,我办理还是比较顺利,黑龙江,蒙古,新疆,西藏都办理了,有效期最长3个月,同时出行计划也反转了180度,从西藏开始,看起来这样似乎合理一点,10月底再走新藏线道路可能成问题。事实上,边防证只有西藏全境以及新疆叶城(其他地方记不清了,最多加上喀什,喀纳斯边上的白巴哈)有查,其他我去的地方都是没人在乎的,但是没有身份证驾照行驶证是寸步难行的,这说明西藏整体管理体系还停留在介绍信的时代,没人关心系统的升级改造。不管怎么说,无数的检察站,边防站,测速点,宾馆酒店,监控录像最终的目的就是一个,让你无处可逃。也是由于动荡的原因,我总是感觉如果今年再不去,或许以后就没机会去了。另外要带上保险单以备万一,进北京需要交强险资料。

Posted in personal, Travel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第五站 归途

Day 49 加格达奇

漠河到加格达奇S207加漠公路。开始路况并不好,坑多起伏大,大概离开劲涛以后路况越来越好。到塔河以后基本上是准高速的配置。

一路无话。漠河是一个很孤立的触角,无论到任何一个城市,距离都很远,加格达奇应该是距离最近的一个城市了。路过的一些村县看起来更像是牧民定居点。沿途森林防火员很多,应该是那场大火之后的事了。

作为大兴安岭地区的首府,在地图上这里却属于蒙古,整个大兴安岭地区看起来更像是一块飞地,好像随时都会被切断似的。

已经在林海中穿行了很多天,终于来到一个城市,还有点小激动。

今日里程 600km

Day 50:黑河

离开加奇走s301,这里还是林区,在省道起点防火检查比较严。大概有150km的林区公路,除了林区以后开始是大片的黑土地了,庄家基本都已经收割,土地部分已经翻起,黑色的泥土非常显眼。然后转s208南下,这段路在修,不过基本上比较平整,正常行驶不受什么影响。在多宝山转入s310前往黑河市,又开始逐渐进入林区,我想应该算是小兴安岭山区了吧。

一路上光秃秃的白桦树间或着金黄色但是尚未落叶的云杉,阳光明媚。

黑河感觉上是个小巧干净的城市,风格上更像一个欧洲的小城。街道很窄,两边都是停车位,却显得井然有序。店铺的招牌上多了俄文。隔江就是俄罗斯了,俄国人的密度相当大,也是里头也有不少俄罗斯人摆摊以及逛街,讨价还价,商场的喇叭也间或这俄文广告。不少俄罗斯人甚至一家人闲逛,其乐融融。

晚上这里江边属于广场舞的,而步行街则属于扭秧歌队的。和广场舞不同的是有民乐live,演员有戏服,分贝更大,更张扬,不过似乎并不讨厌。满街都是小贩,真是个和谐的社会。

我必须说,黑河是整个旅程中,我最喜欢的城市了。这里也是整个旅程的折返点,time to go back。

今日里程360km。

Day 51:鹤岗

离开黑河,跟着s311一路沿黑龙江而行,经过逊克,嘉荫,萝北,转s101到达鹤岗。

路况可以,今天多云,不适合观景,适合赶路。前一段基本比较平,肯定是离开了大兴安岭,大片农田主要是玉米吧。200公里以后开始盘山,一个铭牌似乎说明这里开始进入小兴安岭,山路弯弯,起不了速度,只能慢慢随着山路盘旋。最后尝试一次攻击乌鸦,未果,以后不会再有机会了。距离黑龙江虽近,但是能看到的机会其实不多。

黑龙江还是十分宽阔的,我真不信Putin的老虎能游来游去。

小兴安岭植被貌似黒桦树比较多,看起里比较杂,不像大兴安岭一眼望去都是一柱冲天的乔木。突然看到一只狐狸,让我一下子想起了长白山和雪山飞狐。

过了萝北天黑,进入s101,这段路非常繁忙,也很乱,乌烟瘴气。也是从今天开始,和蓝天绿水森林告别,仿佛出世再度入世。

今日里程660km。

后面的返途就不再一一描述了,太阳慢慢回到东西的方向,温度逐渐回升,空气逐渐暗淡,整个大东北,华北都是后工业时代的景象,云里雾里的喘息着。本来想在山海关下来看看天下第一关的雄姿,遮天蔽日的雾霾让我的想看起来法很幼稚。

在黑龙江的高速必须小心,遮挡号牌以及假牌的状况可能是全国之最。京哈高速虽然宽敞,但是这个时段卡车多,农机运输车多,一路上一直从哈尔滨开始,运载着“久保田”的小卡车不断,我看没有几千辆也差不多,这里大车多数很嚣张,尤其是“久保田”,四条车道占三条,还有一条超车玩,交管都是吃屎的。“久保田”一直到江苏北部才渐渐消失。

哈尔滨,长春,沈阳可以走G102,路况不错,只是绕城最好上高速,避免拥堵。

进北京需要准入证,需要交强险材料才可以,一帮操着河北口音的胖子守护者祖国首都的门户,态度极其恶劣。

一直到接近青岛,天空才慢慢有点正常的颜色。整个山东的国道质量还算可以,江苏的自然更好了,不过貌似江苏大部分地区都是乙醇汽油了,后悔没有在山东加满最后一箱油,一不小心就进了江苏。山东和江苏国道的收费员我觉得不像人,音容笑貌酷似机器,交钱逃命去也。

回到原点。

图文版:http://1drv.ms/1Avo5Op

Posted in personal, Travel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第四站 蒙古

离开新疆在甘肃修整了一个晚上。在酒泉住的如家是整个旅程最的最舒服的一次。到加油站再也不用登记身份了,真幸福。

旅程走到这里的时候,真的不知道到下面应该往哪里去了,我觉得这是疲劳引起的惰性。强迫自己安静下来检视地图,加上网上搜索,摆在面前的两条路,一条通往额济纳旗,一条通往阿拉善右旗,巴丹吉林沙漠。犹豫了痕迹最后还是选择北上,巴丹吉林沙漠必须租车才能进去,经历了喀纳斯的遭遇我对这些景区已经不再有多少兴趣,而通往额旗的公路以及后面的漫长的戈壁公路,无疑对我来说还是新鲜的。

Day 37: 额济纳旗

取道S214金塔方向离开酒泉。金塔县有一个小小的胡杨公园,可以开车进去转转,没什么人环境倒是挺不错。

往前就是航天城的方向了,沿途不少驻军,兵营处有很多恶性的减速带,必须小心通过。离开兵营以后,后面的路程就是在戈壁滩上奔行。这里限速90,“请自觉遵守交通规则”,显然就是没有测速设备的说明,我感觉在中国找不到第二条这样的公路。到达蒙古的S315后,转向额旗方向,两条省道质量都没有什么问题。

通过这条路前往额旗,首先会到达黑城。黑城现在只剩下断壁残垣,城墙厚达10m左右,相对于一个边长大概3-4百米的小城郭有点夸张。绕道后门进入黑城,城门已经被流沙虚掩,还是可以爬进去的。如果古代要进攻,用沙子填平城墙应该不是很难的事情,或许一夜的大风就可以做到。城墙内空空如也,正中间还剩下一个土堆,感觉像是祭坛一样的建筑,不像住人的,而其他的建筑早都尘归尘土归土了。

城墙的两边都慢慢被流沙侵蚀,忽然有种奇怪的感觉涌上心头,有点不寒而栗。人类最终将被时间征服,偏偏人类又选择沙漏作为计时工具,冥冥之中似乎和眼前的景象契合,时间如流沙,摧毁了曾经的文明,到底是时间,还是流沙,我已经分不清楚,像远古的命运。

回到公路前经过怪树林。本来傍晚开始扬沙,谁知道太阳下山后灰黄的天空变得绚丽多彩。怪树林充满了死亡的气息,但是七彩的晚霞似乎又给了这里重生。毫无生机,惨白的胡杨躯干,阴森的天空,只需要一点光,便可惘如隔世。应该是改道的水系导致了这里胡杨的悲剧,人挪活,树也一样。

到达达来呼布已经比较晚了,随便住下。感觉这里民工特别多,我猜这里的景区应该还是在大量扩建,看不出这里除了旅游业还有什么可以开发的。

今日里程400km。

Day 38:巴彦淖尔(临河市)

离开额旗的时候,胡杨只有五分之一开始变黄,大量的红柳也还没有开始变色,还有一部分应该是沙枣吧。到最后应该会变成一个颜色,可先不是现在。离开额旗最近的加油站有200公里,最好在额旗加满,加油站可能会没有油,我碰上一个。

S312开始一段是戈壁,零零散散的草丛可能是骆驼刺,一直到能见到阿拉善盟辖区标识的时候,植被开始变的丰富,绿色开始回归大地,逐渐可以碰到一些羊群和骆驼群。在乌力吉S312开始变得狭窄并且缺乏养护,一开始甚至走错了路。路上坑多,会车也比较困难,还好大车不多。由于时间不早了,跟着一个本地车一路狂飙。

接近日落的时候翻过一座大山好像名叫大坝山,这里地质问题导致公路中断正在维修,还好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便道不太好走,但是山里风光不错,从地图上看这里应该是阴山脚下了。下山的时候天色已经变暗,再次出现先晚霞,可惜翻山花的时间太多,没有时间逗留。

山下开始可以看到大片的草原,草高半米。我感觉这里是个非常好的露营地,风吹草低见牛羊大概说的就是这片草原呢。杭锦后旗正在修路,整个县城都乌烟瘴气的。路上可能撞了一只鸟,夜间行车在大灯照射下,鸟基本都会变傻,不能指望像白天一样会躲避,必须减速让行。这次鸟在车窗上弹了一下,不知道生死。小时候晚上有人打鸟都是用手电一照,鸟就不会逃了,果然如此。临河市除了像蜈蚣一样的蒙文随处可见,其他看不出与众不同的地方,到处都是灯红酒绿。

今日里程700km。出门已经将近40天了,除了喀纳斯几天没动车,几乎天天从早开到晚,虽然精神上没有感觉,但是身体早已开透支了。

Day 39:呼和浩特

去了趟乌梁素海,感觉上和博斯腾湖差不多,早上去也看不到什么,水鸟不少。整个景区,以及后来在蒙古的旅充,发现东北口音超过任何一种口音,感觉蒙古是东北人的天下,蒙古人要么就是看不出来,要么就是势微了,还是他们本来也是东北口音。结合昨天从额旗到临河一路上你能看到的基本都是哈尔滨饺子馆 ,我还是相信大批的东北人入侵了蒙古。

巴彦淖尔地区用的都是乙醇汽油,为了不加油,尽力省油。在离包头还有17公里的时候,看起来油箱实在是支持不住了,这箱油整整跑了890公里。加了50上了高速才加满。这里国道很难跑,到处都是摄像头,收费也比较贵,还是高速安全点,至少不用担心超速。

选择住宿呼和浩特是一个错误,当然包头也不是什么好地方,污浊的空气是的高楼林立的城市沉浸在一种末世的气氛中,我都有点分不清楚这里是乌市还是呼市,反正都差不多,有点怀念酒泉的安逸。

今日里程460km

Day 40:锡林浩特

选择走锡林浩特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就是离边界比较近,或许还有锡林郭勒大草原?其实我并没有什么概念,只是寻找一条看起来比较有意思的公路而已。

选择S101,这条路一直陪伴我差不多900公里。离开呼市开始翻山,路况稍差,这里是个自驾游景区,流动测速的牌子很吓人,减速带也是非常不友好。到达四王子旗后,开始正式进入草原地貌,农场有大片的耕地已经收割完成,和照片里看到的美国大农场的情形差不多,被剃的整整齐齐的麦田随着山丘起伏到远方。

大草原有点非洲的味道,越接近目的地,草色越黄,黑色的油路如劈波斩浪般画出分明的切割线。要看草原必须来锡林郭勒,和青海西藏的高原草场比,这里地势平缓起伏,绵绵不绝,如大海的波浪,是的,草原也是海,平静而暗藏力量的海。

傍晚时分已经接近锡林郭勒,在路边等候夕阳,落日如约穿出厚厚的云层翩翩而至,坠入草原不高的波涛中。

S101后段基本没有什么测速,路况非常好但容易疲劳。只是在接近苏尼特右旗的时候,原来的省道被部队切断,需要绕道而行,地图上都没有标识,只有我一辆车。碰到一个牧羊人打听道路,牧民非常的热情,或许在广袤的草原上难免寂寞。

今天是个近乎完美的旅程,一扫昨天的郁闷。锡林浩特是一个相对朴实的城市,城市看起来简单平整,比较喜欢这里。晚上吃了黄焖鸡米饭,味道很好,是山东连锁店,以至于后来的旅程中碰到就吃,可惜的是一次比一次口味差,最后一次在青岛吃的,尤其难吃。在旅馆边上买了些烤牛肉和奶酪,当地特色,也比较满意。

今日里程670km。明天好好休息,不赶路了,相信还会有大片的草原在路上。公路旅行的一个大问题就是汽车的速度压缩了时间和空间,当你发现一道风景,只需要一瞬间就消失在身后,只能回味感慨,无法言传。

Day 41:东乌珠穆沁旗+100km

继续沿着101省道前进,也继续这草原的故事。一路上依旧是迎面而来的超宽的运草车,为牲口准备冬天的粮食,而牛马们似乎已经厌倦了终日的咀嚼,此刻躺在金黄色的长草中享受着金色的阳光,悠然自得,感受这最后的秋色,只有羊群依然不知疲倦的吃吃吃吃。

阿尔善宝格拉有一个小小的油田长在草原里,看起里有点怪异。

在东乌旗吃了晚饭,这些沿途的小县城基本上没有什么内容,更像是聚居点。离开东乌旗后没有多远,就到了和S101说再见的时候了,900公里的草原,我的千里马就是我的福克斯。

进入S303奔满都而去,从一开始路况就很差。这两天来经过那么多草原,一直想在草原里露营一次,今天刚好在半路上前后无村,于是天黑前找了个开放的山谷钻了进去。所谓开放的意思是,这里的草场几乎都被牧民分割,用铁丝网建立边界,贸然进入肯定不好。现在牧区正在收割牧草,打成方块或者圆滚,准备过冬或者出售。

不管怎么说,条件比在沙漠好多了,没有蚊子,没有尘土,居然也没有虫鸣,偶尔会惊起一只小鸟。天气不好,乌云浓厚,这是入蒙以来第一次没有晚霞的陪伴,我已经习惯了蒙古的晚霞。为什么在新疆西藏就看不到这样的晚霞呢?可惜也看不到星星了,入夜开始下雨,在雨点噼啪作响中渐渐入眠,希望不会把我冲走。

今日里程370km

Day 42:阿尔山市

经验通常也会导致错误。蒙古的省道一贯良好,可是我实在没有想到S303会是我整个旅程最艰难的一条公路,尤其是蒙古的其他公路开起来那么安逸。尽管风光不错,但是300多公里的烂路实在是太折磨意志。

昨晚的露营选择看起来也十分正确,虽然不是草原最好的地段,但是往后的路上还真的不容易找到合适的草地,按照后面的路况来说,如果赶夜路的话,出任何状况都是可能的,即便是在白天,也只能2/30的龟速前进。

S3蒙古马似乎都还是比较高大的,传说中的矮小有力貌似不符。到达宝格拉森林公园就和草原说再见了,迎面而来的忽然换成了金黄的树叶以及黑白斑驳的树干,提醒你已经进入大兴安岭了。漫天的金色让人震撼,可惜天色已晚,只能期待阿尔山的景色,希望现在是合适的季节。

也接近目的地路况就越差,最后实在是无可避免的严重托底。终于走到了S303的尽头了,逃出生天。S203是全新的柏油路面和高速标准无二。阿尔山市完全是个宾馆城市,一条主要的干道灯火通明,除了宾馆就是饭店,没有别的。这个季节住宿倒是不贵。

今日里程300。

Day 43:阿尔山市

今天修整一天,昨天实在太过疲劳。修理护板,我在叶城都没有被人宰,来到阿尔山被小宰一刀,而且水平太差,愚蠢的选择。

无事可做,开车游荡,去了一趟白狼,大兴安岭的一个小村庄。尽管这里山高林密,但是白桦林感觉树龄都不大,应该基本都是人工林,从白狼可以绕回阿尔山,可以看到日本人修的铁路,现在还在使用。

晚上上网查了才知道S303是所谓的“摄影小油路”,路况公认的差劲。我想不知道如果知道路这么烂,还会不会走选择303了,又是一次只看地图走路的后果。

今日里程140km

Day 44:阿尔山

早上天气不好,但是还是早早前往阿尔山公园。这里实际上是个地质公园,主要是火山遗迹,加上湿地。几个景点主要是石塘林值得看看,火山岩浆经过湿冷却后形成的地貌。山中水系颇为发达,这里也是哈拉哈和源头,如果不收门票倒是不错的去处。其他什么天池,杜鹃海什么的乱七八糟的都是凑数的。阿尔山景点适合自己开车进入,路边有些地方比景点更值得停留,当然最理想的方式是自行车了。景区交通分主线和支线,要不断的换乘,等车,有一点很好就是入口和出口不是同一个地方,基本不走回头路,即便如此依然不方便。

傍晚带着失望傻傻下山,西边的天空突然放晴,蒙古再次用它独有的方式补偿了阿尔山的遗憾。幸亏下山的时候发现胎压不足,补气,要不真就错过了阿尔山最后一道风景。建议路过阿尔山的朋友,进山路上花10块办个防火证就可以了,到景区大门前的哈拉哈河就可以回头了,没必要进公园。

晚上住山脚下伊尔施,比阿尔山方便得多,也多些人气。

今日里程100。

Day 45:满洲里

早起温度已经降到1度了,秋意正浓。

离开伊尔施,就是玫瑰峰景区,从公路上看山势相当秀气,心里还在犹豫要不要停下来的时候,已经远去了。出了收费区,暂时告别了了大兴安岭,开始进入了呼伦贝尔草原。

呼伦草原很平,因此也比较平淡,缺乏变化,还是觉得锡林的草原更有味道。一直到新巴尔虎左旗,都是新修的省道,不过一路都是逆行,老的省道已经废弃,看起来以后可能会修成高速。出了左旗,就是老的省道,路还可以,旁边是正在施工的新路,正在分段推路基。快到右旗时候有条路去贝尔湖,75km,油不多了,就没去。

出了右旗,正在踌躇着如何才能到呼伦湖,发现有条路去呼伦湖,6km,这里就是黄金海岸景区。呼伦湖并不干净,像一般的海水有点浑浊,看起来也像大海,根本看不到边。不过天气好没办法,太阳够斜就更没办法了,海水看起来蓝色一塌糊涂,海鸟很多,老鼠很多,人很少。这里看来露营不错,不过现在已经冷了,而且估计有大雾,还是算了吧。

终于满足我到呼伦贝尔的愿望,明天可以安心的往莫尔道嘎去了,不用纠结没机会看呼伦湖的问题了。对蒙古的地名已经开始熟悉起来,不像刚到蒙古的时候,长长的一串名字念的磕磕绊绊,现在也开始像当地人一样开始简称了,额旗,东乌旗,西乌旗,新左旗,新右旗,满都,可是就要离开这片土地了。

到满洲里已经华灯绽放了,这是一个金黄色不夜城,我直接去了扎区。明天从这里出发。居然已经开始供暖了。

今日里程490km。

Day 46:莫尔道嘎

本来过了满洲里以后应该怎么走完全没有概念,无意中搜索到莫尔道嘎这个名字。多少年前我总是幻想着有那么一条路,可以穿行在大兴安岭林海之中,道路被林海的树冠覆盖,阳光斑驳的洒落,莫尔道嘎是一个接近这种景象的地方。

海满公路一出收费站就是一大片湿地相当可观。水面雾气升腾,各种水鸟一路看来最密集的,不过看野鸭的飞行姿态,真难想象它们也是候鸟。

不远转入x094前往黑山头,这里的草原多少有点山势,风景一般,路况不错。在黑山头碰到哦啊一个越野车队,打听路去室韦路况。越野车需要4.5小时,建议我不走。不过我感觉那个司机在吹牛,越野车对轿车总是透露着一种高高在上优越感。不过我还是不打算让我的车子冒险了,走额尔古纳s201前往室韦。s201路况一般,新路在修,影响老路,多处便道,中国最北部的公路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有非常多大暗坑和起伏,和多年冻土地带有关。

快到室韦转入莫尔道嘎的拉莫线,算是再次进入大兴安岭,这里应该是大兴安岭的腹地了。树也是海。走进路边树林里,地上堆积的树叶的厚度说明这片树林的年份。

水洼如同镜子,完美抛光。

这里的树林看起来都一样,景区就不打算进去了。这个地方一个人吃饭都很困难,居然都直接拒绝我就餐,做不出一个人份,好奇葩。晚上住千登宾馆,条件很不错,自己供暖,老板娘人很好。一帮广东老板琢磨着要吃熊掌,万里迢迢,就他妈知道吃,说明这里盗猎行为依然存在。向宾馆的车司机打听路,大略知道了从莫尔道嘎-金河-满归-漠河的线路。满归是蒙古和黑龙江的分界点,目前满归到漠河因为修路还在封路,需要贿赂守路人,要么就要从森林里走便道绕道。明天还是打算走满归漠河一线,希望可以顺利通过。

今天是个重要的纪念日。到达莫尔道嘎,这次旅行的里程刚好到了2万公里。

今日里程460。

Day 47:漠河

莫尔道嘎只有一个兴安加油站,没有别的选择。不过这个加油站也算是连锁的加油站,在东北部普遍都有,后来在漠河甚至第一次碰到加油机还是按照公斤计量的,这得老到什么程度。

今天的旅行应该是大兴安岭最深入的一天了。金莫公路的入口在莫尔道嘎村口,省道边上的沙石路,没法具体描述,不过打听一下并不困难。虽然是简易公路,但是路面平整,真正的穿行于林海之中。

路面容易侧滑,需要控制速度。到达金河县以进入县道,基本都是柏油路面,有些起伏暗坑。大兴安岭的水系之多超乎想象,牛耳河,阿龙山一直到满归,都贯穿着可能是多条河流,有静有动,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美的震撼。相形之下,喀纳斯只是浮云罢了。

到了满归以后果然还在封路,守路人可能是受贿被告了,不敢明目张胆的索贿,其实我也真的不知道怎么塞钱。决定还是返回十几公里,走森林便道前往漠河。便道完全是林间小路了,60公里左右的烂路,颇为担心会爆胎,反正还是乱七八糟就开过去了,有惊无险。林中碰到一只大号山鸡,其他鸟类似乎也不多。

入夜气温降到0度以下,摸黑赶到漠河。漠河这这里的温度一样,冷冷清清。据说当年大兴安岭火灾过后,这里烧的只剩下一根烟囱了。现在的城市都是那以后重新建立的。

在漠河修整一天,越来越发疲劳,休息的频率也在增加。

蒙古之旅算是结束了,横穿了整个蒙古,经过了戈壁,草原,以及大兴安岭和呼伦贝尔。大兴安岭的美丽和自由让我依然难忘,只是这里的秋天太过短暂,很快就要进入白雪覆盖的冬季,一切都将开始休眠,等待春天。蒙古留给我最深的印象不是这些,而是每天夕阳落下的余辉,晚霞之域。艰苦的s303,草原公路s101我觉得是蒙古的精华所在,大兴安岭的河流让人印象深刻,以至于后来我才注意到这里的地名很多都是带着“河”字。漠河,塔河,黑河,根河,金河等等,小的村名就更不胜枚举了,水系才是这里的精华所在。大兴安岭林区的公路地形地质复杂,山丘起伏,加之设计上有问题,危险系数比较高,比起西藏,新疆等地的盘山公路来说更加困难。

我的感觉是蒙古的经济似乎被东北人控制,就好象新疆,西藏的经济民生为汉人所控制一样,到处都是东北人在蒙古的生意,反而不太看到蒙古人的影子,或许是我没有留意吧。锡林郭勒是草原之都,而莫尔道嘎则是森林之都。

从西藏新疆一路到此,需要调整两个重要的感觉。首先是时差,西藏往往到晚上10点太阳才刚刚下山,而在漠河,下午5点就基本天黑或者接近天黑,可以用来赶路的窗口大大缩短,不想在西藏新疆可以跑十几个小时,另外这里的太阳永远的出现在南方,难以辨别方向,很不习惯,这种情况过了哈尔滨感觉才慢慢消失。另一个需要调整的是人口密度。一路上通过大量的无人区,除了偶尔碰到的车辆几乎没有人烟,随着旅程延续到蒙古的东北部,人口密度以及城市的密度大大增加,在路上的感觉完全不同,从荒野中重回人间,让我感觉需要重新适应。

公路不再寂寞,旅程也即将结束。

图文版:http://1drv.ms/1AvnV9z

Posted in personal, Travel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第三站 新疆环线

对新疆的准备,更多是从文字开始。几个月前就找了一些关于新疆的的文字记载,开始尝试熟悉这片陌生的异域,可惜看得很慢,人都到了这里还是没有看完,而看过的却都忘记了。

这张地图无疑让我对这片新的疆土充满了期待,古老的而似曾相识的名字,等待我去一一拜访。

关于西域的历史,就是一部东西文化冲突的战争,黑暗,混乱,充满离奇,各种文化以各种方式争夺生存的土壤,西汉前半段历史西域占有重要的篇幅,也是在那个时期奠定了中土和西域的关系。另外要推荐一本“罗布泊探秘”,这本书对新疆的描述有助于理解这里的地理,气象和环境,更重要的是文字中充满了对未知领域的探索精神和严谨的态度,以及信心和勇气。

其实什么都不准备也无妨,带上地图,公路已经为你勾勒出一个轮廓,就看你怎么把它画成圆圈。还在阿里的时候,踌躇新疆旅行,抱着新疆全图看了一会,一条大环线就浮出纸面,就这样吧。

Day 18:喀什噶尔

天亮以后的叶城依然是一片灰蒙蒙,看起来昨晚上似乎下了几滴雨,车子的花纹纵横交错。

到了叶城温度回到应有的水平,昨天在5000米的高原穿的跟熊一样,今天可以脱的跟猴似的。

叶城本地民族还不甚了解,我觉得从体貌特征来说,是全部旅程中最欧化或者说最接近西亚种族,走在这里,感觉这里真的不是自己的国。小伙大部分都相当的帅,部分中老年看起来也蛮有气质,有一部分年轻女孩真的是非常漂亮,面廓起伏凸凹有致,眼窝深邃。不过叶城总体感觉是一个来了就像逃离的城市,虽然这里应该算是整条新藏线最大的行政中心,也是最繁华的地方。或许是我还没有适应这里的氛围,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我厌恶这里的氛围。离开之前,找了个修车店,第三次整理护板,昨天在库地托底严重,修车师傅是本地民族人士,小伙,友善,交流比较困难,感觉稍微缓解。

空气里依然是浓密的浮沉,能见度不好,取道G315奔喀什噶尔。这里的G315路况有点复杂,好像和G3012部分重叠,标识也不是很清楚,说不清楚走在那条路上,应该是过了莎车县好像有分道了,路况不是很好,现在已经记不清楚了。莎车县前不久才出过大事件,选择绕行。前方是英吉沙,著名的小刀。不过我理解应该是公益刀吧,没什么兴趣,直奔喀什噶尔。

接近喀什噶尔,检查比较严,加上车多,排起长龙。市区看起来和内地的城市没什么不同,主要道路上堵车的情况颇为严重,但不管怎么说,这里可以好好休息一下。相比于叶城,这里感觉舒服很多,住的宾馆对面一排小店,基本都是维吾尔人的特色餐厅,一路上我吃面基本都是吃面片子,在这里吃了新疆拌面,真心的好吃,可以餐厅的服务员不知道语言问题还是不愿意接待汉族食客,尽管我反复表达对食物的褒奖,依然是没有表情,有点小郁闷。这里的西瓜果然是便宜,一公斤好像是6毛,而且是汉人开的水果档,后来的经验看起来汉人开的水果档普遍都是比较贵。新疆的西瓜也不是每一个都好吃,还是需要懂得挑选。我喜欢吃的也就是西瓜和葡萄,哈密瓜,老实说,在新疆一直都没有买到特别期待的葡萄,但是真的便宜,随便吃到饱。

喀什是修整的好地方,南来北往,各色人等聚集,可能是贸易地位所处的地位反而促使宗教文化融合,减少冲突,毕竟追求更多的经济利益,更好的生活,相比于对立,割裂以及贫穷,显然前者是更好的选择,我可以想象可能自古以来这里就是这样生生不息和繁荣富足。当然这都是我的猜想,事前应该多做功课的。整个南疆地区普遍封闭和割据,农业牧业都难有作为,

今日里程250km

Day 19:阿克苏

新疆这里早晨一般的店铺普遍都是在10点左右才开始营业,很不习惯。起来以后随便逛逛,才发现宾馆对面就是喀什老城,位置还不错。老城里除了各种吃喝,有很多手工艺者,白铁器和铜器为主,看起来应该是很传统的手艺,不过从业者很多还是年轻小伙,这些工艺应该会一直延续下去。老城的街道充满了烤肉香味和噼噼啪啪的敲击声。老城看起来应该还是重新修整过的,并不是原貌。走出老城不知不觉发现一个清真寺,原来是艾提尕尔清真寺,对这里实在是没有做过什么功课,也不知道能不能进,还是选择少一事吧,我也没有什么兴趣。清真寺旁边有一个英吉沙小刀专卖,进去转了一圈,一把小刀都看不到,改卖传统金属器皿,茶具之类的,我表示可以理解。

中午随便找了个维族快餐店,印象深刻:1,手抓饭很好吃,后来有吃过很几次,都不如这家好;2,主人很热情,在整个新疆,这是碰到唯一一个主人在门口欢迎客人用餐的餐厅,相比于头两天的遭遇,很是受用。

宾馆边是个公安局,在宾馆的停车场人行道,几个武装警察(非武警),包含汉人和维人,端枪审查每个路过的行人,只要路过的是维人,我观察几乎都要求出示身份证,有部分情况更严重,枪强迫逼入停车场,几条枪指着,一个上去刷身份证以及盘问,不知道警察根据什么理由能够怀疑任何一个路人,我想只能通过面相,我反复出入停车场无人问津。这是在整个喀什噶尔甚至是整个新疆,我碰到最让人难堪的情景,我不知道被检查的维人会用什么眼神看汉人。在新疆和西藏,尤其是南疆,你会深切体会到汉人的优越感,但是如果冷静一下,这种表面的超国民待遇,背后隐藏深重的危机,随时都可能爆发,针对平民的无差别攻击,可能就是一个不愿意承认的后果之一,而其最终结果,无疑将强化民族矛盾,升级相互攻击的力度。在当下的中国,我实在看不到和解的希望。

可能是已经习惯了在路上奔波,并没有在喀什噶尔做更多的停留。中午离开喀什噶尔,奔阿克苏。先走G314国道,转S306,国道没什么看头,省道比较清净,路上车辆稀少,路况良好,偶尔几处便道也不想西藏那样,都很平整。一路上海拔起伏还是比较大,中间经过的几个县城虽然都不大,但是显得干净整洁而平静,感觉很舒适。有一段路沿江行驶,地图上看应该是托什干河,水流看起来颇为浩大,但中间被水电站切断,水电站的下游河水基本枯竭。路上经过一个检查站,作为汉人在检查中让我进入帐篷内避雨,而几个少数民族的司机就只能在冷雨中排队。这边下雨后还是有点冷,帐篷内需要生火煮水取暖。

接近阿克苏的时候大堵车,原因还是警察设卡,查的让人非常恼火,进入阿克苏天已经完全黑了。阿克苏和喀什感觉上是完全不同的城市,高楼林立但是戒备森严,街头武装巡逻随处可见,装甲车在路灯下颇为高冷,再次陷入负面情绪,无法排解。

新疆的另外一个特点就是机场多,几乎每个城市都有机场。另外有一点很奇怪,在西藏,很多藏人都带口罩,尽管空气质量良好,相反的在新疆,尤其是南疆,风沙如此肆虐,反而看不到多少带口罩的情况。

今日里程 550km

Day 20:库车

出来已经20天了,路上没有经过一天的修整,现在已经是疲态尽显。现在想想也是,为什么要这么赶路呢?现在多的就是时间,以后或许再也不会回到这里了。可是我现在已经不记得当时的心态了。不过阿克苏肯定不是一个适合停留的地方,只盼早早启程。对了,我甚至忘记了阿克苏苹果了,我唯一喜欢的苹果。

匆忙离开阿克苏,不过出城的路上看见有个胡杨公园,一直都很喜欢胡杨,就顺路去了一趟。结果就是一颗胡杨都没有发现,一个破败的公园。

今天依然没有走国道,沿着S307,经拜城到达库车,路况基本不错,不过没有什么风景。快到库车的时候并入G217,一个方向是去库车,另一个方向就是传说中的独库公路了,明天将回到这里翻越天山。进城之前有一片面积不算大但是看起来蛮有气势的雅丹地貌,其他一路就乏善可陈了。

库车大饭店可能都是我住过最豪华的酒店了,你没法想象在这样一个缺水的,荒芜的土地上,居然有温室热带雨林,有游泳池,三观尽毁,这里的领导看起来不简单。晚上逛了一下这里的集市,主要是维族,兴隆但是也比较单调,主要是吃的,感觉不是很友善,但也谈不上明显敌意。交流困难说明这里做的生意的对象还是维族自己,也说明这里汉语很不流行。汉人开的饭店都在集市外的主干道上,乱乱的和普通的小县城没有什么区别,除了库车大饭店,其他地方显得比较凋零。

今天感觉特别疲惫,里程200km。到目前为止,新疆的旅行让人失望,一方面是天气恶劣,风光平淡,另一方面是气氛让人压抑。

Day 21:唐布拉

离开库车,北上沿G217行走独库公路。天气慢慢转好,应该是接近天山的缘故吧。在天山大峡谷略作停留,继续驶入天山山脉。开始爬坡比较多,也比较陡,进入山系之中公路开始变得平缓和开阔,开始出现大片的牧场,应该到了巴音布鲁克草原,零星的固定或者移动的小房子,看起来像典型的蒙古式的游牧生活。沿途的大小龙池,天鹅湖看起来都一般般,草原鹰倒是不少。我一路都很奇怪老鹰满天飞却不攻击乌鸦,也看不到觅食,好像很悠闲的样子。

很快就到了G217/G218的接点,本来打算就此前往那拉提看看,后来觉得草原没什么可看的,继续前进,到达乔尔玛,转到S315前往伊宁市。乔尔玛有养鹰人,看起来可以买鹰。就此离开独库公路。独库公路整体来说没有预期的壮观,路况良好,仅仅在翻越达坂的时候由于地质关系路面起伏很厉害,弯道虽多,但是修的还可以,基本上3/4档轻松跑完。

到达唐布拉森林公园天色已晚,住哈萨克人的民居。真不太住的惯,膻气太重。这个森林公园看起来是开放的,也没有什么边界。不少欧式小别墅,好象是电力还是石油的度假村,记不清了。白天气温高,到了晚上感觉寒冷,温差巨大。宁静的草原。

今日里程530km。

Day 22:霍城

一路无话,前往伊宁市。气温相当高,途径伊犁河,流向向西,这里应该算是上游吧。水面不宽,但是水流量看起来不小。天山的确是吧新疆划分成两个世界,一边是不毛之地,一边是山清水秀,水草丰美。

离开S315并入G218,一路摄像头太多了,区间测试,只告诉你到下一个测速点的时间间隔,却不告诉你里程有多少,限速是多少,车子开的真正的郁闷,加上天热,路上车水马龙拥挤不堪,心情坏到极点。到达伊宁时间还早,考虑到明天行程可能比较紧,决定穿城而过,前往霍城住宿。

今日里程280km

Day 23:赛里木湖

新疆的高速很有意思,经常都不是封闭的,不时有路口可以任意上下,收费模式和国道差不多,碰到收费站就收,能绕过去就躲过。本来想沿着国道走不想上高速,不想G312国道实际上和G30连霍高速已经并轨,好像不上高速就无路可走。

高速上羊群不断,还好车少,相信霍尔果斯口岸并不繁忙。这段公路边上看起来还是比较荒芜,气候看起来比较干燥,植被破花严重,沙化迹象明显。果子沟大桥气势不俗,线路变化复杂,可惜不敢停车拍照。再不远就到了赛里木湖。

也算是新疆高速的特点吧,G30东向西方向可以在湖边随时停靠,观赏赛里木湖风光,这点在内地高速无法想象,车辆汇入非常危险。高速通常都是双向封闭,各行其道,在这里却经常开放隔断,提供掉头便利,有点莫名其妙,有些路段好一些,有掉头的匝道可以使用,这种情况在新疆全境如此。

在赛里木湖下高速,转入景区。景区游客稀少,到中午时分才来了几辆旅游巴士,很快就离开了。环湖有公路,东边的公路其实是省道,不时有大货车或者当地的车辆借到而过,应该不用收门票,外地的车就不行了。湖西边的公路也有小路通往偏僻的山里,这里没有什么干扰,感觉挺适合露营,于是决定不赶往克拉玛依,就在湖边呆上一天好了。

有不少天鹅。

下午的时候明显适合观景。

在这里等天黑可不容易,晚上九点太阳才下山。

晚上有当人来套马,自称这些马是他们的,从果子沟逃到这个水草丰盛的牧区,也不知道真假。他们养马主要的作用还是以肉用为主,和养牛差不多,不过在新疆倒是没有见到马肉食品。

选了一处湖湾把车开离路面,躲在草丘之后,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担心晚上有管理人员来检查,实际上是多虑了。第一次使用这个帐篷,一切都还顺利,生火煮面也都利利索索。白天火热,夜里温度只有5度,帐篷睡袋勉强支撑得住,在野外露营,必须带一个杀虫喷雾什么的,否则蚊虫难以应付。四周一片幽暗,天气虽然非常晴朗,但是星光并不那么璀璨。半夜时分不远处的一个草坡上面又来了一辆SUV,也是露营。

今日里程190km。

Day 24:克拉玛依

草地上露营睡觉不是很舒服,不过这里的湖光山色还是多少弥补了身体上的不适,第二天早上起来风景依然美好。

环湖一周后返回高速,前往克拉玛依。到达奎屯以后,也就是独山子,独库公路的另外一头,开始向北转G217。这段公路部分已经准高速化,为了不上高速走的很困难,导航也有点搞不清楚路径,最后还是回到高速上。高速很乱,在没有标识的情况下突然开始修路,没有爆胎真是幸运。这里的高速和国道收费我感觉都差不多,国道基本上按照20元/100km收取,相对于其他地方贵不少,高速可能贵一些,新疆的省道基本上不收钱。

接近克拉玛依的标志,就是采油机,漫山遍野的采油机,应该说是遍布于沙漠之中的采油机。这里明显的区别就是工业化的迹象,和新疆其他地方反差很大。克拉玛依的温度奇高,到了晚上好一些。和内陆的大城市没有什么区别,市区中心城区看起来很干净。作为一个油田造就的城市,这里几乎大部分都是汉人也就没有什么奇怪了,相应的商店的牌匾上几乎都没有维语表示,这点在新疆的土地上应该算是少见的。

昨天没有办法好好休息,今天大吃一顿早早休息。今日里程500km。

Day 25:贾登峪

出发前往喀纳斯。新疆魔鬼城距离克拉玛依只有90公里,早知道昨天就趁着傍晚时分先过来转转。早晨天气不好,魔鬼城基本上还是在油田之间,看起来景区大门还在修建之中,有点乱,感觉不舒服,不打算进去了。在敦煌看过雅丹地貌,至少那边整体环境看着舒服很多。

貌似离开塔城地区后,气温就明显下降,大风肆虐,不扶稳方向车子立即被吹偏。这里开始逐渐能看到成群的风力发电站,不过总体来说,大概只有一半左右的风机在工作,不知道是缺乏维护的原因还是限制发电,在我看来风力发电的成本太高了,尤其是在偏远的地区。这段路属于戈壁公路,有很多区间测速,基本都是国道,高速还没有跟上。

从布尔津开始,风景换了一种风格,风平浪静,河流,草原以及树木基本覆盖了土地,山路弯弯,怪石突起。贾登峪是喀纳斯的大门。喀纳斯主要包含禾木,喀纳斯湖,以及白巴哈三处主要的景点。贾登峪到处都是宾馆,很多都是仿欧式建筑,看起来有些高不可攀的样子,价格倒也不算很贵,也有很多蒙古包性质的住宿。总体来说,这里可以找到很便宜的住宿,现在应该不是旺季,80一天的标间前后住了3天。

来喀纳斯之前其实并不清楚这里的旅游线路,临时查询了一下,决定明天前往禾木,步行,然后再游历喀纳斯湖。

今日里程 530km。

Day 26:禾木

从贾登峪到禾木大概有40公里不到的距离,起点就是在贾登峪入口右手边一个大下坡开始,也就是蒙古包群那个地方,头天晚上打听道路,宾馆的人好像都说不清楚,只好跟着感觉走,边走边打听,起点处还是有一些人家的。

这个季节走禾木线路看起来不算是个好的选择,天气冷热不定,出发还是比较冷,走走就开始出汗,路程不能说很长,但是道路的确不好,路面很多都是碎石,尤其在下坡的时候走起来很不舒服。而且这个季节树林基本上还都是绿色的,么有传说中喀纳斯五颜六色的风景,未免单调。路上一定要多点点水和食物,全程花了我将近12个小时(出来整整一个月了,天天开车,肌肉都消耗差不多了),非常疲惫,水带的不多,沿途只有前一部分有山泉可以补充,到后面真是口干舌燥。一路上大概也就十几人在徒步,还有一些骑马的。主要是路难走,脚底几乎要起泡,火辣辣的难受,准备好一双合适的登山鞋和袜子非常重要。

沿途的山颇为陡峭,通常来说,朝南的坡面基本都是草地,没有什么树荫遮蔽,想找个乘凉的地方都困难,而北坡基本上都是树木为主,松树,云杉以及白桦树,但是北坡有很多出明显的泥石流的痕迹,而南坡没有。

远远能看到禾木村的时候已经接近黄昏了,脚掌已经难以着地,不管怎么说,既然决定了徒步就一定要走到目的地。晚上住在当地人家,一生的泥水无法洗澡,很不舒服,这里吃住倒不算很贵。

今日里程 0

Day 27:贾登峪

一大早勉强爬起来,脚掌依然没有恢复,但是为了能看看禾木村的早晨,还是爬到了村头的点将台。其实什么都没有,只是蜿蜒流过村子的那条河,给画面带来一些动感。不过我倒不觉得有很多不满,我只是想徒步走完这条路,目标已经达成,其他的都不是特别重要了。

中午时分搭车回到贾登峪。禾木村由于在修公路,已经快通车了。沿途算是第一次看到这种盘山公路的修路线程,工人正在修整临山一面的防滑坡,非常之辛苦,基本都要靠人工一点点完成,可以想象铺设公路的工程量。目前进村除了村民外,无法通车,几乎只能骑马或者徒步走昨天的山路,据说也是正因为如此,去白巴哈的门票贵的吓人。回到贾登峪,决定还是在这里修整半天吧,把所有能洗的衣服都好好清洗一遍,然后把自己也好好清洗一遍。

今日里程 0

Day 28:喀纳斯湖

要说喀纳斯给我什么影响最深,就是一个字,贵,230的门票+180的内部景点票,其实也就是半天的时间就可以完成。如果不买船票和观鱼台的票,只能坐大巴在盘山公路来回一趟,湖边走走,什么都看不到,但实际上多花180买来的可能是更多的失望。

喀纳斯湖面平整,坐船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景观,无非就是告诉你这里有水怪云云,至少这个季节简直是一无是处,不过满船的游客倒是很兴奋,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都在假装高潮。然后就是观鱼台,改坐中巴爬山,下车后是1000级台阶,来都来了,只好沿山脊而上,气喘如牛。山脊左边是草地,右边就是湖面,今天天气不太好,尤其爬山的时候没有阳光,所以湖面看起来有点死气沉沉。

白巴哈的门票好像是200+,据说是由于禾木无法通车,导致白巴哈的价格飙升。有了这两天的经验,直接无视,即便免费我可能也选择放弃。总体来说喀纳斯太让人失望了。如果要我评选中国最差的景点,这里大概排名第二,排名第一的是庐山,哈哈哈。

还好明天就离开了,可以重新回到公路上,想想心情好了不少。

今日里程 0.

Day 29:乌鲁木齐

离开贾登峪的时候,天上正下着小雨。一场秋雨一场寒,仿佛返回布尔津的路上,山路的景象在短短的3天时间里开始变化,颜色开始变得丰富起来,尤其是黄色明显增加,如果在阳光下,那应该是一种亮黄色,秋天到了。如果再晚10天,喀纳斯或许是另外一番景象,或许不会让我失望,至少存在这种可能性。

回到布尔津已经接近中午,在镇上简单午餐。期间几个貌似便衣也来吃饭,腰上露出枪柄,十分愚蠢的细节。

离开布尔津沿着G217向东行驶,这条公路从和田开始一直延续到阿勒泰,几乎纵贯穿新疆南北,穿越塔克拉玛干沙漠,包含了著名的独库公路翻越天山,又继续沿着准噶尔盆地和古尔班通古特沙漠西面,一路到此,在即将到达阿勒泰市,和G216并线。我也就在并线的地方转入了G216,踏上另外一条方向,再次贯穿新疆南北。

阿尔泰山号称金山,大量的矿产,沿途经过可可托海,据说是和喀纳斯类似的地貌,不过想想喀纳斯的境遇,终于没有停留,继续南行,沿着准噶尔盆地的东侧一路奔向乌鲁木齐。

路途遥远,经过五彩滩的时候,天已经黑了,阴霾的天空在夕阳落下的瞬间露出一个口子,让太阳最后的辉煌照亮斑驳的草原,美丽的日落。一处简易便道,莫名其妙的撞上一块大石头,发动机护板再次抖动起来,心情一下变得很差,明天又要修车了。

一路无心停留,有种逃亡的感觉,不知疲倦。天黑以后只能跟着导航走,进入了沙漠公路,前面几个车子似乎不怕测速,飚的很凶,我已经人困马乏,只能远远跟着。进乌市的最后一段路莫名其妙的就上了高速,这段高速还是一样乱七八糟,路况比G216相去甚远,到处都是坑洞。这是是最繁忙的夜间高速了,大货车连绵不断,改装后的车灯让人崩溃,无论是大灯还是尾灯。今天有点太赶路了,开到人已麻木,见缝就钻,乱开一气,还好终于到达乌市。

午夜乌市沉沦在一片雾霭之中,空气混浊难闻,北疆的其他地方在我看来空气质量都还不错,乌市是个例外。到达宾馆已过凌晨1点。真是疯狂的夜晚。

今日里程 900km。

Day 30:乌鲁木齐

一夜的奔波后,在乌市修整一天,修车,第四次整理发动机护板,顺便保养。

白天的乌市显得明朗许多,至少不像昨晚的坏影响。阳光及其强烈,暴晒之下温度飙升。乌市当然也是高楼林立,人口密集,中国的城市看起来都一样。街头虽然有很多武警持枪站岗,整体气氛比较平稳,人潮拥挤,看不出有什么不寻常之处。街头上不少人看起来都像是混血,仪态万千。晚上在附近吃了抓饭,不过和喀什噶尔相比差了不少,尽管这家看起来也是一个当地维人经常光顾的老店了。乌市的当地维族人,尤其是上了年纪一点,看起来都很悠闲的样子,透着淡定。

无所事事的在乌市晃荡了一天,明天又该上路了。

今日里程0

Day 31:博湖县

我把下一个目标定在了博斯腾湖,因为我还要去穿越沙漠公路,以便完成新疆之旅的一大心愿。沿着G216离开乌市,出城的路大修,非常拥堵。出了城路况变好,一直到白杨沟。

我以为新疆的国道都是那么平整,没想到今天却是个例外。其实我根本就没有意识到G216是怎样的一条公路,也不知道前面的大山其实就是天上,这也是按图索骥的一个弊端,无论道路状况如何,地图只是按照公路的级别标识。如果我出发前google一下G216,多半就不会选择这条线路了。

我觉得这条路才是天山山脉的真面目。从白杨沟开始,一直到和G218并线为止,全程大概180km烂路,一路上多数都是矿山,除了零星的一些大车,基本上没有什么同伴,偶尔一辆越野车路过,扬起的尘沙如同万马奔腾。离开矿区后接近了天上一号冰川,应该是终年不化的冰川,这里是乌市的水源地,如果没有污染的话,乌市的水质应该是不错的。翻越天山的路已经完全是碎石路了,几百米的冰川就挂在路边的陡峰之间。胜利达坂这个名字我猜应该是在修路的时候起的,我得承认修建这么一条公路的确是个伟大的工程,胜利达坂印象深刻。可惜这条公路看起来完全被放弃了,破落成现在这个样子依然看不出一点打算修复的动作,貌似也没看到有道班的存在。接近达坂一辆大卡车在路边抛锚,司机应该有丰富的经验,把车停在靠悬崖的一边,让别的汽车可以安全通过,可惜我也是爱莫能助。

翻越天山以后,逐渐有一些村落。一条隐秘的铁路线不时的穿插于公路两侧,应该是去往库尔勒的铁路,这条游荡在天上深处的铁路想必别有一番风情。不过每当公路铁路交汇,对轿车的地盘都是一次考验。公路有些地段需要涉水通过,不知道什么时候这里的水量最大,也许是春天吧,如果水量较大的话对轿车通行可能比较困难。

地图上看里G218已经不远了,却好像总也倒不了似的,路上的大卡车开始增多,每次超越都免不了磕磕绊绊,发动机护板再次发出令人不安的信号,但是无论如何,还是完整的走完了这条令人印象深刻的公路,并入G218.

有种逃出生天的感觉,G218是一条干净整洁的国道,在树林和小河边穿行,轻松写意。转入S206,前往博斯腾湖,经过合静,焉耆(qi),两个看起来还是比较城市化的小县城,顺路第五次整理发动机护板,吃饭,到达博湖县。现在慢慢有经验了,路上吃饭不一定要到住宿处,顺路可以解决更好,否则时间太晚到达目的地,还要找寻住宿,显得很匆忙。

博湖县是沿途我最喜欢的一个地方,人口看来不多,宁静而悠闲,一个相当大的公园就在路边,晚上散步或者坐在河边休憩的人们很多,无论是汉族或者是少数民族,都显得十分和善和安逸。公园里有一尊名为东归魂的雕像,蒙古将军跃马奔腾,细节做的不错,看说明好像是纪念当年和硕民族不堪忍受俄罗斯族的欺压,经历千难万险,集体东归中国的故事,被大清皇帝封在这里。另外一个喜欢博湖县的原因,是这里是我在新疆碰到的,唯一一个,大部分政府部门门前没有让人侧目的防冲击钢筋刺的城市,或许这里主要是回族而不是维族的原因,但不管怎么说,这是唯一的一个。

今日里程300km

Day 32:塔克拉玛干

博斯腾湖有好几个景区,靠近博湖县的这个大河口景区是渔村以及芦苇荡,没有什么看头,芦苇的确很高,有些可能高达3米。

离开博湖县沿着S325,前往库尔勒市,这段省道路况比较一般,和高速并行,走起来有点乱。在库尔勒上高速,直到野云沟离开高速转入G314前往轮台县。轮台看起来是一个本地人为主的县城,感觉上融合的不好,比较分离。大概半个月后,这里发生一起暴乱。在这里补充了水果,准备在沙漠过夜。离开轮台方向走G314,不多远就是沙漠公路入口了。

沙漠公路实际上是中石油在沙漠建设的一条补给通道,路况全程还是挺不错,虽然很多补丁,但是维护的很有诚意。开始的一段并不是沙漠,而是粘土,塔里木河之前其实村落还是比较稠密的,好像有个镇子有几个加油站。塔里木和流域植被丰富,完全想象不出是在塔克拉玛干。

过了塔里木河,人车渐稀,路边开始逐渐进入胡杨林,其实大多数都是胡杨冢。死去的胡杨根系依然固定住粘土,长期风化后使得胡杨根系连同粘土凸起于地面,形如坟冢。不远就是塔里木河胡杨公园。不过现在胡杨还都是绿色的,也就没有停留。

天色开始变暗,开始选择露营地,想在公路边找到一块安全的营地不容易,要么过于暴露,要么地面过于松软容易陷车。最后找了一条应该是通往工地的土路开进去,找了个隐蔽地方扎营,联通手机信号一半,有时有网络,这里叫肖唐,里沙漠公路路口大概90km。晚上除了一两皮卡路过没有其他动静。

不知道胡杨林是不是和蚊子有什么特别的联系,以前听说格尔木的胡杨林也是有大量的蚊子,这里也一样,灰白色的沙漠涂装,咬住就不松口,无论怎么赶它们都不离不弃,我想它们真的是活腻味了吧,这个鬼地方,半天也不来个人。风油精有点用处,不过要是有喷雾那就可以玩很长时间。干脆把一个过期的干粉灭火器用在这些蚊子身上,可惜那玩意几秒钟就喷完了,除了好玩没什么用。

这里实际上不适合扎营,粘土太脏,容易起灰,和真正的沙漠不同。入夜沙漠胡杨林月色皎洁,树影婆娑,沙漠里并非燥热反倒是显得有点温润。本来以为寂寞的沙漠公路,即便在夜里也是不时有卡车路过,打破这里的宁静。晚上23点气温在27度,睡觉的时候总部觉得周边有些动静,可能是鸟吧,尽管扎营前检查过粘土地面上,并没有什么动物的脚印,还是有点紧张。也许是吃剩下的西瓜引来的乌鸦吧。

今日里程400km

Day 33:且末

早上起来发现昨晚的半个西瓜有不少啃食的痕迹。搭帐篷倒是容易,不过在这里收拾帐篷非常费劲,到处都是尘土。

从这里开始算是真正进入沙漠路段,很难描述沙漠,从哪个方向看都差不多,221km里程碑处有一处比较大的沙丘,在上面爬了半天,细想起来也是很奇怪,为什么沙粒可以如此均匀的存在于沙漠之中,仿佛一点杂质都没有,连每粒沙子的大小似乎都是一模一样。其他地方基本上是平的,即便下车也不知道往哪里走。公路两边几乎有连续不断的2-3排红柳或者芦苇护路,仔细看原来沙里埋了水管,应该是从塔里木引来的水源,否则即便是红柳也难以在这片土地上生存。一直以为芦苇是长在湿地里的植物,没想到从这里一直到若羌虽然都是风沙肆虐而干燥的地方但却不时有大片的芦苇地,芦苇固沙我是知道,但是在这样的环境下生存实在是出乎意料。

其实离开昨晚的露营地以后,到了真正的沙漠还真的找不到可以露营的地方,一方面是护路植被没有什么缺口可以离开公路,另一方面是沙地肯定是无法行驶的。沿途每10km一个休息区,路上不断有应该是中石油管线养护站,或者是电信基站,或许可以借这样的地方扎营,看起来都有摄像头,就是不知道是不是工作。

从民丰岔口转向S233且末方向,和田地区是整个新疆唯一没有涉足的地区。不时有工程路标指向有中石油的钻井平台或者基地。这里公路落差也比较大,因此沙漠比前面路段看起来更加壮观,说明这里应该是沙化的山区。

离开S233并入G315,这里离西宁还有1800公里。且末是一个古老的名字,县城也有种古朴的味道。即便是轮台县,现在也到处都是高楼,和内地一个普通的城市没有什么区别,且末相对简单一些,显得有点落伍,毕竟这里是南疆,差距还是挺大的。通婚政府奖励2w的标语随处可见,不知道离婚是否要退回,或许要签什么协议吧。都说能用钱搞定的事都不是事,如果这种方式可以维护稳定那也太便宜了吧,我真的很怀疑这笔奖金有人来领取,不知道这算是奖励还是羞辱,又或者说,羞辱了谁。

今日里程 480km。

Day 34:若羌

若羌是全国最大的一个县,比一些省都大。

早起发现扬尘严重,幸好不是在沙漠里碰到扬尘。尽管如此,能见度变得很低。昨天风平浪静艳阳高照,好像忘记了身处南疆。继续G315向东行驶,到达瓦石峡的时候,基本上我认为已经形成了沙尘暴,能见度不及20m,车子变成了惊涛骇浪中的一叶小舟。沙漠好像挂到了天上,张开口袋向下倾泻,流沙在公路上蜿蜒,如同波浪一般,形成和消失。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中午就到了若羌,风力依然不减,扬沙减少,太阳在沙尘的遮蔽下可以直视。前方准备进入S235穿过罗布泊,这种天气我想还是不要贸然前进吧。

若羌县城可谓袖珍,一点也不像是最大的行政县,三面环沙,像今天这样的天气经常可见。希望明天可以好转。

今日里程 280km

Day 35:哈密

早早起床,虽然还是有风,但是看起来比昨天好多了。出了若羌县城,沿途加满油,继续向东,据说罗布泊镇才有加油站。

沿着G315跑了一段,可以看到S235到哈密的路牌,纵向穿越神秘的罗布泊。我想这段路一天可能都没有一辆车经过吧。S235开始70km是砂石路段,看是比较平整可以开到六七十公里,方向动太多容易打滑。接下来120km是盐碱路面,雨天禁行。我想这里哪里来什么雨天,大概也就是春天雪化的时侯吧。

进了罗布泊才知道什么是生命禁区,这里一颗草都看不到,真的没有,一直到后来接近哈密才逐渐能看到零星的植物。没有乌鸦,没有苍蝇蚊虫,风声渐渐停止,万籁俱寂。目力所及,大概除了我没有什么活物了吧。路边是盐碱地,如同凝固的波浪,静止的浮在在广阔的平原。饱含了盐碱的泥土在阳光经年的炙烤下,早已变得坚硬,锋利,如果不幸在这里摔倒,和千刀万剐没有什么区别。

曾经的罗布泊多只水流汇入,形成湖泊,如今只能用沧海桑田来形容,湖泥形成的 波浪向过往的人们讲述过往的波澜壮阔。在这里我似乎渐渐听懂了,我渐渐明白了无论是大海还是沙漠亦或是戈壁滩,其实都是一件事物的不同表达,沧海桑田世事变迁,终究还是以另外一种形式展现在眼前。无论是在阿里,昆仑山还是在塔克拉玛干,罗布泊,我终究还是穿行在亿万年前的海底,这时候如果天山上飘过一条鱼我一点也不会觉得唐突。

罗布泊镇也就成了为一个一点植被都没有的镇子,至少我努力寻找过一无所获。除了入镇的几家破落的饭店和旅店,前面就是罗布泊的卤盐厂。这个镇子真正键起来不过就是2年时间,其实就是为了钾盐厂而建。后来搭了一个罗布泊做矿业生意的重庆人,据说罗布泊下面打个井,流出来的就是卤盐水,难以坚硬而荒芜的戈壁下面居然有液态水。很奇怪的是当兵的居然在镇上公路用沙包垒砌工事,像模像样的,也不知知道这个连苍蝇都没有的地方会有什么需要防守的,也许是好玩吧,或者,职业习惯。

省道有半条都是建在盐碱地基上的,罗布泊镇的路基全是搓板,大概有20公里,然后慢慢变好,逐渐恢复到省道水平,而接近哈密的时候,并入哈密到鄯善的省道,那条省道好的挑不出毛病。路边有些小型的雅丹地貌,不过看起来也不是很诱人,我又不是越野或者皮卡。前方的一些小山丘和天上以及狮泉河的山峰颇为类似,色彩变幻,感觉应该属于同一种地质类型,只是规模小很多罢了。如果在日落时分从哈密出发经过这里,应该会非常难忘。

接近哈密,除了出现一些植被,山丘,还有就是矿山。很多山丘看起来整个突起就是矿藏,远远可以看到山坡上都是矿道,终于有一天会被搬平的。即便是像罗布泊这样荒凉的地方,如今也人丁兴旺,来这里承包矿厂的大有人在,投资还颇为巨大。罗布泊是新疆矿藏的一个缩影,金,铜,铁,煤,以及卤矿,的确作为这样一个肥沃的地区,任何人也不会选择放手。自古以来,西域就是一个城邦式政权,广阔但是并不稳固,东西方的文化在这里与其说是交流不如说是斗争,使这里缺乏一个稳固的政权和领土,谁强大谁就掠夺这里。我觉得新疆伤痕累累。如果没有阿里的高原庇护,我想那里绝对不会再是天堂,但我还是怀疑那只是时间问题。我觉得新疆有可以说是很多地方的缩影。

明天就要离开新疆了,新疆的落日永远都是那么迷人,那么短暂,随时可能出现,而随时也都会消失在深深的黑暗中。

哈密的气氛颇为紧张,检查甚严。在哈密的夜色里,可以闻到南来北往的气息,这里是新疆客的第一站,充满了贪婪和诱惑。

今日里程 720km。

Day 36:酒泉

在哈密最后看一眼天山,白雪覆盖着山冠,掩饰不住天山的张扬,据说昨天天上已经开始下雪了。随着距离星星峡越来越近,天山也逐渐沉入人间,消失在地平线。

9月14日11:30离开星星峡,离开新疆。

一个多月基本上都没有交多少过路费,一到甘肃,0.5元的高速收费感觉回到中国。在瓜州下来吃饭,开始转入G312。G312和G30高速不断的交叉,现在已经基本废弃了,路面柏油部分宽度只剩下1.5车宽,大部分时候甚至不如乡村小路,实在难以想象这叫做国道。标识很不清楚,好几次走错,后来有岔路基本上选择一条最烂的路一路开下去就对了。这段路一直到嘉峪关都是如此,不搞个拉力赛真是对不起这个路况。我记得以前走过这条路,似乎没有那么烂。不过路上倒是能碰到一些古迹,汉长城,赤金峡,一些小型的雅丹,无心停留。

离开新疆几个变化,交通标识不再有蝌蚪文了,去任何地方也不用看到“开包检查”四个字了,警察少了,气氛松弛了,水果开始慢慢贵了,google is back online。

明天就要进蒙古了,又是未知的一片土地。

今日里程670km

这次新疆之旅几乎跑遍了新疆所有的自治区,除了和田地区,一切都还算是顺利。新疆并没有预期的美丽景色,不过丰富的公路资源还是让我欣喜,从南边的沙漠,过度到北边的森林,见识了各种地貌。 给我印象最深的还是G216翻越天山,S235穿越罗布泊,以及沙漠公路。

最不喜欢的地方就是叶城,阿克苏,原因很简单,那里不像是一个正常生活的地方,仿佛随时都会变成战场,尽管叶城的帅哥美女随处可见。我并不想指责谁,重要的是,在我看来没有人是正确的,也没有解决的方案。相对来说博湖县在我看来如同一个中立庇护所,置身世外,也许因为那里主要是回民和蒙古人。

新疆的压抑相对于西藏,显然更甚一筹,南疆的空气里除了沙尘,剩下的就是混乱和不安。任何商店,宾馆,饭店,无论大小,门口总是贴着“开包检查”,虽然几乎没有人会检查,却是十分刺眼。这就是典型的权力自我扩张,如同奥运后的北京,世博后的上海。在阿克苏,一个满脸稚嫩的小孩(大学生?刚毕业?)戴着眼镜坐在“开包检查”字样的牌之后看书。没有人能够置身事外,就算你意识不到,每个人都成为国家机器上的一个小小零件。

整个新疆 并不像想象中的那样充满拿了异域的情调,能保留一些传统的我看也只有在喀什噶尔了,其他所到之处,除了人群的外貌不同,以及商店招牌的维汉双语,基本上和内地的建筑,规划都差不多,或许在那些作为景点的古城遗址能看到点当年的风采,不过我是一个都没有去过,只是猜想。相对而言,南疆显得更加保守,经济上看起来明显落后于北疆。南疆的气候恶劣,几乎每一天都是沙尘天气,不知道古代是不是就是如此,我想应该还是有点差别的吧,要不南疆沿着G315一线那么多古老的名字如何能记入史册,罗布泊的干涸好像也不是很久远的事。

谁的西域,谁的东土?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哀哉。

图文版:http://1drv.ms/1AvnQCU

Posted in personal, Travel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第二站 新藏线

在以前,轿车行走于新藏线应该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吧,大概在去年听说新藏线已经全线贯通柏油路面,所以这段传说中的天路便成了这次旅行的核心,神山,圣湖, 最重要的是这条高海拔公路本身散发出的神秘魅力,以及路的那一端从未涉足的未知异域,都使我迫不及待的想进入它的领域。

Day 9:日喀则

并没有在拉萨做什么修整,第二天起来去了趟色拉寺,并没有什么太好的印象。对佛教的无知,更不要说藏传佛教了,让我觉得色拉寺是个蛮世俗的所在,喇嘛一边念经敲着法器,还不时从僧袍里掏出手机,一下子就拉近了僧俗的距离。

接近中午离开了拉萨,走机场高速前往日喀则,据说这是藏区唯一的高速,高速的尽头122乡道横穿拉萨河,连接G318。藏区的好处之一是,没有一个收费站,至少我是没有碰到一个。G318虽然有点残破,不过可以感受得到路基还是十分坚实可靠。在曲水转入S204。过了桥才发现刚刚经过的宽阔的水面原来就是大名鼎鼎的雅鲁藏布江,有失敬意,毕竟这个时候的雅鲁藏布江并不像它的名字那样雄浑和波涛汹涌。

羊卓雍错就在S204的路边,也正因如此,可以免费观赏,不知道买票能多看到什么。这是一路上经过的第三个藏区圣湖,沿着公路能看到的羊湖只有十分之一的面积。和纳木错相比,羊湖显得波澜不惊,平静的湖面透出诡异的青绿色。可惜天色和时间都不是很好。

这段公路路况不是很好,一直到浪卡子县路面一下子变得清爽起来,尽管已经开的很慢不过这里被抓了一个超速,罚停10分钟放行。仔细询问警察后续的限速,曰,30,日。按照这个限速到日喀则估计得过午夜,但是他们才不会管你许多。

一路翻过许多记不得名字的雪山,风景倒是十分绮丽,天气也同样诡异,忽而乌云压顶,冰雹雨点扑面而来,忽而阳光刺眼,总之这是一条不可错过的风景公路。

由于时间已晚,一路上不再有路条检查点,都是电子测速,果然都是限速30,有一段大段路完全正对夕阳,什么都看不见,这时候除了拼命压低棒球帽沿外,我想不出还有任何方法可以帮助看到路面以及测速雷达。夜深,进入日喀则市,吃的比较便宜,住青旅,条件不好。

Day 10:定日

早上在日喀则采购,比起后面几天,这里条件最好。离开日喀则前往拉孜。拉孜是新藏线G219的起点或者说终点,由于打算要去吉隆,所以在G318和G219交汇的地方看了一眼新藏线,依然沿着G318樟木方向前行。

路上风景不错,这里还是典型的318风光,不断的翻越高山。

加措拉山口在修路,绵延十几二十公里左右,对轿车比较难走,发动机护板再次受到撞击,到定日的时候,感觉十分疲惫,于是临时决定在定日休息。定日城个别大的宾馆可以洗澡,大部分都没有自来水,从此一路上直到狮泉河才有良好的供水。镇上没有修车的地方,只好开车返回G318公路边的白坝乡修车,一路上第二次整理发动机护板。修车师傅是四川人,聊天中了解这里干活的基本都是汉人,藏人除了开一些藏餐基本上没有什么生意。这里的藏民和汉民看起来还是比较友善,这里是去往樟木口岸的必经之路,算是人口流动足够频繁的地方了。

定日城里应该是东北角有一座土山,有一个喇嘛庙看起来挺别致,吃完饭打算去看看,不过 天上忽然开始下雨,只好返回住处。

今日里程260km

Day11:吉隆

今日天气多云,路况全程良好。

定日出来到门布无限速条可以尽快赶路,但是在这里碰到第一个边防检查站。没过多元就到了珠峰的岔路口。没有打算去珠峰,继续沿着G318前进,路上好像有珠峰观景点,不过什么也没看见。由于时间还早,准备去樟木转一圈再回头。门布到聂拉木风景还不错,地势变化明显,但限速厉害。

从聂拉木刀樟木限速更加离谱,30km好像限速是2个小时,于是放弃前进,回头奔吉隆而去,聂拉木到吉隆200公里限速5小时。

从G318到吉隆是一条新修的省道,路况甚好,人烟稀少。草地里到处都是草原鼠的家。尝试干掉一只乌鸦,不过人一旦靠近乌鸦就不再像平时那样大大咧咧,始终保持安全距离。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这条路上设了一个景区收费站,西夏邦玛自然保护区,人收65车,40,和拦路抢劫差不多,不知道咬定去吉隆办事是否可以不缴费,毕竟这属于省道,拦路收费无论如何说不过去。

貌似这里除了乌鸦,小鸟和草原鼠,基本看不到什么动物。在阴晴不定的天气里,到达佩沽措,公路环湖有很多道口被越野车开出了便道可以更接近湖边。由于到下一个检查点的时间还早,找了个路口冲下去,基本上是沙地+草地,不过还是不小心陷进沙里开不出来了。下车用铁锹把前后轮前进方向的沙子铲平压实,一鼓作气就冲了出来,不是四驱车还真的小心点,这里找个拖车都困难。

湖一般,少许水鸟,希夏邦玛倒是颇为雄伟。

在佩沽措花了挺多时间的,主要是湖边里公路还有不少距离,至少走起来总是感觉到不了,这里颇有电视里看到的非洲大草原的风范,如果不是风大,这是个露营的好地方。离开佩沽措天色已经渐晚,到吉隆县需要盘山翻过5200米的大山(可能是马拉山),大雾,只能看着地上的分道线前进。

吉隆县位置很偏僻和闭塞,要不是修好了这条省道进来很困难,感觉越是这样的地方,藏人的攻击性越强,县城的路口都有闪着警灯的安全岗哨,即使在岗哨边上,还是有不少年轻的无所事事的藏人游弋,从眼神和肢体语言来看,绝非善意。不过岗哨里摆放着的盾牌和捕人叉也是在让人看着很不舒服。即便是在内地,教育都成了洗脑程序,出点什么事通常都是舆论和行动双重高压,在有着反抗汉人传统的藏区偏隅,不难想象会是怎么样的情形

今日里程:430km

Day 12:(新)仲巴

早起天气阴沉,小雨。出发前往吉隆沟。海拔据说要从4000多米降到2000多米,有点意思。即便是在山里小道,依然逃不过限速的命运,不过走到第二个限速点后山体塌方堵路,山溪流水改道截断通路,观察了一下水流还是比较急,感觉不值得冒险涉水通过,还是后面的旅程更重要,毕竟,现在还只是开始呢。

离开感觉很不好的吉隆前往萨嘎,这里将是我踏上新藏线的起点。依然需要翻越昨晚的那座大山,不过没有大雾且路况可以。

熟料翻过山以后是70公里的搓板路,真的是搓板,开始表面看不出来,开上去整车想失控一样,还以为是车子出问题了。地图上显示没有别的路可以通往萨嘎,只好硬着头皮前进。后来实在受不了,再次把轿车当成越野开进草地。草地里沿着别人的车辙开,随着车辙逐渐出现不同方向的分叉,也只能信马游缰的随便选一个方向前进。越开里公路越远感觉不太对劲,在接近龙戳措的地方,仔细检查地图,猜测这些车辙是通往东面的一些游牧区的道路,并不能到达萨嘎,即便是登高远望,也看不到有任何出路,而且强风让人在车外难以忍受。往回走也是不可能了,还好远远还能看到搓板路,无奈只好在草地杀出一条路来。在没有车辙的草地里开车实属不易,有不少尖锐石头藏在草里,时不时一条长长的沟渠横亘在路上需要找到平缓处通过,又或是一面看起来有十几度的草坡需要侧着车身平稳冲坡,反正是提心吊胆,好不容易来到搓板路边上,还要填平路基的排水沟才能从草地开上去,这时候感觉搓板还好,至少是正确的搓板。这条路全程都已经扒开,不过看不到有什么正在施工的迹象,估计修好之日遥遥无期。

到了萨嘎算是正式进入G219了。G219国防公路,西藏段全程由武警养护,装备和人员都不是一般道班可比,路况非常的理想,全程便道数量只有两处。萨嘎还是一个比较繁华的地段,吃住都方便,相比于后面的仲巴县条件好非常多,如果知道后面仲巴的条件,应该会考虑在萨嘎修整一夜,毕竟从日喀则出来一路条件都比较艰苦。

离开萨嘎,我认为就是真正进入了阿里地区了风景和G318完全不同,视野开阔远眺尽是雪山,近处以平原草原湿地为主,也有不少沙漠化的痕迹。翻山的公路看似平淡无奇,但是车子却有点爬不动的感觉,每翻越一个垭口,两边都是壮丽的一望无边的风景。

新仲巴县完全是个在草原上新建起来的一个聚居点,现在正赶上大批的印度佛教徒前往冈仁波齐朝觐的时机,县城里充满了印度人三五成群的影子,在仲巴县唯一的一条干道转了几圈才找到落脚点,这里食宿贵且差。

有种感觉就是阿里地区的县制,似乎是依据公路的需要设置的,这里人烟稀少,村镇很少,隔几百公里就会设立一个县,避免出现长距离的无人区,像(新)仲巴这样的城镇总感觉以前根本就不存在似的,纯粹在一大片草原上建立起来,我的意思是说,这里的县看起来是为了设置而设置,和以前的行政规划未必有传承。

从离开拉萨开始,藏民或者是牧民聚居的村落零散的分布在国道或者省道两边,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无论多偏僻,无论大小,只要公路上有标识村子,几乎都有一个藏庙与之对应,庙的名字大部分和村子的名字相同。

进入西藏以后,翻墙就变得十分困难,家里网络又出状况Google的服务基本成了摆设。

今日里程370km

Day 13:普兰县

在新仲巴县和国道交口处加油。按照一般的攻略来说,在阿里地区碰到加油站就要加满,现在的情况应该好点,不过这里只有一个民营加油站,路过这里的车这里多数会加油。现在往前走到帕羊有一个民营加油站,看起来应该已经营业了。下一个中石油加油站实在国道转往普兰县的入口处,其实也不算多远。

出发的时候和两个旅游车通行,车上都是来朝觐的印度香客,或许也有巴基斯坦的吧,不过后来普兰县虽然也是口岸,却没有什么异国佛教徒的身影,可能都是从亚东入境的。旅游车前后都是警车护卫,应该监视的成分多一些。

阿里号称云的故乡,抬头看云高远,远望却觉得都在山头之上,触手可及。平整的公路上,循环播放California Dreaming,心里已经泪流满面。

路上经过一些小错措,然后就是第四个藏区圣湖玛旁雍错了。可惜天上云太多,加上赶上高原的正午,无论是湖水还是守护者圣湖的雪山,都有点模糊,以至于我只好认为玛旁雍错过于高冷,无缘亲近。特别想去看看拉昂错,也就是鬼湖,于是就转向去了普兰县的道路S207。

翻过几座小山以后,天气似乎一下明朗起来,远远的一面宝蓝色湖水出现在公路的尽头。

鬼湖虽然称鬼,意思是“有毒的黑水”,但是却不像旁边高高在上的玛旁雍错那样,可以直接走入湖中,一亲芳泽,我记得湖水是淡的。旁边的雪山应该就是纳木那尼山了,看起来也不高,我的意思是看起来。

决定晚上住在普兰县,住宿条件是到狮泉河前最好的了。到普兰县的沿途风景比较夸张,远远看到的群峰应该是喜马拉雅山,近一点很多深陷的峡谷,甚是壮观。普兰县建设的比其他县城好很多,毕竟是口岸,面子还是要的。多数宾馆有自来水,不算太贵,就是苍蝇多的数不过来,这里的路边无论是饭店还是宾馆或者是杂货铺,全都用门帘挡住大门,吃个饭还需要和苍蝇争食。

时间还早,拉昂措在山坡的西面,决定在日落之前回到那里,看看日落,无疑这是个正确的决定。

返回普兰县的路上夜幕已经降临,天上星罗棋布,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我依然觉得那年在玉门关看到的夜空才是最璀璨的一幕。

今日里程500km

Day 14:扎达

今天是艰苦的一天。

早上回到拉昂措的时候,似乎它有展现不完的美丽。

今天的神山冈仁波齐有点云,不过也恰到好处,赶紧合个影。

藏历马年的冈仁波齐峰下人满为患,但神山对我的吸引力,远远不及对未知旅程向往,很轻松的就把神山抛在身后。去往扎达县的公路似乎是新近修通的,有明确的标识,同样有限速检查站。各种电子地图都显示离通往扎达的公路还有一段距离,应该是更新不及吧。新路都是标准的4米油路,不过事实上有一些路段由于地质问题,几乎是垂直方向开裂,还好小心点就可以通过。离开G219就开始爬坡,相当高的落差,反正限速也开不快,还是稳妥一些。进山的路峰峦叠起,颜色诡异。

随着正午时分的临近,这里的紫外线灼烤着我的意志,加上似乎一个个看起来都差不多的垭口无穷无尽,我认为我出现幻觉,以至于认为自己现在正开在6000米以上的高原,神志恍惚,实际的海拔在4500左右。翻过一个垭口休息,停车在路边的砂石路基边,再次启动遇到大麻烦,一打火就熄,连续数次,搞的我大为紧张,后面一辆宽体工程车正缓缓逼近。冷静了一下,按照淹缸的模式启动,终于摆脱困境。这种情况我在拉昂措湖边的沙地上,佩沽错陷入沙堆时貌似也碰到过,只不过一两次尝试后都脱困,不知所以然。我猜测是由于驱动轮陷入松软地面,点火的同时,尽管我没有动方向,但是助力系统还是消耗了一部分动力,加上高原地区本来就有动力损失,导致发动机憋熄火,全油门启动缓解这种矛盾。看来高原上最好还是把车停在坚实路面上比较稳妥。

扎达公路上很多不知如何形成的深壑,和我想象中的东非大峡谷应该类似,这种情况到接近扎达县城时,就用著名的土林方式呈现。

扎达县城很小,结构相对于沿途其他县城却显得复杂,或者说完善。县城里的河估计就是传说中的象泉河了,没有多少水,倒是有水利发电站。不过可笑的是这里既没有自来水,也通常没有电,这种情况在后来的日土县更加让我困惑。苍蝇还是很多,不过这里吃饭比较便宜,住宿条件很差,主要是连洗漱的水都没有。

今日里程370km。

Day 15:狮泉河

早起,反正也睡不好,古格王朝遗址。这里是西藏段少数收费的景区,到的人很少,加上看日出时间太早还没有开始买票,检查起来也是有一搭没一搭的,比较随便。遗址正在施工,稍乱。朝阳中诉说着辉煌。

离开扎达,据说以前的那条路路况很差,还得原路返回G219。昨天的经历让我对这条公路心存恐惧,在这里出现幻觉可不比在床上。不过返程还顺利,估计是时间的关系,早晨阳光还足够温和。

回到G219,一切变得轻松写意,道路明显变宽,毕竟,这算是要到阿里首府了。

风景也慢慢开阔起来,逐渐离开喜马拉雅山脉,同时逐渐改变了风格,这里应该属于冈底斯山脉,山峰透出诡异的颜色和形状,有种魔幻的气氛,更像是西方的神话风格,选择这里拍指环王,都不需要电脑制作特效,只需要多备点氧气瓶。

警车护送两辆校车,缓缓驶向狮泉河,超,还是不超,这是个问题。

不知不觉就快和阿里的说再见了,不舍,希望这条路没有尽头。

狮泉河是阿里首府,人口稠密,两个方向往来的人都需要在这里逗留,一路上不怎么能看到新疆的司机,在这里却十分常见。这里气氛比较和谐,做生意开商店的依然是汉人为主,超市有部分少数民族的店员,汉语不是很好,还好不需要太多语言交流。

今日里程300km。

Day 16:泉水沟

今天就要离开阿里了,不过,反正现在已经习惯穿行于陌生的环境,车到山前必有路。

现在回头看看,似乎应该在狮泉河多呆一天,往阿里北线的方向走一走,看看有什么不同。虽然我的车是不可能走北线的,不过千辛万苦到了这里,没有踏上北线的道路,多少有点遗憾,就如同阿甘说的,既然已经跑了这么远,为什么不往前呢?如果那天能抽点时间出来看看地图,或许就会有不同的决定了。

离开狮泉河拿限速条的时候,需要注意的是,如果需要出藏,必须在这里领取一张出藏单,跑了80公里左右到日松检查站才知道,只好回头来取,还好这段路风光不错,来回三遍也不觉得太过郁闷。

接近日土县有个小水库,由于前面耽误时间,本想找找在日土修整一天,明天直接赶路到叶城。不过在城里转了一圈,住宿条件实在太差,没水没电,甚至厕所都很不方便,还不如在大自然里解决。找地方吃饭都困难,几个店家直接说没吃的,莫名其妙,吃了盘饺子就上路去了。日土有民营加油站,考虑了一有下由于现在油耗状况很好,打算还是到大名鼎鼎的大红柳滩加油吧。

前面就是班公错了,依然是雪山环绕的湖水,品尝了一下应该是淡水湖,想想整个阿里地区,水系我看应该算是相当丰富和。湖边看起来正在建度假村,规格看起来还不低。

路上碰到一家子黄羊,小羊在公路上犹豫着要不要通过公路。有段公路标识前方有阵风,果然到了前方风沙大起,无根的杂草卷成一团,滚的到处都是。

多玛有一个新建的中石油,规模不小,可惜还没有开始营业,年内肯定可以运营,有了这个加油站,那么新藏线中加油最紧张的一段就不再是个问题了。这里跑的大车头顶上都顶着几个油桶,不知道装的是不是油。如果是油也完全可以理解,不仅是加油站间隔太远,油价差别也太大。

接近傍晚的时候,路边的雪山。

估计这里是龙木措,已经接近21点了。

半个小时以后,界山达坂。传说中6700米,实际上只有5300多米,据说当时英国人标高时参照点差了1300米,把这里变成让人胆寒的所在。不过西域历史上来有大头疼山,小头疼山,够直白的名字,我猜要么在昆仑山,要么就是喀喇昆仑山里了。

尽管是8月底,再往前已经开始下雪,一度风雪交加能见度很低。由于在之前的检查站帮带了几箱方便面到泉水沟兵站,这里的武警在路边等候。前面据说是无人区了,天黑下雪,就在兵营车宿一宿。武警还不错,煮了热面,借了被子,非常感激。这里有很多骑行者借宿,扎下帐篷看起来还挺暖和的,车里可不这么好过。

今日里程590km。

Day 17:叶城

早晨起车,周围已经是白茫茫的一片。泉水沟的湖水宁静而清冽,乌鸦似乎对这里的天气变化习以为常。

夜里应该还是不断有汽车通过,公路上积雪有明显的车辙,幸好积雪不多,毕竟还是夏末,而且随着海拔下降很快地面就看不到下雪的痕迹。

这里应该进入昆仑山脉,山势雄伟,看起来都是粘土沉积而成,整体比较单调。公路边上不是有车辙延伸到远方,远处的军用帐篷和卡车说明是部队单元。这里路况不是很好,起伏很厉害,应该和昆仑山山体构成有直接的原因,常年冻土地带。

早早就在地图上标识了大红柳滩,错个这个加油站就很麻烦了。大红柳滩就是一个大工地,尘土飞扬,卡车云集,在路边还是可以看到中石油的简易加油站,几个大储油罐和一个集装箱式移动加油站,需要打电话才找到加油员,一切顺利,谢天谢地。

大量的部队在G219路两边驻扎,应该在演戏,火炮实弹射击小震撼,天上有直升机编队飞过。匆匆路过,无心拍照,路上间隔几百米就有当兵的监视来往车辆,路口有大兵指挥交通。

到叶城的路一般,也还说的过去,就是在库地检查站前后的两个达坂修路,路况很差,严重托底,这是整个新藏线唯一的烂路了,总体来说新藏线应该是所有进藏线路路况最好的一条了。这里的达坂公路依山势而建,非常险峻,路面塌方严重,在我看随时都有彻底中断的可能,那些来来往往开着摇摇晃晃的卡车司机真是在搏命。有时候一抬头,在近乎90度的坡面上密密麻麻都是山羊在啃食少的可怜的绿色植物,估计有恐高症的山羊都被自然淘汰了。

库地检查站是一路最烂的检查站,感觉像通过土匪的寨门,一个汉兵用甩棍在行李上乱戳,另外一个不知道什么民族的兵,抱着AK虎视眈眈,长相以及踞枪的动作像极了俄罗斯电影里的车臣兵。后面路上碰到一个当兵的想搭车去叶城,直接拒绝。在这里,汉族所受到的已经是优待了,如果一个新疆本地民族或者藏族司机通过这层层检查,不知道到要多承受多少屈辱。

眼看叶城就在前方,岔路也变多起来,但好像总也到不了似的,扑面而来的不是从4500米降到1500米的充沛的氧气,而是漫天的黄沙,这种情况一直在南疆延续。奇怪的是当地人无路开车还是摩托,都是大开车窗,也不带头盔或者口罩围巾。能见度极差,远远一处明亮并不是落日,而是油田在燃烧天然气。

如果说西藏是警察帝国,这里直接就换成了军队为主警察为辅,单凭警察估计不足以弹压地面。叶城的主要民族不知道是什么,不过和汉族完全是不同的人种,好像一下子就到了国外,只是少数民族士兵在大街干道上拦路盘查让人觉得很不舒服,其实他们也就看看脸,什么都查不到,不过对少数民族开的车就未必那么容易放心了,这也是在新疆不要轻易让少数民族搭车的原因,一旦碰到检查很麻烦。

叶城的汉人看起来非常之少,夜市全部都是 本地人经营,这种情况沿途是第一次,都是拷鸡烤肉烤馕,好像还有烤鱼,由于交流困难,不知道价格。在这里确实没有什么安全感,彼此看来都是老外,也许只是自己初来乍到新疆就深入这么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产生的错觉吧。不过对于当地的行政机构而言,这种没有安全感是赤裸裸的现实,每个大门口都加装钢管和钢筋制成的栅栏防止冲击,尖锐的钢筋刺毫不掩饰发自内心的恐惧,同样的装备比藏区至少粗一倍。即便是深夜了,大门里依然有值班人员蹲守在台阶上,监控在这里显得特别刺眼。

今天有点乱,颇为不爽。

阿里是个美丽的地方,来到这里的人高反基本都已适应,可以从容不迫的享受着阳光空气和美景,尽管阳光有点过头。我喜欢阿里的原因在于它的广阔和壮丽,2000公里的新藏线充满了神奇,也许这是中国最美的一条公路了。这些年来,网络上总是有人讽刺游荡西藏的人,说什么来一次西藏就荡涤了心灵属装B云云。在我看来,无论是西藏还是丽江大理,不同的人选择带着不同的目的前往,感受到的东西也是不一样的,带着装B眼镜看世界,世人当然如你所料。如果说拉萨还是个灯红酒绿的世俗的世界,那么如果连阿里这种纯粹的风景都不能洗涤你的心灵,我猜你大概是罪孽深重。

但是我想我不会再来这里了,在我看来,西藏是个太过压抑的地方,沿路重重关卡,每个人都是潜在的敌人,以至于人们也都慢慢变成敌人,人们被迫以类聚,以群分。这是一个拧巴的世界,显然限速检查不是为了安全考虑,而是要控制每一辆车,车里每一个人的动向,这里又是一个无处可逃的地方。自由,是最难以追求的,因此也是最美好的愿望,这是天堂,但是没有自由,一半是海洋,一半是火焰。

今天是2014年8月26日,再见阿里,后会无期。

图文版:http://1drv.ms/15dUVLO

Posted in personal, Travel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