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photograph

关于雨崩的流水帐

雨崩位于云南梅里雪山,入口西当温泉,应该从飞来寺可以直视(没有带望远镜,不太确定飞来寺对面的小山村是否就是西当,从长焦镜头里看路径有点像).从飞来寺包车过去20一个人,大概要1.5小时路程吧.跨过澜沧江(也是购票检票处)以后,左手是去西当的,右手是去明永冰川.去西当的路很难走,尤其是过了西当向温泉方向的爬坡路,不建议自己开车去,停车也不是很方便. 这里应该是西当,高处应该是温泉 起步总是最艰难的时候,尤其是在精神上容易被击倒.只要想想身边形形色色人等都在努力,就没有理由怀疑自己上不去.只要适应了坡度和含养极其丰富的泥土,一切都变得顺理成章,多迈一步,距离目标就少一步.去雨崩村的里程是用电线杆来计算的,当电线杆的标号达到100的时候,意味着你只剩下下坡路要走了.温泉的海拔在2500左右,垭口3700,据说13km路程,上雨崩海拔3200m,距离垭口8km感觉下坡那段更陡一些,所以回程如果原路返回可能会很累,再加上路况的考虑,如果天气允许,最好走尼龙出口,好处多多. 下雨崩村 住在上雨崩梅朵青旅,第二天决定爬神湖,门票上的标注神湖是4700米,应该是有错误的,实际海拔在4300左右.神湖看起来不算是雨崩的景区范围,因为入口写着”禁止通行”.去神湖需要天时地利人和,如果下雨的话,路程会变得很艰难. 神湖的入口在下雨崩,找到白塔,白塔的右手据说是去神瀑的入口,那么,像左前方前进,几十米后经过一个小桥.过了桥之后就停步,右前方竖着一块牌子”禁止通行”.如果你靠近看就会看到很多人已经在上面写上了神湖由此通行,呵呵.如果不是这块牌子,估计我们几个人连入口都找不到.之所以说需要人和,是因为先前出发的3个青旅的义工碰到这个牌子没有仔细看,转了半天又回到原点,刚好被我们碰到.然后我们一共7个人又转了一圈,往尼龙方向走了一两公里才回头,10点10分才从这个入口进山.有点怀疑时间不太够,据说要13个小时往返,但是想想难得来一次,就拼了. 神湖起点的海拔在3000m,首先是穿过比较原始的森林,头天据说山里有黑熊,开始走的时候总是四下张望,看到黑色的物体心里总是有点毛.山路基本上没有什么岔道,能通过往高处走就对了,路上经过一些被锯断或者折断的大树,大概在3400m就出了森林,进入竹林.3800m左右出了竹林进入灌木区.这个地方我开始有点高反,气不太够用了,我猜我能到神湖的概率大概只有10%.没想到到了4100m的时候忽然发现自己缓过来了,疲惫感消失,呼吸顺畅,脚步如飞.第一个垭口在4200m,也就是花海.这里开始视线没有遮蔽,看到的都是大风景.整个花海都是平路,这里联通手机可以搜到外面飘进来的信号.花海实际上是整个开满小野花的山坡,路就在山坡中间穿过,very easy,穿过花海就到了传说中的小石屋,放牧人居住的地方海拔4150左右.现在已经基本没有屋顶了.现在已经超过15点了,由于体力和时间关系,并且前面路有多远没人确定,大部分人到此修整开始下撤,我和另外一人决定继续前进.其实这里距离神湖也就是1个小时的路程,两个tiny垭口.远看垭口觉得路很陡难以攀爬,走进了看没有任何难度.后面路基本上是在群峰包围之中,有点壮观,然后就看到一个小小湖,呵呵呵,小小小小湖,好像比亚丁的牛奶湖还是五色湖还小,而且没有什么奇幻的色彩.因为去过亚丁,所以对这个神湖我没有什么期待,也就没有什么好失望的,我的目标就是这里,我满意了.在这个环境里坐一会,倒是很惬意的事情.后来网上找了照片才敢确定这个就是神湖,海拔4300米.同行的小伙不相信这是神湖,爬到了神湖前面的峰顶,估计海拔在4600m左右. 小牧屋 神湖 17:15分开始下撤,一路除了拍照基本上是快步或者小跑,只要平衡感好,没有什么问题.膝盖压力比较大,但比走楼梯好点.还有就是路有点滑,如果赶上雨天会大大不利.回到入口,已经是20:00.也就是说只用了10个小时就完成,而且还不算找入口花费的一个多小时的体力和时间.要说明的一点是最好在天黑之前下山,这个季节,超过20:30基本就全黑了,即便当天天气还是相当不错的.天黑以后即使有手电也比较艰难.据说有一对人迷路半夜两点才出山.看着黑漆漆的山路,可以想象有多困难.这个点是没有手机的,我倒是建议带一个激光笔,求救时确认方位我想不出有更好的手段了. 上雨崩 爬神湖必备的东西包括登山杖,登山鞋,好的背负系统,干粮和水,我带了两瓶水,一份压缩饼干,一包香蕉片,一机两镜,手电,刀,雨衣,大号登山腰包.衣着上倒是不太重要,爬山温度没有什么问题,至少在这个季节.登山杖我认为一根就好,有些地方需要徒手操作,尤其是下山.可以考虑带一些标记,虽然岔道不多,不过下山的时候还是有一拨人走错路,多绕了一个多小时.即时贴就挺不错的. 大概是爬神湖有点透支,第三天去冰湖基本上是挪着去的,冰湖的海拔大概3800,从上雨崩出发,路有点陡,难度没有什么不提也罢. 冰湖的冰 路上便决定第四天下山了,不去神瀑了,有点体力不支.第四天告别客栈,从下雨崩线路走尼龙方向,这个决定显然是正确的,一路下坡.据说上雨崩也有路去尼龙,不过沿途看到多处被泥石流阻断,两条路隔着西崩河(雨崩河?)两两相望,水量巨大.下雨崩去尼龙的入口就是神湖的入口,只不过走的是大路而已,沿途有3个休息区,风景都很不错,有些岔路由于是跟着别人走也没有走错路,如果不确定的话最好等等,山上下山的人还是不少的.不少转神瀑的直接从尼龙上当天返回,看起来蛮艰难的,毕竟我们一路下坡,反方向就是一路上坡,有相当长的路都是很陡的.应该是过两个桥就到了尼龙水渠,走起来还是很舒服的,河水也越来越大,最终汇入黄色的澜沧江.尼龙的路除了一路下坡以外,由于是沿着山谷河谷前进,风景和西当完全不一样,后者是在山里走看不到什么景色. 尼龙路上的休息站 雨崩概况.雨崩这里实际上是通电的,只不过这里的线路很乱高负载容易跳,停电以后这里主要靠自备水力发电设备而不是柴油机,毕竟运柴油困难.倒是很奇怪这里有几台拖拉机不知道是怎么运进来的,如果不是飞机的话真是个奇迹.使用水电,高功率的电器都无法使用.我在这里一直都住在一个青旅,条件不太好,貌似最后一天被咬了几个包,现在还痒着.洗澡基本靠太阳.这里客栈很多,可以考虑根据不同的风景选择住不同的位置,价格来说都比较低,吃的也不贵.联通连不通,不知道电信怎么样,移动基站是太阳能的,阴雨天气信号就很不稳定,要联系最好在太阳出来以后.我的9780没信号,4天才用了20%的电.这个季节温度还可以,和飞来寺差不多.据说最好的季节是中秋到国庆这段时间,天气好,不太冷,颜色丰富,在雨崩不下雨就是节日. 总体来说,如果亚丁的难度是8分的话,雨崩的难度只能给到6分,虽然我爬亚丁的时候背了8-10kg的负载,爬雨崩神湖估计在3kg左右,但是还是觉得雨崩的难度被夸大了.路虽然长,但是走走停停不容易到极限,只要坚持,一定能到,而亚丁就不一定了,海拔也比亚丁整体低了1000m左右. 雨崩总体上比亚丁更原生态,目前算是开发的恰到好处,不算艰苦,同时本色保持的比较好,这里的无论是本地还是外来的,一句’你好”hello’或者’扎西德勒’就可以和所有人建立友善的关系.没有见到凶猛的臧狗,倒是有一只凶猛的猴哥,以及少数把守道路的牦牛.传说中的熊瞎子,据说被赶到深山里去鸟,还是不见面的好,不如怀念.

Posted in personal, photograph, Travel | Tagged , , , , | Leave a comment

眼里

Posted in photograph | Leave a comment

前年的梅花

Posted in photograph | Leave a comment

Posted in photograph | Leave a comment

ghost

Posted in photograph | Leave a comment

怪物

Posted in photograph | Leave a comment

wish

Posted in photograph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