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16

How to setup a personal proxy server inside the GFW

How the cross the fucking wall? VPN might be the best choose in the old time. But things are always changing. VPN provider banned by China gov one by one, or under attack, they are not that stable and available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personal, tech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赤脚医生之 扁挑体

最近扁挑体化感染导致化脓,日子过得异常清苦,这两天终于有好转的趋势.一直觉得自己对身体,尤其是自己的身体颇有掌控,直觉基本比较正确,是否需要用药,何时出现状况,通常都是比较敏感的.但是总有些时候自己无法处理,需要通过医院解决,遂决定把一些问诊的经历记录下来,以备查之. day1, 感觉右侧扁挑体有所不适,仅仅略微不适而已,以经验来说这不是什么问题通常睡一觉就完全没问题, 不予处理 day2, 情况在变坏,以为是感冒或者伤寒导致,决定吃点泰诺试试看.虽然觉得自己没感冒,但是一周前在云南度假,昼夜温差较大,白天温度适宜,晚上通常穿的也比较少,可能是风寒引起的.有点低烧,38+. day3, 不适感大大加重,已经开始分散我的注意力,无法正常上班,抽烟.不能抽烟是个很大的问题,不是烟瘾的问题,而是说明身体无法接受快感,霉运当头.晚上开始已经难以愉快的进食,睡前服用2次阿莫西林,放弃感冒的想法 day4,熬过艰难的一夜.情况没有任何好转,这和常理以及经验严重不符.找了一些头孢克洛缓释胶囊,开始强力驱毒.12小时一片,早上吃了没什么明显作用,中午忍不住翘班回家睡觉,反正也没有注意力上班了.中午+1片,晚上依然无起色,看说明书药量可以加倍,遂+2片.用手电检查了状况,一塌糊涂,让我想起小时候严重的口腔溃疡,只不过位置在喉部,我认为自己得的溃疡,而不是扁挑体发炎,动摇了我继续上头孢的信心 day5, what a F night. 按经验来说,消炎药如果有效,应该能够立即缓解症状,显然这次又增加了不同的经验.经历了不能吃不能睡的两天,我发现自己还是很馋的.加上明显感觉到肾脏的负担,不敢再自己药自己了.为了治好馋虫,加之已经被颠覆的经验,只好乖乖的投医问药去了.诊断认为是化脓性扁挑体发炎,也就是重症扁挑体发炎.这次开回来头孢地尼分散片+搭配销售的中成药,去个中医院总得出点血,西药倒是医保基本包含,中药有自费部分,还好自费部分总共只占1/6,中药部分占了2/5或者是3/5记不清了.一天三次2片.医生说要3-5天才能有效,还叫我拼命喝水排毒.我的内心是崩溃的.头孢地尼分解片貌似欲水即溶,估计含服效果不错(抱怨一下,bing IME太没有生活经验了,什么组合词都打不出来,这大概就是MS和google的差距吧,虽然学习能力还行).中药就不提了,傻大黑粗,入胃即溶,释放出一股奇怪的气味.药名上来说是具有排毒作用,看不见摸不着,闻得到,我还是不评价了. day6, another F night, 咽部的刺激以及无规律的大脑和左手小臂神经放射性刺痛让我这几天过足了隐,任何东西都都可以变得有情节,支离破碎但是就这么在我大脑里开始排练,我昏天黑地的被固定在观众席上味同嚼蜡,看着自己的无意识在爬行.早晨带着重生的心态从床上爬起,一不做二不休,强力止疼,上芬必得.虽然说明书没指出可以对付扁挑体的疼痛,但是神经放射性刺痛应该有效.这是个明智的选择,半个小时候神经性头痛开始慢慢消失,一个多小时以后,喉部的疼痛也基本上减轻到可以轻松应对的程度.剥离痛感仅剩触感,不用直接观察都可以准确的感到扁条体已经被侵蚀得像环形山了,口水流过都有明确的质感.今天阳光真美好,我透过雾霾认清你的本质.一大早7点多做了一大锅饭(难吃的要屎)和一大锅菜(难吃的要屎2),吃的好开心,蛤蛤.下午居然可以去打球,居然打的还算正常,除了感觉瞄来瞄去有点晃,我猜这是植物神经在长时间爬行之后改成直立行走,忽然有点不适应,需要重新校准.傍晚时分,芬必得12小时药力一过,各种症状劈头盖脸而来,爷已经不怕你了.开心的忍痛把上午的屎吃完,下一颗核弹要留到睡前两个小时,我已经看够了无意识流导演的烂片以及各种鬼才知道的哪里翻出来的线索,比大陆导演还差劲.今天检查创口,没有任何改善,可能还略有加重的嫌疑,好凶 day7, a silent night and morning, 芬必得果然是良心药.早起检查伤口,发现开始出现收缩的趋势,止疼药的药效明显已经消失,神经性头痛已经消失,喉部的疼痛变得可以忍受.开始乱吃东西,干家务,还修好了飞机,蛤蛤,爷回来了,可以飞了. day8-x,无需芬必得催眠,过了一个还算可以的夜晚,有强烈的咳嗽但还可以忍受.检视病灶,明显收缩了,敌人应该开始溃败了,胜利已经不可逆转了,撒悠啦啦. 总结: 小时候溃疡比较多,经验上来说,溃疡是通过补充大量的维生素B2B6来治疗的(对我的情况来说)这次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吃了一些B族,不过医生认为是化脓就没有再吃了.头孢地尼和头孢克洛或者阿莫西林应该都有效,不过一天试验下来没有效果我也不敢坚持,另外大剂量的头孢对肾脏的压力地区不小,不知道自己的肾脏在哪里,吃两片很快它(们)就会自己告诉你.芬必得对神经性疼痛好像非常有效,几乎是立竿见影,药效几乎能作用12个小时,工程师风格.医生判断还是非常准确,不过中药药方我不知道有多少作用,还是觉得基本上是浪费医保以及患者的金钱,希望我的理解是正确的,如果是,浪费是可耻的.  

Posted in medical, personal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