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15

读懂俄罗斯革命(转载)

original link 文|王烁 BetterRead 有理有趣有用 《一个民族的悲剧:1891年至1924年的俄国革命》,A People’s Tragedy: The Russian Revolution 1891-1924,作者是英国史学家Orlando Figes,专治俄罗斯史,兼具文才和史才。这本书是他的成名作,获奖无数。1891年发生俄罗斯大饥荒,1924年列宁去世。 20世纪中国发生的事情,俄罗斯都已经发生过。要理解中国,读懂俄罗斯是捷径。本书厚达700页,我边读边记,再创作出近两万字长篇笔记,创下个人读书笔记长度和用力的纪录,此前曾分八篇连载,应要求合为一篇长文,请过瘾。 一、王朝衰世 末代沙皇夫妇 罗曼诺夫王朝没有内阁,也没有相权。末代沙皇尼古拉亲政勤勉,亲自处理大小公务,包括职业学校厨子的聘任事宜,连秘书都不要。他坚信自己与俄罗斯人民有神秘的血肉相连。 末代皇后亚力山德拉是英国维多利亚女王外孙女。维多利亚教其为君之道,在于致力获得臣民拥戴。亚力山德拉回答,您错了。沙皇就是人民。人民必然爱他。独子阿列克塞是血友病患者,纵王室照样求告无门,为神棍拉斯普金打开了冬宫大门。 父皇亚历山大三世壮年早逝,尼古拉接位时惊恐万状:“我不会治国,也没有兴趣治国,我都不知道怎么跟大臣说话!”路易十六接位时也说过类似的话。溥仪接位时太小,说不出这话来。 1850年代的克里米亚战争对俄罗斯相当于鸦片战争对中国;1905年的日俄战争对俄罗斯相当于甲午战争对中国。第一次战败后都搞现代化改革;第二次战败后都搞革命。非常巧合,英国人和日本人都分别给中俄带来了这两场战争。 1870年代,俄罗斯统治阶层出现立宪思潮。改革派大本营在财政部,部长Abaza说,沙皇不能只靠100万军队和官员治理国家。后来1890年代的改革派领袖维特也说,俄罗斯只有改革,走向现代化、法治、自由,才能避免革命。 保守派大本营在内务部,领袖Durnovo认为宪政时机不成熟,要等到经济发展水平够高才能启动政治改革。经济自由化加专制政治是他们开出的药方。 1881年,亚历山大二世遇刺身亡,亚历山大三世接位,相信改良只会催生暴徒,改革派全数下野。 20世纪初问一个乌克兰农民他是谁,他会回答是东正教徒;要问他是俄国人还是乌克兰人,他会说自己是农民,谁当国王都一样。民族主义的兴起,要等到教育普及、市场连接农村与城市以后,才会成为潮流。 由于俄罗斯帝国扩张太快,俄罗斯人占帝国人口比例只占44%,激发了大俄罗斯主义危机感,于是禁止在学校、公文和公共场所使用俄语以外的民族语言。波兰大学生研读波兰文学时,必须使用俄译本。1907年,基辅行政当局发布霍乱通知,不用乌克兰文用俄文,但乌克兰90%人口是农民,不识俄文。 犹太人在俄罗斯多民族结构的底层,不允许拥有土地。沙俄最后年代有数百起迫害犹太人事件,并非出自政府策划,而是民间自发。反犹主义也是权力阶层的时髦,沙皇尼古拉认为犹太人经商,亵渎了俄罗斯国民的纯洁性格。 俄罗斯第一个马克思主义政党是犹太人党。同为犹太人的托洛斯基认为阶级斗争比民族斗争更重要,最终犹太人马克思主义政党沿阶级斗争与民族斗争的路线一分为二。 民粹主义、崇拜农民、回归乡村,一度有很大的政治影响力,激发了一代俄罗斯理想主义年青人自发上山下乡。但如诗如画的俄罗斯乡村社会是幻觉,刚从农奴制下脱身的农村多疑,排外,暴力,读高尔基的《关于俄罗斯农民》就懂了。 俄罗斯农村流传着很多如何打老婆的技术指导:“用斧柄给她来一下,看她还有呼吸没有,要是还有,再来一下。”1860年代废除农奴制,解放了农民人身,但没有把他们织入法织社会的框架。 列宁主义不起源于列宁自己。1869年,Nechaev出版革命对话集:革命者没有情感,没有私务,没有牵挂,没有财产,没有道德,没有名字,一切都服务于惟一的目的:革命。因同志Ivanov拒绝服务命令,Nechaev将其处死。妥斯托耶夫斯基将此事写入小说The Possessed。 俄罗斯民粹主义运动有三个基本主张:要民主要自由;理想化农村和农民;俄罗斯可以村社为样板走出一条独特的现代化道路。有个致命问题:农民不愿革命怎么办?一派认为要通过教育,等待农民产生革命自觉;一派认为要带领农民革命。 1874年夏,数千学生自发下乡,与农民生活在一起,并传播革命思想,农民反应冷淡,多以悲剧和闹剧收场。民粹主义自此日走下风。 1878年,激进革命派刺杀彼得堡总督,被判无罪,此后发生多起刺杀案,高潮是1881年刺杀沙皇亚历山大二世,锁定了革命与反革命的极端化螺旋。 列宁哥哥亚历山大·乌里亚诺夫是土地和自由党激进派成员,计划在亚历山大二世遇刺六周年之际刺杀亚历山大三世,失败,被处死。沙皇最后20年,1.7万人死于革命恐怖活动。革命党经费主要来自抢劫。 列宁的中学校长费多尔·克伦斯基给他的评语是:模范学生,服从权威。他不可能想得到这个模范学生有一天会夺了他儿子的权。他的儿子是克伦斯基,1917年俄罗斯临时政府总理,十月革命的对象。 列宁兄长亚历山大是乌里亚诺夫家这一代的骄傲,1887年,因主谋刺杀亚历山大三世被处极刑。这是列宁转向革命的催化剂。参与了刺杀密谋者还有 Joseph Pilsudski,后来成为波兰统治者,在十月革命后派军队进攻红色苏维埃,并占据乌克兰大部。历史就是这样吊诡。 在读到马克思主义之前,列宁已经读了大量车尔尼雪夫斯基、Tkachev。后来叫作列宁主义的那些东西:严明的革命纪律、雅各宾式独裁倾向、对自由派和民主派的蔑视,来自于俄罗斯革命传统,而不是马克思。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personal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