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站 蒙古

离开新疆在甘肃修整了一个晚上。在酒泉住的如家是整个旅程最的最舒服的一次。到加油站再也不用登记身份了,真幸福。

旅程走到这里的时候,真的不知道到下面应该往哪里去了,我觉得这是疲劳引起的惰性。强迫自己安静下来检视地图,加上网上搜索,摆在面前的两条路,一条通往额济纳旗,一条通往阿拉善右旗,巴丹吉林沙漠。犹豫了痕迹最后还是选择北上,巴丹吉林沙漠必须租车才能进去,经历了喀纳斯的遭遇我对这些景区已经不再有多少兴趣,而通往额旗的公路以及后面的漫长的戈壁公路,无疑对我来说还是新鲜的。

Day 37: 额济纳旗

取道S214金塔方向离开酒泉。金塔县有一个小小的胡杨公园,可以开车进去转转,没什么人环境倒是挺不错。

往前就是航天城的方向了,沿途不少驻军,兵营处有很多恶性的减速带,必须小心通过。离开兵营以后,后面的路程就是在戈壁滩上奔行。这里限速90,“请自觉遵守交通规则”,显然就是没有测速设备的说明,我感觉在中国找不到第二条这样的公路。到达蒙古的S315后,转向额旗方向,两条省道质量都没有什么问题。

通过这条路前往额旗,首先会到达黑城。黑城现在只剩下断壁残垣,城墙厚达10m左右,相对于一个边长大概3-4百米的小城郭有点夸张。绕道后门进入黑城,城门已经被流沙虚掩,还是可以爬进去的。如果古代要进攻,用沙子填平城墙应该不是很难的事情,或许一夜的大风就可以做到。城墙内空空如也,正中间还剩下一个土堆,感觉像是祭坛一样的建筑,不像住人的,而其他的建筑早都尘归尘土归土了。

城墙的两边都慢慢被流沙侵蚀,忽然有种奇怪的感觉涌上心头,有点不寒而栗。人类最终将被时间征服,偏偏人类又选择沙漏作为计时工具,冥冥之中似乎和眼前的景象契合,时间如流沙,摧毁了曾经的文明,到底是时间,还是流沙,我已经分不清楚,像远古的命运。

回到公路前经过怪树林。本来傍晚开始扬沙,谁知道太阳下山后灰黄的天空变得绚丽多彩。怪树林充满了死亡的气息,但是七彩的晚霞似乎又给了这里重生。毫无生机,惨白的胡杨躯干,阴森的天空,只需要一点光,便可惘如隔世。应该是改道的水系导致了这里胡杨的悲剧,人挪活,树也一样。

到达达来呼布已经比较晚了,随便住下。感觉这里民工特别多,我猜这里的景区应该还是在大量扩建,看不出这里除了旅游业还有什么可以开发的。

今日里程400km。

Day 38:巴彦淖尔(临河市)

离开额旗的时候,胡杨只有五分之一开始变黄,大量的红柳也还没有开始变色,还有一部分应该是沙枣吧。到最后应该会变成一个颜色,可先不是现在。离开额旗最近的加油站有200公里,最好在额旗加满,加油站可能会没有油,我碰上一个。

S312开始一段是戈壁,零零散散的草丛可能是骆驼刺,一直到能见到阿拉善盟辖区标识的时候,植被开始变的丰富,绿色开始回归大地,逐渐可以碰到一些羊群和骆驼群。在乌力吉S312开始变得狭窄并且缺乏养护,一开始甚至走错了路。路上坑多,会车也比较困难,还好大车不多。由于时间不早了,跟着一个本地车一路狂飙。

接近日落的时候翻过一座大山好像名叫大坝山,这里地质问题导致公路中断正在维修,还好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便道不太好走,但是山里风光不错,从地图上看这里应该是阴山脚下了。下山的时候天色已经变暗,再次出现先晚霞,可惜翻山花的时间太多,没有时间逗留。

山下开始可以看到大片的草原,草高半米。我感觉这里是个非常好的露营地,风吹草低见牛羊大概说的就是这片草原呢。杭锦后旗正在修路,整个县城都乌烟瘴气的。路上可能撞了一只鸟,夜间行车在大灯照射下,鸟基本都会变傻,不能指望像白天一样会躲避,必须减速让行。这次鸟在车窗上弹了一下,不知道生死。小时候晚上有人打鸟都是用手电一照,鸟就不会逃了,果然如此。临河市除了像蜈蚣一样的蒙文随处可见,其他看不出与众不同的地方,到处都是灯红酒绿。

今日里程700km。出门已经将近40天了,除了喀纳斯几天没动车,几乎天天从早开到晚,虽然精神上没有感觉,但是身体早已开透支了。

Day 39:呼和浩特

去了趟乌梁素海,感觉上和博斯腾湖差不多,早上去也看不到什么,水鸟不少。整个景区,以及后来在蒙古的旅充,发现东北口音超过任何一种口音,感觉蒙古是东北人的天下,蒙古人要么就是看不出来,要么就是势微了,还是他们本来也是东北口音。结合昨天从额旗到临河一路上你能看到的基本都是哈尔滨饺子馆 ,我还是相信大批的东北人入侵了蒙古。

巴彦淖尔地区用的都是乙醇汽油,为了不加油,尽力省油。在离包头还有17公里的时候,看起来油箱实在是支持不住了,这箱油整整跑了890公里。加了50上了高速才加满。这里国道很难跑,到处都是摄像头,收费也比较贵,还是高速安全点,至少不用担心超速。

选择住宿呼和浩特是一个错误,当然包头也不是什么好地方,污浊的空气是的高楼林立的城市沉浸在一种末世的气氛中,我都有点分不清楚这里是乌市还是呼市,反正都差不多,有点怀念酒泉的安逸。

今日里程460km

Day 40:锡林浩特

选择走锡林浩特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就是离边界比较近,或许还有锡林郭勒大草原?其实我并没有什么概念,只是寻找一条看起来比较有意思的公路而已。

选择S101,这条路一直陪伴我差不多900公里。离开呼市开始翻山,路况稍差,这里是个自驾游景区,流动测速的牌子很吓人,减速带也是非常不友好。到达四王子旗后,开始正式进入草原地貌,农场有大片的耕地已经收割完成,和照片里看到的美国大农场的情形差不多,被剃的整整齐齐的麦田随着山丘起伏到远方。

大草原有点非洲的味道,越接近目的地,草色越黄,黑色的油路如劈波斩浪般画出分明的切割线。要看草原必须来锡林郭勒,和青海西藏的高原草场比,这里地势平缓起伏,绵绵不绝,如大海的波浪,是的,草原也是海,平静而暗藏力量的海。

傍晚时分已经接近锡林郭勒,在路边等候夕阳,落日如约穿出厚厚的云层翩翩而至,坠入草原不高的波涛中。

S101后段基本没有什么测速,路况非常好但容易疲劳。只是在接近苏尼特右旗的时候,原来的省道被部队切断,需要绕道而行,地图上都没有标识,只有我一辆车。碰到一个牧羊人打听道路,牧民非常的热情,或许在广袤的草原上难免寂寞。

今天是个近乎完美的旅程,一扫昨天的郁闷。锡林浩特是一个相对朴实的城市,城市看起来简单平整,比较喜欢这里。晚上吃了黄焖鸡米饭,味道很好,是山东连锁店,以至于后来的旅程中碰到就吃,可惜的是一次比一次口味差,最后一次在青岛吃的,尤其难吃。在旅馆边上买了些烤牛肉和奶酪,当地特色,也比较满意。

今日里程670km。明天好好休息,不赶路了,相信还会有大片的草原在路上。公路旅行的一个大问题就是汽车的速度压缩了时间和空间,当你发现一道风景,只需要一瞬间就消失在身后,只能回味感慨,无法言传。

Day 41:东乌珠穆沁旗+100km

继续沿着101省道前进,也继续这草原的故事。一路上依旧是迎面而来的超宽的运草车,为牲口准备冬天的粮食,而牛马们似乎已经厌倦了终日的咀嚼,此刻躺在金黄色的长草中享受着金色的阳光,悠然自得,感受这最后的秋色,只有羊群依然不知疲倦的吃吃吃吃。

阿尔善宝格拉有一个小小的油田长在草原里,看起里有点怪异。

在东乌旗吃了晚饭,这些沿途的小县城基本上没有什么内容,更像是聚居点。离开东乌旗后没有多远,就到了和S101说再见的时候了,900公里的草原,我的千里马就是我的福克斯。

进入S303奔满都而去,从一开始路况就很差。这两天来经过那么多草原,一直想在草原里露营一次,今天刚好在半路上前后无村,于是天黑前找了个开放的山谷钻了进去。所谓开放的意思是,这里的草场几乎都被牧民分割,用铁丝网建立边界,贸然进入肯定不好。现在牧区正在收割牧草,打成方块或者圆滚,准备过冬或者出售。

不管怎么说,条件比在沙漠好多了,没有蚊子,没有尘土,居然也没有虫鸣,偶尔会惊起一只小鸟。天气不好,乌云浓厚,这是入蒙以来第一次没有晚霞的陪伴,我已经习惯了蒙古的晚霞。为什么在新疆西藏就看不到这样的晚霞呢?可惜也看不到星星了,入夜开始下雨,在雨点噼啪作响中渐渐入眠,希望不会把我冲走。

今日里程370km

Day 42:阿尔山市

经验通常也会导致错误。蒙古的省道一贯良好,可是我实在没有想到S303会是我整个旅程最艰难的一条公路,尤其是蒙古的其他公路开起来那么安逸。尽管风光不错,但是300多公里的烂路实在是太折磨意志。

昨晚的露营选择看起来也十分正确,虽然不是草原最好的地段,但是往后的路上还真的不容易找到合适的草地,按照后面的路况来说,如果赶夜路的话,出任何状况都是可能的,即便是在白天,也只能2/30的龟速前进。

S3蒙古马似乎都还是比较高大的,传说中的矮小有力貌似不符。到达宝格拉森林公园就和草原说再见了,迎面而来的忽然换成了金黄的树叶以及黑白斑驳的树干,提醒你已经进入大兴安岭了。漫天的金色让人震撼,可惜天色已晚,只能期待阿尔山的景色,希望现在是合适的季节。

也接近目的地路况就越差,最后实在是无可避免的严重托底。终于走到了S303的尽头了,逃出生天。S203是全新的柏油路面和高速标准无二。阿尔山市完全是个宾馆城市,一条主要的干道灯火通明,除了宾馆就是饭店,没有别的。这个季节住宿倒是不贵。

今日里程300。

Day 43:阿尔山市

今天修整一天,昨天实在太过疲劳。修理护板,我在叶城都没有被人宰,来到阿尔山被小宰一刀,而且水平太差,愚蠢的选择。

无事可做,开车游荡,去了一趟白狼,大兴安岭的一个小村庄。尽管这里山高林密,但是白桦林感觉树龄都不大,应该基本都是人工林,从白狼可以绕回阿尔山,可以看到日本人修的铁路,现在还在使用。

晚上上网查了才知道S303是所谓的“摄影小油路”,路况公认的差劲。我想不知道如果知道路这么烂,还会不会走选择303了,又是一次只看地图走路的后果。

今日里程140km

Day 44:阿尔山

早上天气不好,但是还是早早前往阿尔山公园。这里实际上是个地质公园,主要是火山遗迹,加上湿地。几个景点主要是石塘林值得看看,火山岩浆经过湿冷却后形成的地貌。山中水系颇为发达,这里也是哈拉哈和源头,如果不收门票倒是不错的去处。其他什么天池,杜鹃海什么的乱七八糟的都是凑数的。阿尔山景点适合自己开车进入,路边有些地方比景点更值得停留,当然最理想的方式是自行车了。景区交通分主线和支线,要不断的换乘,等车,有一点很好就是入口和出口不是同一个地方,基本不走回头路,即便如此依然不方便。

傍晚带着失望傻傻下山,西边的天空突然放晴,蒙古再次用它独有的方式补偿了阿尔山的遗憾。幸亏下山的时候发现胎压不足,补气,要不真就错过了阿尔山最后一道风景。建议路过阿尔山的朋友,进山路上花10块办个防火证就可以了,到景区大门前的哈拉哈河就可以回头了,没必要进公园。

晚上住山脚下伊尔施,比阿尔山方便得多,也多些人气。

今日里程100。

Day 45:满洲里

早起温度已经降到1度了,秋意正浓。

离开伊尔施,就是玫瑰峰景区,从公路上看山势相当秀气,心里还在犹豫要不要停下来的时候,已经远去了。出了收费区,暂时告别了了大兴安岭,开始进入了呼伦贝尔草原。

呼伦草原很平,因此也比较平淡,缺乏变化,还是觉得锡林的草原更有味道。一直到新巴尔虎左旗,都是新修的省道,不过一路都是逆行,老的省道已经废弃,看起来以后可能会修成高速。出了左旗,就是老的省道,路还可以,旁边是正在施工的新路,正在分段推路基。快到右旗时候有条路去贝尔湖,75km,油不多了,就没去。

出了右旗,正在踌躇着如何才能到呼伦湖,发现有条路去呼伦湖,6km,这里就是黄金海岸景区。呼伦湖并不干净,像一般的海水有点浑浊,看起来也像大海,根本看不到边。不过天气好没办法,太阳够斜就更没办法了,海水看起来蓝色一塌糊涂,海鸟很多,老鼠很多,人很少。这里看来露营不错,不过现在已经冷了,而且估计有大雾,还是算了吧。

终于满足我到呼伦贝尔的愿望,明天可以安心的往莫尔道嘎去了,不用纠结没机会看呼伦湖的问题了。对蒙古的地名已经开始熟悉起来,不像刚到蒙古的时候,长长的一串名字念的磕磕绊绊,现在也开始像当地人一样开始简称了,额旗,东乌旗,西乌旗,新左旗,新右旗,满都,可是就要离开这片土地了。

到满洲里已经华灯绽放了,这是一个金黄色不夜城,我直接去了扎区。明天从这里出发。居然已经开始供暖了。

今日里程490km。

Day 46:莫尔道嘎

本来过了满洲里以后应该怎么走完全没有概念,无意中搜索到莫尔道嘎这个名字。多少年前我总是幻想着有那么一条路,可以穿行在大兴安岭林海之中,道路被林海的树冠覆盖,阳光斑驳的洒落,莫尔道嘎是一个接近这种景象的地方。

海满公路一出收费站就是一大片湿地相当可观。水面雾气升腾,各种水鸟一路看来最密集的,不过看野鸭的飞行姿态,真难想象它们也是候鸟。

不远转入x094前往黑山头,这里的草原多少有点山势,风景一般,路况不错。在黑山头碰到哦啊一个越野车队,打听路去室韦路况。越野车需要4.5小时,建议我不走。不过我感觉那个司机在吹牛,越野车对轿车总是透露着一种高高在上优越感。不过我还是不打算让我的车子冒险了,走额尔古纳s201前往室韦。s201路况一般,新路在修,影响老路,多处便道,中国最北部的公路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有非常多大暗坑和起伏,和多年冻土地带有关。

快到室韦转入莫尔道嘎的拉莫线,算是再次进入大兴安岭,这里应该是大兴安岭的腹地了。树也是海。走进路边树林里,地上堆积的树叶的厚度说明这片树林的年份。

水洼如同镜子,完美抛光。

这里的树林看起来都一样,景区就不打算进去了。这个地方一个人吃饭都很困难,居然都直接拒绝我就餐,做不出一个人份,好奇葩。晚上住千登宾馆,条件很不错,自己供暖,老板娘人很好。一帮广东老板琢磨着要吃熊掌,万里迢迢,就他妈知道吃,说明这里盗猎行为依然存在。向宾馆的车司机打听路,大略知道了从莫尔道嘎-金河-满归-漠河的线路。满归是蒙古和黑龙江的分界点,目前满归到漠河因为修路还在封路,需要贿赂守路人,要么就要从森林里走便道绕道。明天还是打算走满归漠河一线,希望可以顺利通过。

今天是个重要的纪念日。到达莫尔道嘎,这次旅行的里程刚好到了2万公里。

今日里程460。

Day 47:漠河

莫尔道嘎只有一个兴安加油站,没有别的选择。不过这个加油站也算是连锁的加油站,在东北部普遍都有,后来在漠河甚至第一次碰到加油机还是按照公斤计量的,这得老到什么程度。

今天的旅行应该是大兴安岭最深入的一天了。金莫公路的入口在莫尔道嘎村口,省道边上的沙石路,没法具体描述,不过打听一下并不困难。虽然是简易公路,但是路面平整,真正的穿行于林海之中。

路面容易侧滑,需要控制速度。到达金河县以进入县道,基本都是柏油路面,有些起伏暗坑。大兴安岭的水系之多超乎想象,牛耳河,阿龙山一直到满归,都贯穿着可能是多条河流,有静有动,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美的震撼。相形之下,喀纳斯只是浮云罢了。

到了满归以后果然还在封路,守路人可能是受贿被告了,不敢明目张胆的索贿,其实我也真的不知道怎么塞钱。决定还是返回十几公里,走森林便道前往漠河。便道完全是林间小路了,60公里左右的烂路,颇为担心会爆胎,反正还是乱七八糟就开过去了,有惊无险。林中碰到一只大号山鸡,其他鸟类似乎也不多。

入夜气温降到0度以下,摸黑赶到漠河。漠河这这里的温度一样,冷冷清清。据说当年大兴安岭火灾过后,这里烧的只剩下一根烟囱了。现在的城市都是那以后重新建立的。

在漠河修整一天,越来越发疲劳,休息的频率也在增加。

蒙古之旅算是结束了,横穿了整个蒙古,经过了戈壁,草原,以及大兴安岭和呼伦贝尔。大兴安岭的美丽和自由让我依然难忘,只是这里的秋天太过短暂,很快就要进入白雪覆盖的冬季,一切都将开始休眠,等待春天。蒙古留给我最深的印象不是这些,而是每天夕阳落下的余辉,晚霞之域。艰苦的s303,草原公路s101我觉得是蒙古的精华所在,大兴安岭的河流让人印象深刻,以至于后来我才注意到这里的地名很多都是带着“河”字。漠河,塔河,黑河,根河,金河等等,小的村名就更不胜枚举了,水系才是这里的精华所在。大兴安岭林区的公路地形地质复杂,山丘起伏,加之设计上有问题,危险系数比较高,比起西藏,新疆等地的盘山公路来说更加困难。

我的感觉是蒙古的经济似乎被东北人控制,就好象新疆,西藏的经济民生为汉人所控制一样,到处都是东北人在蒙古的生意,反而不太看到蒙古人的影子,或许是我没有留意吧。锡林郭勒是草原之都,而莫尔道嘎则是森林之都。

从西藏新疆一路到此,需要调整两个重要的感觉。首先是时差,西藏往往到晚上10点太阳才刚刚下山,而在漠河,下午5点就基本天黑或者接近天黑,可以用来赶路的窗口大大缩短,不想在西藏新疆可以跑十几个小时,另外这里的太阳永远的出现在南方,难以辨别方向,很不习惯,这种情况过了哈尔滨感觉才慢慢消失。另一个需要调整的是人口密度。一路上通过大量的无人区,除了偶尔碰到的车辆几乎没有人烟,随着旅程延续到蒙古的东北部,人口密度以及城市的密度大大增加,在路上的感觉完全不同,从荒野中重回人间,让我感觉需要重新适应。

公路不再寂寞,旅程也即将结束。

图文版:http://1drv.ms/1AvnV9z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personal, Travel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