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站 新疆环线

对新疆的准备,更多是从文字开始。几个月前就找了一些关于新疆的的文字记载,开始尝试熟悉这片陌生的异域,可惜看得很慢,人都到了这里还是没有看完,而看过的却都忘记了。

这张地图无疑让我对这片新的疆土充满了期待,古老的而似曾相识的名字,等待我去一一拜访。

关于西域的历史,就是一部东西文化冲突的战争,黑暗,混乱,充满离奇,各种文化以各种方式争夺生存的土壤,西汉前半段历史西域占有重要的篇幅,也是在那个时期奠定了中土和西域的关系。另外要推荐一本“罗布泊探秘”,这本书对新疆的描述有助于理解这里的地理,气象和环境,更重要的是文字中充满了对未知领域的探索精神和严谨的态度,以及信心和勇气。

其实什么都不准备也无妨,带上地图,公路已经为你勾勒出一个轮廓,就看你怎么把它画成圆圈。还在阿里的时候,踌躇新疆旅行,抱着新疆全图看了一会,一条大环线就浮出纸面,就这样吧。

Day 18:喀什噶尔

天亮以后的叶城依然是一片灰蒙蒙,看起来昨晚上似乎下了几滴雨,车子的花纹纵横交错。

到了叶城温度回到应有的水平,昨天在5000米的高原穿的跟熊一样,今天可以脱的跟猴似的。

叶城本地民族还不甚了解,我觉得从体貌特征来说,是全部旅程中最欧化或者说最接近西亚种族,走在这里,感觉这里真的不是自己的国。小伙大部分都相当的帅,部分中老年看起来也蛮有气质,有一部分年轻女孩真的是非常漂亮,面廓起伏凸凹有致,眼窝深邃。不过叶城总体感觉是一个来了就像逃离的城市,虽然这里应该算是整条新藏线最大的行政中心,也是最繁华的地方。或许是我还没有适应这里的氛围,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我厌恶这里的氛围。离开之前,找了个修车店,第三次整理护板,昨天在库地托底严重,修车师傅是本地民族人士,小伙,友善,交流比较困难,感觉稍微缓解。

空气里依然是浓密的浮沉,能见度不好,取道G315奔喀什噶尔。这里的G315路况有点复杂,好像和G3012部分重叠,标识也不是很清楚,说不清楚走在那条路上,应该是过了莎车县好像有分道了,路况不是很好,现在已经记不清楚了。莎车县前不久才出过大事件,选择绕行。前方是英吉沙,著名的小刀。不过我理解应该是公益刀吧,没什么兴趣,直奔喀什噶尔。

接近喀什噶尔,检查比较严,加上车多,排起长龙。市区看起来和内地的城市没什么不同,主要道路上堵车的情况颇为严重,但不管怎么说,这里可以好好休息一下。相比于叶城,这里感觉舒服很多,住的宾馆对面一排小店,基本都是维吾尔人的特色餐厅,一路上我吃面基本都是吃面片子,在这里吃了新疆拌面,真心的好吃,可以餐厅的服务员不知道语言问题还是不愿意接待汉族食客,尽管我反复表达对食物的褒奖,依然是没有表情,有点小郁闷。这里的西瓜果然是便宜,一公斤好像是6毛,而且是汉人开的水果档,后来的经验看起来汉人开的水果档普遍都是比较贵。新疆的西瓜也不是每一个都好吃,还是需要懂得挑选。我喜欢吃的也就是西瓜和葡萄,哈密瓜,老实说,在新疆一直都没有买到特别期待的葡萄,但是真的便宜,随便吃到饱。

喀什是修整的好地方,南来北往,各色人等聚集,可能是贸易地位所处的地位反而促使宗教文化融合,减少冲突,毕竟追求更多的经济利益,更好的生活,相比于对立,割裂以及贫穷,显然前者是更好的选择,我可以想象可能自古以来这里就是这样生生不息和繁荣富足。当然这都是我的猜想,事前应该多做功课的。整个南疆地区普遍封闭和割据,农业牧业都难有作为,

今日里程250km

Day 19:阿克苏

新疆这里早晨一般的店铺普遍都是在10点左右才开始营业,很不习惯。起来以后随便逛逛,才发现宾馆对面就是喀什老城,位置还不错。老城里除了各种吃喝,有很多手工艺者,白铁器和铜器为主,看起来应该是很传统的手艺,不过从业者很多还是年轻小伙,这些工艺应该会一直延续下去。老城的街道充满了烤肉香味和噼噼啪啪的敲击声。老城看起来应该还是重新修整过的,并不是原貌。走出老城不知不觉发现一个清真寺,原来是艾提尕尔清真寺,对这里实在是没有做过什么功课,也不知道能不能进,还是选择少一事吧,我也没有什么兴趣。清真寺旁边有一个英吉沙小刀专卖,进去转了一圈,一把小刀都看不到,改卖传统金属器皿,茶具之类的,我表示可以理解。

中午随便找了个维族快餐店,印象深刻:1,手抓饭很好吃,后来有吃过很几次,都不如这家好;2,主人很热情,在整个新疆,这是碰到唯一一个主人在门口欢迎客人用餐的餐厅,相比于头两天的遭遇,很是受用。

宾馆边是个公安局,在宾馆的停车场人行道,几个武装警察(非武警),包含汉人和维人,端枪审查每个路过的行人,只要路过的是维人,我观察几乎都要求出示身份证,有部分情况更严重,枪强迫逼入停车场,几条枪指着,一个上去刷身份证以及盘问,不知道警察根据什么理由能够怀疑任何一个路人,我想只能通过面相,我反复出入停车场无人问津。这是在整个喀什噶尔甚至是整个新疆,我碰到最让人难堪的情景,我不知道被检查的维人会用什么眼神看汉人。在新疆和西藏,尤其是南疆,你会深切体会到汉人的优越感,但是如果冷静一下,这种表面的超国民待遇,背后隐藏深重的危机,随时都可能爆发,针对平民的无差别攻击,可能就是一个不愿意承认的后果之一,而其最终结果,无疑将强化民族矛盾,升级相互攻击的力度。在当下的中国,我实在看不到和解的希望。

可能是已经习惯了在路上奔波,并没有在喀什噶尔做更多的停留。中午离开喀什噶尔,奔阿克苏。先走G314国道,转S306,国道没什么看头,省道比较清净,路上车辆稀少,路况良好,偶尔几处便道也不想西藏那样,都很平整。一路上海拔起伏还是比较大,中间经过的几个县城虽然都不大,但是显得干净整洁而平静,感觉很舒适。有一段路沿江行驶,地图上看应该是托什干河,水流看起来颇为浩大,但中间被水电站切断,水电站的下游河水基本枯竭。路上经过一个检查站,作为汉人在检查中让我进入帐篷内避雨,而几个少数民族的司机就只能在冷雨中排队。这边下雨后还是有点冷,帐篷内需要生火煮水取暖。

接近阿克苏的时候大堵车,原因还是警察设卡,查的让人非常恼火,进入阿克苏天已经完全黑了。阿克苏和喀什感觉上是完全不同的城市,高楼林立但是戒备森严,街头武装巡逻随处可见,装甲车在路灯下颇为高冷,再次陷入负面情绪,无法排解。

新疆的另外一个特点就是机场多,几乎每个城市都有机场。另外有一点很奇怪,在西藏,很多藏人都带口罩,尽管空气质量良好,相反的在新疆,尤其是南疆,风沙如此肆虐,反而看不到多少带口罩的情况。

今日里程 550km

Day 20:库车

出来已经20天了,路上没有经过一天的修整,现在已经是疲态尽显。现在想想也是,为什么要这么赶路呢?现在多的就是时间,以后或许再也不会回到这里了。可是我现在已经不记得当时的心态了。不过阿克苏肯定不是一个适合停留的地方,只盼早早启程。对了,我甚至忘记了阿克苏苹果了,我唯一喜欢的苹果。

匆忙离开阿克苏,不过出城的路上看见有个胡杨公园,一直都很喜欢胡杨,就顺路去了一趟。结果就是一颗胡杨都没有发现,一个破败的公园。

今天依然没有走国道,沿着S307,经拜城到达库车,路况基本不错,不过没有什么风景。快到库车的时候并入G217,一个方向是去库车,另一个方向就是传说中的独库公路了,明天将回到这里翻越天山。进城之前有一片面积不算大但是看起来蛮有气势的雅丹地貌,其他一路就乏善可陈了。

库车大饭店可能都是我住过最豪华的酒店了,你没法想象在这样一个缺水的,荒芜的土地上,居然有温室热带雨林,有游泳池,三观尽毁,这里的领导看起来不简单。晚上逛了一下这里的集市,主要是维族,兴隆但是也比较单调,主要是吃的,感觉不是很友善,但也谈不上明显敌意。交流困难说明这里做的生意的对象还是维族自己,也说明这里汉语很不流行。汉人开的饭店都在集市外的主干道上,乱乱的和普通的小县城没有什么区别,除了库车大饭店,其他地方显得比较凋零。

今天感觉特别疲惫,里程200km。到目前为止,新疆的旅行让人失望,一方面是天气恶劣,风光平淡,另一方面是气氛让人压抑。

Day 21:唐布拉

离开库车,北上沿G217行走独库公路。天气慢慢转好,应该是接近天山的缘故吧。在天山大峡谷略作停留,继续驶入天山山脉。开始爬坡比较多,也比较陡,进入山系之中公路开始变得平缓和开阔,开始出现大片的牧场,应该到了巴音布鲁克草原,零星的固定或者移动的小房子,看起来像典型的蒙古式的游牧生活。沿途的大小龙池,天鹅湖看起来都一般般,草原鹰倒是不少。我一路都很奇怪老鹰满天飞却不攻击乌鸦,也看不到觅食,好像很悠闲的样子。

很快就到了G217/G218的接点,本来打算就此前往那拉提看看,后来觉得草原没什么可看的,继续前进,到达乔尔玛,转到S315前往伊宁市。乔尔玛有养鹰人,看起来可以买鹰。就此离开独库公路。独库公路整体来说没有预期的壮观,路况良好,仅仅在翻越达坂的时候由于地质关系路面起伏很厉害,弯道虽多,但是修的还可以,基本上3/4档轻松跑完。

到达唐布拉森林公园天色已晚,住哈萨克人的民居。真不太住的惯,膻气太重。这个森林公园看起来是开放的,也没有什么边界。不少欧式小别墅,好象是电力还是石油的度假村,记不清了。白天气温高,到了晚上感觉寒冷,温差巨大。宁静的草原。

今日里程530km。

Day 22:霍城

一路无话,前往伊宁市。气温相当高,途径伊犁河,流向向西,这里应该算是上游吧。水面不宽,但是水流量看起来不小。天山的确是吧新疆划分成两个世界,一边是不毛之地,一边是山清水秀,水草丰美。

离开S315并入G218,一路摄像头太多了,区间测试,只告诉你到下一个测速点的时间间隔,却不告诉你里程有多少,限速是多少,车子开的真正的郁闷,加上天热,路上车水马龙拥挤不堪,心情坏到极点。到达伊宁时间还早,考虑到明天行程可能比较紧,决定穿城而过,前往霍城住宿。

今日里程280km

Day 23:赛里木湖

新疆的高速很有意思,经常都不是封闭的,不时有路口可以任意上下,收费模式和国道差不多,碰到收费站就收,能绕过去就躲过。本来想沿着国道走不想上高速,不想G312国道实际上和G30连霍高速已经并轨,好像不上高速就无路可走。

高速上羊群不断,还好车少,相信霍尔果斯口岸并不繁忙。这段公路边上看起来还是比较荒芜,气候看起来比较干燥,植被破花严重,沙化迹象明显。果子沟大桥气势不俗,线路变化复杂,可惜不敢停车拍照。再不远就到了赛里木湖。

也算是新疆高速的特点吧,G30东向西方向可以在湖边随时停靠,观赏赛里木湖风光,这点在内地高速无法想象,车辆汇入非常危险。高速通常都是双向封闭,各行其道,在这里却经常开放隔断,提供掉头便利,有点莫名其妙,有些路段好一些,有掉头的匝道可以使用,这种情况在新疆全境如此。

在赛里木湖下高速,转入景区。景区游客稀少,到中午时分才来了几辆旅游巴士,很快就离开了。环湖有公路,东边的公路其实是省道,不时有大货车或者当地的车辆借到而过,应该不用收门票,外地的车就不行了。湖西边的公路也有小路通往偏僻的山里,这里没有什么干扰,感觉挺适合露营,于是决定不赶往克拉玛依,就在湖边呆上一天好了。

有不少天鹅。

下午的时候明显适合观景。

在这里等天黑可不容易,晚上九点太阳才下山。

晚上有当人来套马,自称这些马是他们的,从果子沟逃到这个水草丰盛的牧区,也不知道真假。他们养马主要的作用还是以肉用为主,和养牛差不多,不过在新疆倒是没有见到马肉食品。

选了一处湖湾把车开离路面,躲在草丘之后,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担心晚上有管理人员来检查,实际上是多虑了。第一次使用这个帐篷,一切都还顺利,生火煮面也都利利索索。白天火热,夜里温度只有5度,帐篷睡袋勉强支撑得住,在野外露营,必须带一个杀虫喷雾什么的,否则蚊虫难以应付。四周一片幽暗,天气虽然非常晴朗,但是星光并不那么璀璨。半夜时分不远处的一个草坡上面又来了一辆SUV,也是露营。

今日里程190km。

Day 24:克拉玛依

草地上露营睡觉不是很舒服,不过这里的湖光山色还是多少弥补了身体上的不适,第二天早上起来风景依然美好。

环湖一周后返回高速,前往克拉玛依。到达奎屯以后,也就是独山子,独库公路的另外一头,开始向北转G217。这段公路部分已经准高速化,为了不上高速走的很困难,导航也有点搞不清楚路径,最后还是回到高速上。高速很乱,在没有标识的情况下突然开始修路,没有爆胎真是幸运。这里的高速和国道收费我感觉都差不多,国道基本上按照20元/100km收取,相对于其他地方贵不少,高速可能贵一些,新疆的省道基本上不收钱。

接近克拉玛依的标志,就是采油机,漫山遍野的采油机,应该说是遍布于沙漠之中的采油机。这里明显的区别就是工业化的迹象,和新疆其他地方反差很大。克拉玛依的温度奇高,到了晚上好一些。和内陆的大城市没有什么区别,市区中心城区看起来很干净。作为一个油田造就的城市,这里几乎大部分都是汉人也就没有什么奇怪了,相应的商店的牌匾上几乎都没有维语表示,这点在新疆的土地上应该算是少见的。

昨天没有办法好好休息,今天大吃一顿早早休息。今日里程500km。

Day 25:贾登峪

出发前往喀纳斯。新疆魔鬼城距离克拉玛依只有90公里,早知道昨天就趁着傍晚时分先过来转转。早晨天气不好,魔鬼城基本上还是在油田之间,看起来景区大门还在修建之中,有点乱,感觉不舒服,不打算进去了。在敦煌看过雅丹地貌,至少那边整体环境看着舒服很多。

貌似离开塔城地区后,气温就明显下降,大风肆虐,不扶稳方向车子立即被吹偏。这里开始逐渐能看到成群的风力发电站,不过总体来说,大概只有一半左右的风机在工作,不知道是缺乏维护的原因还是限制发电,在我看来风力发电的成本太高了,尤其是在偏远的地区。这段路属于戈壁公路,有很多区间测速,基本都是国道,高速还没有跟上。

从布尔津开始,风景换了一种风格,风平浪静,河流,草原以及树木基本覆盖了土地,山路弯弯,怪石突起。贾登峪是喀纳斯的大门。喀纳斯主要包含禾木,喀纳斯湖,以及白巴哈三处主要的景点。贾登峪到处都是宾馆,很多都是仿欧式建筑,看起来有些高不可攀的样子,价格倒也不算很贵,也有很多蒙古包性质的住宿。总体来说,这里可以找到很便宜的住宿,现在应该不是旺季,80一天的标间前后住了3天。

来喀纳斯之前其实并不清楚这里的旅游线路,临时查询了一下,决定明天前往禾木,步行,然后再游历喀纳斯湖。

今日里程 530km。

Day 26:禾木

从贾登峪到禾木大概有40公里不到的距离,起点就是在贾登峪入口右手边一个大下坡开始,也就是蒙古包群那个地方,头天晚上打听道路,宾馆的人好像都说不清楚,只好跟着感觉走,边走边打听,起点处还是有一些人家的。

这个季节走禾木线路看起来不算是个好的选择,天气冷热不定,出发还是比较冷,走走就开始出汗,路程不能说很长,但是道路的确不好,路面很多都是碎石,尤其在下坡的时候走起来很不舒服。而且这个季节树林基本上还都是绿色的,么有传说中喀纳斯五颜六色的风景,未免单调。路上一定要多点点水和食物,全程花了我将近12个小时(出来整整一个月了,天天开车,肌肉都消耗差不多了),非常疲惫,水带的不多,沿途只有前一部分有山泉可以补充,到后面真是口干舌燥。一路上大概也就十几人在徒步,还有一些骑马的。主要是路难走,脚底几乎要起泡,火辣辣的难受,准备好一双合适的登山鞋和袜子非常重要。

沿途的山颇为陡峭,通常来说,朝南的坡面基本都是草地,没有什么树荫遮蔽,想找个乘凉的地方都困难,而北坡基本上都是树木为主,松树,云杉以及白桦树,但是北坡有很多出明显的泥石流的痕迹,而南坡没有。

远远能看到禾木村的时候已经接近黄昏了,脚掌已经难以着地,不管怎么说,既然决定了徒步就一定要走到目的地。晚上住在当地人家,一生的泥水无法洗澡,很不舒服,这里吃住倒不算很贵。

今日里程 0

Day 27:贾登峪

一大早勉强爬起来,脚掌依然没有恢复,但是为了能看看禾木村的早晨,还是爬到了村头的点将台。其实什么都没有,只是蜿蜒流过村子的那条河,给画面带来一些动感。不过我倒不觉得有很多不满,我只是想徒步走完这条路,目标已经达成,其他的都不是特别重要了。

中午时分搭车回到贾登峪。禾木村由于在修公路,已经快通车了。沿途算是第一次看到这种盘山公路的修路线程,工人正在修整临山一面的防滑坡,非常之辛苦,基本都要靠人工一点点完成,可以想象铺设公路的工程量。目前进村除了村民外,无法通车,几乎只能骑马或者徒步走昨天的山路,据说也是正因为如此,去白巴哈的门票贵的吓人。回到贾登峪,决定还是在这里修整半天吧,把所有能洗的衣服都好好清洗一遍,然后把自己也好好清洗一遍。

今日里程 0

Day 28:喀纳斯湖

要说喀纳斯给我什么影响最深,就是一个字,贵,230的门票+180的内部景点票,其实也就是半天的时间就可以完成。如果不买船票和观鱼台的票,只能坐大巴在盘山公路来回一趟,湖边走走,什么都看不到,但实际上多花180买来的可能是更多的失望。

喀纳斯湖面平整,坐船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景观,无非就是告诉你这里有水怪云云,至少这个季节简直是一无是处,不过满船的游客倒是很兴奋,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都在假装高潮。然后就是观鱼台,改坐中巴爬山,下车后是1000级台阶,来都来了,只好沿山脊而上,气喘如牛。山脊左边是草地,右边就是湖面,今天天气不太好,尤其爬山的时候没有阳光,所以湖面看起来有点死气沉沉。

白巴哈的门票好像是200+,据说是由于禾木无法通车,导致白巴哈的价格飙升。有了这两天的经验,直接无视,即便免费我可能也选择放弃。总体来说喀纳斯太让人失望了。如果要我评选中国最差的景点,这里大概排名第二,排名第一的是庐山,哈哈哈。

还好明天就离开了,可以重新回到公路上,想想心情好了不少。

今日里程 0.

Day 29:乌鲁木齐

离开贾登峪的时候,天上正下着小雨。一场秋雨一场寒,仿佛返回布尔津的路上,山路的景象在短短的3天时间里开始变化,颜色开始变得丰富起来,尤其是黄色明显增加,如果在阳光下,那应该是一种亮黄色,秋天到了。如果再晚10天,喀纳斯或许是另外一番景象,或许不会让我失望,至少存在这种可能性。

回到布尔津已经接近中午,在镇上简单午餐。期间几个貌似便衣也来吃饭,腰上露出枪柄,十分愚蠢的细节。

离开布尔津沿着G217向东行驶,这条公路从和田开始一直延续到阿勒泰,几乎纵贯穿新疆南北,穿越塔克拉玛干沙漠,包含了著名的独库公路翻越天山,又继续沿着准噶尔盆地和古尔班通古特沙漠西面,一路到此,在即将到达阿勒泰市,和G216并线。我也就在并线的地方转入了G216,踏上另外一条方向,再次贯穿新疆南北。

阿尔泰山号称金山,大量的矿产,沿途经过可可托海,据说是和喀纳斯类似的地貌,不过想想喀纳斯的境遇,终于没有停留,继续南行,沿着准噶尔盆地的东侧一路奔向乌鲁木齐。

路途遥远,经过五彩滩的时候,天已经黑了,阴霾的天空在夕阳落下的瞬间露出一个口子,让太阳最后的辉煌照亮斑驳的草原,美丽的日落。一处简易便道,莫名其妙的撞上一块大石头,发动机护板再次抖动起来,心情一下变得很差,明天又要修车了。

一路无心停留,有种逃亡的感觉,不知疲倦。天黑以后只能跟着导航走,进入了沙漠公路,前面几个车子似乎不怕测速,飚的很凶,我已经人困马乏,只能远远跟着。进乌市的最后一段路莫名其妙的就上了高速,这段高速还是一样乱七八糟,路况比G216相去甚远,到处都是坑洞。这是是最繁忙的夜间高速了,大货车连绵不断,改装后的车灯让人崩溃,无论是大灯还是尾灯。今天有点太赶路了,开到人已麻木,见缝就钻,乱开一气,还好终于到达乌市。

午夜乌市沉沦在一片雾霭之中,空气混浊难闻,北疆的其他地方在我看来空气质量都还不错,乌市是个例外。到达宾馆已过凌晨1点。真是疯狂的夜晚。

今日里程 900km。

Day 30:乌鲁木齐

一夜的奔波后,在乌市修整一天,修车,第四次整理发动机护板,顺便保养。

白天的乌市显得明朗许多,至少不像昨晚的坏影响。阳光及其强烈,暴晒之下温度飙升。乌市当然也是高楼林立,人口密集,中国的城市看起来都一样。街头虽然有很多武警持枪站岗,整体气氛比较平稳,人潮拥挤,看不出有什么不寻常之处。街头上不少人看起来都像是混血,仪态万千。晚上在附近吃了抓饭,不过和喀什噶尔相比差了不少,尽管这家看起来也是一个当地维人经常光顾的老店了。乌市的当地维族人,尤其是上了年纪一点,看起来都很悠闲的样子,透着淡定。

无所事事的在乌市晃荡了一天,明天又该上路了。

今日里程0

Day 31:博湖县

我把下一个目标定在了博斯腾湖,因为我还要去穿越沙漠公路,以便完成新疆之旅的一大心愿。沿着G216离开乌市,出城的路大修,非常拥堵。出了城路况变好,一直到白杨沟。

我以为新疆的国道都是那么平整,没想到今天却是个例外。其实我根本就没有意识到G216是怎样的一条公路,也不知道前面的大山其实就是天上,这也是按图索骥的一个弊端,无论道路状况如何,地图只是按照公路的级别标识。如果我出发前google一下G216,多半就不会选择这条线路了。

我觉得这条路才是天山山脉的真面目。从白杨沟开始,一直到和G218并线为止,全程大概180km烂路,一路上多数都是矿山,除了零星的一些大车,基本上没有什么同伴,偶尔一辆越野车路过,扬起的尘沙如同万马奔腾。离开矿区后接近了天上一号冰川,应该是终年不化的冰川,这里是乌市的水源地,如果没有污染的话,乌市的水质应该是不错的。翻越天山的路已经完全是碎石路了,几百米的冰川就挂在路边的陡峰之间。胜利达坂这个名字我猜应该是在修路的时候起的,我得承认修建这么一条公路的确是个伟大的工程,胜利达坂印象深刻。可惜这条公路看起来完全被放弃了,破落成现在这个样子依然看不出一点打算修复的动作,貌似也没看到有道班的存在。接近达坂一辆大卡车在路边抛锚,司机应该有丰富的经验,把车停在靠悬崖的一边,让别的汽车可以安全通过,可惜我也是爱莫能助。

翻越天山以后,逐渐有一些村落。一条隐秘的铁路线不时的穿插于公路两侧,应该是去往库尔勒的铁路,这条游荡在天上深处的铁路想必别有一番风情。不过每当公路铁路交汇,对轿车的地盘都是一次考验。公路有些地段需要涉水通过,不知道什么时候这里的水量最大,也许是春天吧,如果水量较大的话对轿车通行可能比较困难。

地图上看里G218已经不远了,却好像总也倒不了似的,路上的大卡车开始增多,每次超越都免不了磕磕绊绊,发动机护板再次发出令人不安的信号,但是无论如何,还是完整的走完了这条令人印象深刻的公路,并入G218.

有种逃出生天的感觉,G218是一条干净整洁的国道,在树林和小河边穿行,轻松写意。转入S206,前往博斯腾湖,经过合静,焉耆(qi),两个看起来还是比较城市化的小县城,顺路第五次整理发动机护板,吃饭,到达博湖县。现在慢慢有经验了,路上吃饭不一定要到住宿处,顺路可以解决更好,否则时间太晚到达目的地,还要找寻住宿,显得很匆忙。

博湖县是沿途我最喜欢的一个地方,人口看来不多,宁静而悠闲,一个相当大的公园就在路边,晚上散步或者坐在河边休憩的人们很多,无论是汉族或者是少数民族,都显得十分和善和安逸。公园里有一尊名为东归魂的雕像,蒙古将军跃马奔腾,细节做的不错,看说明好像是纪念当年和硕民族不堪忍受俄罗斯族的欺压,经历千难万险,集体东归中国的故事,被大清皇帝封在这里。另外一个喜欢博湖县的原因,是这里是我在新疆碰到的,唯一一个,大部分政府部门门前没有让人侧目的防冲击钢筋刺的城市,或许这里主要是回族而不是维族的原因,但不管怎么说,这是唯一的一个。

今日里程300km

Day 32:塔克拉玛干

博斯腾湖有好几个景区,靠近博湖县的这个大河口景区是渔村以及芦苇荡,没有什么看头,芦苇的确很高,有些可能高达3米。

离开博湖县沿着S325,前往库尔勒市,这段省道路况比较一般,和高速并行,走起来有点乱。在库尔勒上高速,直到野云沟离开高速转入G314前往轮台县。轮台看起来是一个本地人为主的县城,感觉上融合的不好,比较分离。大概半个月后,这里发生一起暴乱。在这里补充了水果,准备在沙漠过夜。离开轮台方向走G314,不多远就是沙漠公路入口了。

沙漠公路实际上是中石油在沙漠建设的一条补给通道,路况全程还是挺不错,虽然很多补丁,但是维护的很有诚意。开始的一段并不是沙漠,而是粘土,塔里木河之前其实村落还是比较稠密的,好像有个镇子有几个加油站。塔里木和流域植被丰富,完全想象不出是在塔克拉玛干。

过了塔里木河,人车渐稀,路边开始逐渐进入胡杨林,其实大多数都是胡杨冢。死去的胡杨根系依然固定住粘土,长期风化后使得胡杨根系连同粘土凸起于地面,形如坟冢。不远就是塔里木河胡杨公园。不过现在胡杨还都是绿色的,也就没有停留。

天色开始变暗,开始选择露营地,想在公路边找到一块安全的营地不容易,要么过于暴露,要么地面过于松软容易陷车。最后找了一条应该是通往工地的土路开进去,找了个隐蔽地方扎营,联通手机信号一半,有时有网络,这里叫肖唐,里沙漠公路路口大概90km。晚上除了一两皮卡路过没有其他动静。

不知道胡杨林是不是和蚊子有什么特别的联系,以前听说格尔木的胡杨林也是有大量的蚊子,这里也一样,灰白色的沙漠涂装,咬住就不松口,无论怎么赶它们都不离不弃,我想它们真的是活腻味了吧,这个鬼地方,半天也不来个人。风油精有点用处,不过要是有喷雾那就可以玩很长时间。干脆把一个过期的干粉灭火器用在这些蚊子身上,可惜那玩意几秒钟就喷完了,除了好玩没什么用。

这里实际上不适合扎营,粘土太脏,容易起灰,和真正的沙漠不同。入夜沙漠胡杨林月色皎洁,树影婆娑,沙漠里并非燥热反倒是显得有点温润。本来以为寂寞的沙漠公路,即便在夜里也是不时有卡车路过,打破这里的宁静。晚上23点气温在27度,睡觉的时候总部觉得周边有些动静,可能是鸟吧,尽管扎营前检查过粘土地面上,并没有什么动物的脚印,还是有点紧张。也许是吃剩下的西瓜引来的乌鸦吧。

今日里程400km

Day 33:且末

早上起来发现昨晚的半个西瓜有不少啃食的痕迹。搭帐篷倒是容易,不过在这里收拾帐篷非常费劲,到处都是尘土。

从这里开始算是真正进入沙漠路段,很难描述沙漠,从哪个方向看都差不多,221km里程碑处有一处比较大的沙丘,在上面爬了半天,细想起来也是很奇怪,为什么沙粒可以如此均匀的存在于沙漠之中,仿佛一点杂质都没有,连每粒沙子的大小似乎都是一模一样。其他地方基本上是平的,即便下车也不知道往哪里走。公路两边几乎有连续不断的2-3排红柳或者芦苇护路,仔细看原来沙里埋了水管,应该是从塔里木引来的水源,否则即便是红柳也难以在这片土地上生存。一直以为芦苇是长在湿地里的植物,没想到从这里一直到若羌虽然都是风沙肆虐而干燥的地方但却不时有大片的芦苇地,芦苇固沙我是知道,但是在这样的环境下生存实在是出乎意料。

其实离开昨晚的露营地以后,到了真正的沙漠还真的找不到可以露营的地方,一方面是护路植被没有什么缺口可以离开公路,另一方面是沙地肯定是无法行驶的。沿途每10km一个休息区,路上不断有应该是中石油管线养护站,或者是电信基站,或许可以借这样的地方扎营,看起来都有摄像头,就是不知道是不是工作。

从民丰岔口转向S233且末方向,和田地区是整个新疆唯一没有涉足的地区。不时有工程路标指向有中石油的钻井平台或者基地。这里公路落差也比较大,因此沙漠比前面路段看起来更加壮观,说明这里应该是沙化的山区。

离开S233并入G315,这里离西宁还有1800公里。且末是一个古老的名字,县城也有种古朴的味道。即便是轮台县,现在也到处都是高楼,和内地一个普通的城市没有什么区别,且末相对简单一些,显得有点落伍,毕竟这里是南疆,差距还是挺大的。通婚政府奖励2w的标语随处可见,不知道离婚是否要退回,或许要签什么协议吧。都说能用钱搞定的事都不是事,如果这种方式可以维护稳定那也太便宜了吧,我真的很怀疑这笔奖金有人来领取,不知道这算是奖励还是羞辱,又或者说,羞辱了谁。

今日里程 480km。

Day 34:若羌

若羌是全国最大的一个县,比一些省都大。

早起发现扬尘严重,幸好不是在沙漠里碰到扬尘。尽管如此,能见度变得很低。昨天风平浪静艳阳高照,好像忘记了身处南疆。继续G315向东行驶,到达瓦石峡的时候,基本上我认为已经形成了沙尘暴,能见度不及20m,车子变成了惊涛骇浪中的一叶小舟。沙漠好像挂到了天上,张开口袋向下倾泻,流沙在公路上蜿蜒,如同波浪一般,形成和消失。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中午就到了若羌,风力依然不减,扬沙减少,太阳在沙尘的遮蔽下可以直视。前方准备进入S235穿过罗布泊,这种天气我想还是不要贸然前进吧。

若羌县城可谓袖珍,一点也不像是最大的行政县,三面环沙,像今天这样的天气经常可见。希望明天可以好转。

今日里程 280km

Day 35:哈密

早早起床,虽然还是有风,但是看起来比昨天好多了。出了若羌县城,沿途加满油,继续向东,据说罗布泊镇才有加油站。

沿着G315跑了一段,可以看到S235到哈密的路牌,纵向穿越神秘的罗布泊。我想这段路一天可能都没有一辆车经过吧。S235开始70km是砂石路段,看是比较平整可以开到六七十公里,方向动太多容易打滑。接下来120km是盐碱路面,雨天禁行。我想这里哪里来什么雨天,大概也就是春天雪化的时侯吧。

进了罗布泊才知道什么是生命禁区,这里一颗草都看不到,真的没有,一直到后来接近哈密才逐渐能看到零星的植物。没有乌鸦,没有苍蝇蚊虫,风声渐渐停止,万籁俱寂。目力所及,大概除了我没有什么活物了吧。路边是盐碱地,如同凝固的波浪,静止的浮在在广阔的平原。饱含了盐碱的泥土在阳光经年的炙烤下,早已变得坚硬,锋利,如果不幸在这里摔倒,和千刀万剐没有什么区别。

曾经的罗布泊多只水流汇入,形成湖泊,如今只能用沧海桑田来形容,湖泥形成的 波浪向过往的人们讲述过往的波澜壮阔。在这里我似乎渐渐听懂了,我渐渐明白了无论是大海还是沙漠亦或是戈壁滩,其实都是一件事物的不同表达,沧海桑田世事变迁,终究还是以另外一种形式展现在眼前。无论是在阿里,昆仑山还是在塔克拉玛干,罗布泊,我终究还是穿行在亿万年前的海底,这时候如果天山上飘过一条鱼我一点也不会觉得唐突。

罗布泊镇也就成了为一个一点植被都没有的镇子,至少我努力寻找过一无所获。除了入镇的几家破落的饭店和旅店,前面就是罗布泊的卤盐厂。这个镇子真正键起来不过就是2年时间,其实就是为了钾盐厂而建。后来搭了一个罗布泊做矿业生意的重庆人,据说罗布泊下面打个井,流出来的就是卤盐水,难以坚硬而荒芜的戈壁下面居然有液态水。很奇怪的是当兵的居然在镇上公路用沙包垒砌工事,像模像样的,也不知知道这个连苍蝇都没有的地方会有什么需要防守的,也许是好玩吧,或者,职业习惯。

省道有半条都是建在盐碱地基上的,罗布泊镇的路基全是搓板,大概有20公里,然后慢慢变好,逐渐恢复到省道水平,而接近哈密的时候,并入哈密到鄯善的省道,那条省道好的挑不出毛病。路边有些小型的雅丹地貌,不过看起来也不是很诱人,我又不是越野或者皮卡。前方的一些小山丘和天上以及狮泉河的山峰颇为类似,色彩变幻,感觉应该属于同一种地质类型,只是规模小很多罢了。如果在日落时分从哈密出发经过这里,应该会非常难忘。

接近哈密,除了出现一些植被,山丘,还有就是矿山。很多山丘看起来整个突起就是矿藏,远远可以看到山坡上都是矿道,终于有一天会被搬平的。即便是像罗布泊这样荒凉的地方,如今也人丁兴旺,来这里承包矿厂的大有人在,投资还颇为巨大。罗布泊是新疆矿藏的一个缩影,金,铜,铁,煤,以及卤矿,的确作为这样一个肥沃的地区,任何人也不会选择放手。自古以来,西域就是一个城邦式政权,广阔但是并不稳固,东西方的文化在这里与其说是交流不如说是斗争,使这里缺乏一个稳固的政权和领土,谁强大谁就掠夺这里。我觉得新疆伤痕累累。如果没有阿里的高原庇护,我想那里绝对不会再是天堂,但我还是怀疑那只是时间问题。我觉得新疆有可以说是很多地方的缩影。

明天就要离开新疆了,新疆的落日永远都是那么迷人,那么短暂,随时可能出现,而随时也都会消失在深深的黑暗中。

哈密的气氛颇为紧张,检查甚严。在哈密的夜色里,可以闻到南来北往的气息,这里是新疆客的第一站,充满了贪婪和诱惑。

今日里程 720km。

Day 36:酒泉

在哈密最后看一眼天山,白雪覆盖着山冠,掩饰不住天山的张扬,据说昨天天上已经开始下雪了。随着距离星星峡越来越近,天山也逐渐沉入人间,消失在地平线。

9月14日11:30离开星星峡,离开新疆。

一个多月基本上都没有交多少过路费,一到甘肃,0.5元的高速收费感觉回到中国。在瓜州下来吃饭,开始转入G312。G312和G30高速不断的交叉,现在已经基本废弃了,路面柏油部分宽度只剩下1.5车宽,大部分时候甚至不如乡村小路,实在难以想象这叫做国道。标识很不清楚,好几次走错,后来有岔路基本上选择一条最烂的路一路开下去就对了。这段路一直到嘉峪关都是如此,不搞个拉力赛真是对不起这个路况。我记得以前走过这条路,似乎没有那么烂。不过路上倒是能碰到一些古迹,汉长城,赤金峡,一些小型的雅丹,无心停留。

离开新疆几个变化,交通标识不再有蝌蚪文了,去任何地方也不用看到“开包检查”四个字了,警察少了,气氛松弛了,水果开始慢慢贵了,google is back online。

明天就要进蒙古了,又是未知的一片土地。

今日里程670km

这次新疆之旅几乎跑遍了新疆所有的自治区,除了和田地区,一切都还算是顺利。新疆并没有预期的美丽景色,不过丰富的公路资源还是让我欣喜,从南边的沙漠,过度到北边的森林,见识了各种地貌。 给我印象最深的还是G216翻越天山,S235穿越罗布泊,以及沙漠公路。

最不喜欢的地方就是叶城,阿克苏,原因很简单,那里不像是一个正常生活的地方,仿佛随时都会变成战场,尽管叶城的帅哥美女随处可见。我并不想指责谁,重要的是,在我看来没有人是正确的,也没有解决的方案。相对来说博湖县在我看来如同一个中立庇护所,置身世外,也许因为那里主要是回民和蒙古人。

新疆的压抑相对于西藏,显然更甚一筹,南疆的空气里除了沙尘,剩下的就是混乱和不安。任何商店,宾馆,饭店,无论大小,门口总是贴着“开包检查”,虽然几乎没有人会检查,却是十分刺眼。这就是典型的权力自我扩张,如同奥运后的北京,世博后的上海。在阿克苏,一个满脸稚嫩的小孩(大学生?刚毕业?)戴着眼镜坐在“开包检查”字样的牌之后看书。没有人能够置身事外,就算你意识不到,每个人都成为国家机器上的一个小小零件。

整个新疆 并不像想象中的那样充满拿了异域的情调,能保留一些传统的我看也只有在喀什噶尔了,其他所到之处,除了人群的外貌不同,以及商店招牌的维汉双语,基本上和内地的建筑,规划都差不多,或许在那些作为景点的古城遗址能看到点当年的风采,不过我是一个都没有去过,只是猜想。相对而言,南疆显得更加保守,经济上看起来明显落后于北疆。南疆的气候恶劣,几乎每一天都是沙尘天气,不知道古代是不是就是如此,我想应该还是有点差别的吧,要不南疆沿着G315一线那么多古老的名字如何能记入史册,罗布泊的干涸好像也不是很久远的事。

谁的西域,谁的东土?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哀哉。

图文版:http://1drv.ms/1AvnQCU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personal, Travel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