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15

附录

准备 车辆:出发前几个月,把能换的易耗品都逐渐换了一遍,火花塞,变速箱油,刹车油,助力油,出发前做了最后一次免费的保养,又换上了三个新的轮胎(结果这三个新轮胎全部报废)。我估计整个旅程在三万公里以上,带了3桶美孚一号,以及机滤,一个空滤,几个汽油滤芯。两套套筒,两个扭矩扳手,备用火花塞,气筒,ELM327线,小到备用灯泡,AB胶,临时补胎工具都带了,甚至早早就买好了防滑链,结果还差点用上了,想想自己都有点奇葩。备胎倒是没有换成全尺寸的,有点来不及,出发前没找到合适的就算了,幸亏也没有带来多大的麻烦。发动机护板那是必须的。最好能装胎压监控,会安心很多。 露营:帐篷睡袋自充气睡垫,炉头炊具铲子,凳子,食品袋什么的。如果能带点洗洁精就更方便了。 多少年前的梦想,幻想着有那么一个时刻,可以坐在帐篷边上,煮着一壶水,喝着咖啡,和我的车子一起面对夕阳,不过这个景象终究还是没有最后变成事实,有点遗憾,我想原因还是比较赶路,没有好好停下来,看时间的流逝。气罐什么的在新疆西藏可能算违禁品,需要隐蔽。 相机:还是老一套,5d2带17-40,70-300小绿,还有一个50 Contax, 16G CF*4,1T移动硬盘,脚架手柄自拍线等等。主要用的还是小绿,小绿的却小巧,但是解析度真的是一个问题。 药品:有几种药还是必须带的。带点能治疗胃炎的抗生素,这大概是最容易获取的细菌吧,没有抗生素胃炎真的不像普通的感冒那样可以扛过去,急性胃炎发作的时候红绿灯都不是个事。维生素,毕竟饮食习惯大不相同。高反对我来说不算是一个大问题,预计可以安然度过,不过高原感冒可不好,感冒药还是必要的。另外无意中带了一管金霉素眼药膏,发现高原上非常有用。这个季节上高原,高温干燥等等原因,鼻腔容易充血破裂,油性的眼药膏刚好有润滑保水灭菌的作用,我想凡士林这样的东西也应该有一样的效果。 电子设备:电脑带了x61T(X61T由于有手写功能,触屏操作,在有些时候真的太方便),playbook(一路无用),手机两部,一部BB续航能力是主要武器。一部导航,特地买了一部Nexus 4,地图使用Google Map和高德地图。凯立德感觉不如高德,百度地图和屎一样,不管你是在遥远的荒野还是雪山,总是为你搜索几百公里外的商家,根本就不关心你的情绪。家里搭好proxy,保证随时可以翻墙,事实上这是非常必要的,因为某些地方是的阻断网络的方式是非常简单粗暴而有效的。遗憾的是家里的笔记本突然变得十分不稳定,导致大部分时候Google 服务都抓瞎。Nexus还是蛮顺手的,导航订房基本靠它了。充电宝两个,充一个,放一个。手机都是联通的,全程下来除了大小兴安岭地基本没信号,其他地区基本还是可以通话的最少。 地图:虽然行路主要依靠电子地图,还是觉得一份详尽的纸质地图十分有必要。纸质地图可以更方便的总览全图,在做线路规划的时候还是需要纸质地图先规划一个大的方向,设定checkpoint,然后在用电子地图做局部的计划。带分册的地图比较方便翻阅查询,一大本多数页面都是用不上的。 音乐:没有音乐的旅行,好比无声的电影,它们总是会在最应景的时候放大你的情绪,这就是你要的状态。 其他行李:按照功能分类,随手的东西和长期装备分离,方便存取,尽量避免开后备箱,惹人注目。基本上我只有在没人的地方或者准备出发的时候才整理后备箱。 钱:好希望可以只带一车的钱出发。主要带现金,沿途仅仅在乌市修整时取过一次钱。特地去办了一张青旅会员卡,实际上也没用过几次,一路上有青旅的地方,基本上都不贵,主要是阿里地区非常贵且条件差。 Testament :你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每一天都是最后一天,必须准备好自己最后的声明,完成自己最后的责任,可以从容的再也不见。 虽然这不是什么好兆头,不过让我选择的话,我宁可选择死在路上。 时间机器:一定要带上,带上你就可以后悔了,不带肯定后悔。即便付出的代价是进入另外一个平行宇宙,我也愿意。 反正全部东西整理好,发现我的小小Focus还真的不太适合长途旅行,居然一个人的东西后备箱就基本上满满当当了,反过来说也许是我自己太婆婆妈妈了,带了太多东西了吧。但是不管怎么说,带的东西绝大部分都用上了。 最后的准备就是辞职,然后准备边防证。早些时候,是计划从东北穿越蒙古,然后新疆西藏的,貌似出发前时局有点动荡,西藏的边防证据说也难办,还好看起来那只是针对藏人和外国人的政策,我办理还是比较顺利,黑龙江,蒙古,新疆,西藏都办理了,有效期最长3个月,同时出行计划也反转了180度,从西藏开始,看起来这样似乎合理一点,10月底再走新藏线道路可能成问题。事实上,边防证只有西藏全境以及新疆叶城(其他地方记不清了,最多加上喀什,喀纳斯边上的白巴哈)有查,其他我去的地方都是没人在乎的,但是没有身份证驾照行驶证是寸步难行的,这说明西藏整体管理体系还停留在介绍信的时代,没人关心系统的升级改造。不管怎么说,无数的检察站,边防站,测速点,宾馆酒店,监控录像最终的目的就是一个,让你无处可逃。也是由于动荡的原因,我总是感觉如果今年再不去,或许以后就没机会去了。另外要带上保险单以备万一,进北京需要交强险资料。

Posted in personal, Travel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第五站 归途

Day 49 加格达奇 漠河到加格达奇S207加漠公路。开始路况并不好,坑多起伏大,大概离开劲涛以后路况越来越好。到塔河以后基本上是准高速的配置。 一路无话。漠河是一个很孤立的触角,无论到任何一个城市,距离都很远,加格达奇应该是距离最近的一个城市了。路过的一些村县看起来更像是牧民定居点。沿途森林防火员很多,应该是那场大火之后的事了。 作为大兴安岭地区的首府,在地图上这里却属于蒙古,整个大兴安岭地区看起来更像是一块飞地,好像随时都会被切断似的。 已经在林海中穿行了很多天,终于来到一个城市,还有点小激动。 今日里程 600km Day 50:黑河 离开加奇走s301,这里还是林区,在省道起点防火检查比较严。大概有150km的林区公路,除了林区以后开始是大片的黑土地了,庄家基本都已经收割,土地部分已经翻起,黑色的泥土非常显眼。然后转s208南下,这段路在修,不过基本上比较平整,正常行驶不受什么影响。在多宝山转入s310前往黑河市,又开始逐渐进入林区,我想应该算是小兴安岭山区了吧。 一路上光秃秃的白桦树间或着金黄色但是尚未落叶的云杉,阳光明媚。 黑河感觉上是个小巧干净的城市,风格上更像一个欧洲的小城。街道很窄,两边都是停车位,却显得井然有序。店铺的招牌上多了俄文。隔江就是俄罗斯了,俄国人的密度相当大,也是里头也有不少俄罗斯人摆摊以及逛街,讨价还价,商场的喇叭也间或这俄文广告。不少俄罗斯人甚至一家人闲逛,其乐融融。 晚上这里江边属于广场舞的,而步行街则属于扭秧歌队的。和广场舞不同的是有民乐live,演员有戏服,分贝更大,更张扬,不过似乎并不讨厌。满街都是小贩,真是个和谐的社会。 我必须说,黑河是整个旅程中,我最喜欢的城市了。这里也是整个旅程的折返点,time to go back。 今日里程360km。 Day 51:鹤岗 离开黑河,跟着s311一路沿黑龙江而行,经过逊克,嘉荫,萝北,转s101到达鹤岗。 路况可以,今天多云,不适合观景,适合赶路。前一段基本比较平,肯定是离开了大兴安岭,大片农田主要是玉米吧。200公里以后开始盘山,一个铭牌似乎说明这里开始进入小兴安岭,山路弯弯,起不了速度,只能慢慢随着山路盘旋。最后尝试一次攻击乌鸦,未果,以后不会再有机会了。距离黑龙江虽近,但是能看到的机会其实不多。 黑龙江还是十分宽阔的,我真不信Putin的老虎能游来游去。 小兴安岭植被貌似黒桦树比较多,看起里比较杂,不像大兴安岭一眼望去都是一柱冲天的乔木。突然看到一只狐狸,让我一下子想起了长白山和雪山飞狐。 过了萝北天黑,进入s101,这段路非常繁忙,也很乱,乌烟瘴气。也是从今天开始,和蓝天绿水森林告别,仿佛出世再度入世。 今日里程660km。 后面的返途就不再一一描述了,太阳慢慢回到东西的方向,温度逐渐回升,空气逐渐暗淡,整个大东北,华北都是后工业时代的景象,云里雾里的喘息着。本来想在山海关下来看看天下第一关的雄姿,遮天蔽日的雾霾让我的想看起来法很幼稚。 在黑龙江的高速必须小心,遮挡号牌以及假牌的状况可能是全国之最。京哈高速虽然宽敞,但是这个时段卡车多,农机运输车多,一路上一直从哈尔滨开始,运载着“久保田”的小卡车不断,我看没有几千辆也差不多,这里大车多数很嚣张,尤其是“久保田”,四条车道占三条,还有一条超车玩,交管都是吃屎的。“久保田”一直到江苏北部才渐渐消失。 哈尔滨,长春,沈阳可以走G102,路况不错,只是绕城最好上高速,避免拥堵。 进北京需要准入证,需要交强险材料才可以,一帮操着河北口音的胖子守护者祖国首都的门户,态度极其恶劣。 一直到接近青岛,天空才慢慢有点正常的颜色。整个山东的国道质量还算可以,江苏的自然更好了,不过貌似江苏大部分地区都是乙醇汽油了,后悔没有在山东加满最后一箱油,一不小心就进了江苏。山东和江苏国道的收费员我觉得不像人,音容笑貌酷似机器,交钱逃命去也。 回到原点。 图文版:http://1drv.ms/1Avo5Op

Posted in personal, Travel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第四站 蒙古

离开新疆在甘肃修整了一个晚上。在酒泉住的如家是整个旅程最的最舒服的一次。到加油站再也不用登记身份了,真幸福。 旅程走到这里的时候,真的不知道到下面应该往哪里去了,我觉得这是疲劳引起的惰性。强迫自己安静下来检视地图,加上网上搜索,摆在面前的两条路,一条通往额济纳旗,一条通往阿拉善右旗,巴丹吉林沙漠。犹豫了痕迹最后还是选择北上,巴丹吉林沙漠必须租车才能进去,经历了喀纳斯的遭遇我对这些景区已经不再有多少兴趣,而通往额旗的公路以及后面的漫长的戈壁公路,无疑对我来说还是新鲜的。 Day 37: 额济纳旗 取道S214金塔方向离开酒泉。金塔县有一个小小的胡杨公园,可以开车进去转转,没什么人环境倒是挺不错。 往前就是航天城的方向了,沿途不少驻军,兵营处有很多恶性的减速带,必须小心通过。离开兵营以后,后面的路程就是在戈壁滩上奔行。这里限速90,“请自觉遵守交通规则”,显然就是没有测速设备的说明,我感觉在中国找不到第二条这样的公路。到达蒙古的S315后,转向额旗方向,两条省道质量都没有什么问题。 通过这条路前往额旗,首先会到达黑城。黑城现在只剩下断壁残垣,城墙厚达10m左右,相对于一个边长大概3-4百米的小城郭有点夸张。绕道后门进入黑城,城门已经被流沙虚掩,还是可以爬进去的。如果古代要进攻,用沙子填平城墙应该不是很难的事情,或许一夜的大风就可以做到。城墙内空空如也,正中间还剩下一个土堆,感觉像是祭坛一样的建筑,不像住人的,而其他的建筑早都尘归尘土归土了。 城墙的两边都慢慢被流沙侵蚀,忽然有种奇怪的感觉涌上心头,有点不寒而栗。人类最终将被时间征服,偏偏人类又选择沙漏作为计时工具,冥冥之中似乎和眼前的景象契合,时间如流沙,摧毁了曾经的文明,到底是时间,还是流沙,我已经分不清楚,像远古的命运。 回到公路前经过怪树林。本来傍晚开始扬沙,谁知道太阳下山后灰黄的天空变得绚丽多彩。怪树林充满了死亡的气息,但是七彩的晚霞似乎又给了这里重生。毫无生机,惨白的胡杨躯干,阴森的天空,只需要一点光,便可惘如隔世。应该是改道的水系导致了这里胡杨的悲剧,人挪活,树也一样。 到达达来呼布已经比较晚了,随便住下。感觉这里民工特别多,我猜这里的景区应该还是在大量扩建,看不出这里除了旅游业还有什么可以开发的。 今日里程400km。 Day 38:巴彦淖尔(临河市) 离开额旗的时候,胡杨只有五分之一开始变黄,大量的红柳也还没有开始变色,还有一部分应该是沙枣吧。到最后应该会变成一个颜色,可先不是现在。离开额旗最近的加油站有200公里,最好在额旗加满,加油站可能会没有油,我碰上一个。 S312开始一段是戈壁,零零散散的草丛可能是骆驼刺,一直到能见到阿拉善盟辖区标识的时候,植被开始变的丰富,绿色开始回归大地,逐渐可以碰到一些羊群和骆驼群。在乌力吉S312开始变得狭窄并且缺乏养护,一开始甚至走错了路。路上坑多,会车也比较困难,还好大车不多。由于时间不早了,跟着一个本地车一路狂飙。 接近日落的时候翻过一座大山好像名叫大坝山,这里地质问题导致公路中断正在维修,还好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便道不太好走,但是山里风光不错,从地图上看这里应该是阴山脚下了。下山的时候天色已经变暗,再次出现先晚霞,可惜翻山花的时间太多,没有时间逗留。 山下开始可以看到大片的草原,草高半米。我感觉这里是个非常好的露营地,风吹草低见牛羊大概说的就是这片草原呢。杭锦后旗正在修路,整个县城都乌烟瘴气的。路上可能撞了一只鸟,夜间行车在大灯照射下,鸟基本都会变傻,不能指望像白天一样会躲避,必须减速让行。这次鸟在车窗上弹了一下,不知道生死。小时候晚上有人打鸟都是用手电一照,鸟就不会逃了,果然如此。临河市除了像蜈蚣一样的蒙文随处可见,其他看不出与众不同的地方,到处都是灯红酒绿。 今日里程700km。出门已经将近40天了,除了喀纳斯几天没动车,几乎天天从早开到晚,虽然精神上没有感觉,但是身体早已开透支了。 Day 39:呼和浩特 去了趟乌梁素海,感觉上和博斯腾湖差不多,早上去也看不到什么,水鸟不少。整个景区,以及后来在蒙古的旅充,发现东北口音超过任何一种口音,感觉蒙古是东北人的天下,蒙古人要么就是看不出来,要么就是势微了,还是他们本来也是东北口音。结合昨天从额旗到临河一路上你能看到的基本都是哈尔滨饺子馆 ,我还是相信大批的东北人入侵了蒙古。 巴彦淖尔地区用的都是乙醇汽油,为了不加油,尽力省油。在离包头还有17公里的时候,看起来油箱实在是支持不住了,这箱油整整跑了890公里。加了50上了高速才加满。这里国道很难跑,到处都是摄像头,收费也比较贵,还是高速安全点,至少不用担心超速。 选择住宿呼和浩特是一个错误,当然包头也不是什么好地方,污浊的空气是的高楼林立的城市沉浸在一种末世的气氛中,我都有点分不清楚这里是乌市还是呼市,反正都差不多,有点怀念酒泉的安逸。 今日里程460km Day 40:锡林浩特 选择走锡林浩特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就是离边界比较近,或许还有锡林郭勒大草原?其实我并没有什么概念,只是寻找一条看起来比较有意思的公路而已。 选择S101,这条路一直陪伴我差不多900公里。离开呼市开始翻山,路况稍差,这里是个自驾游景区,流动测速的牌子很吓人,减速带也是非常不友好。到达四王子旗后,开始正式进入草原地貌,农场有大片的耕地已经收割完成,和照片里看到的美国大农场的情形差不多,被剃的整整齐齐的麦田随着山丘起伏到远方。 大草原有点非洲的味道,越接近目的地,草色越黄,黑色的油路如劈波斩浪般画出分明的切割线。要看草原必须来锡林郭勒,和青海西藏的高原草场比,这里地势平缓起伏,绵绵不绝,如大海的波浪,是的,草原也是海,平静而暗藏力量的海。 傍晚时分已经接近锡林郭勒,在路边等候夕阳,落日如约穿出厚厚的云层翩翩而至,坠入草原不高的波涛中。 S101后段基本没有什么测速,路况非常好但容易疲劳。只是在接近苏尼特右旗的时候,原来的省道被部队切断,需要绕道而行,地图上都没有标识,只有我一辆车。碰到一个牧羊人打听道路,牧民非常的热情,或许在广袤的草原上难免寂寞。 今天是个近乎完美的旅程,一扫昨天的郁闷。锡林浩特是一个相对朴实的城市,城市看起来简单平整,比较喜欢这里。晚上吃了黄焖鸡米饭,味道很好,是山东连锁店,以至于后来的旅程中碰到就吃,可惜的是一次比一次口味差,最后一次在青岛吃的,尤其难吃。在旅馆边上买了些烤牛肉和奶酪,当地特色,也比较满意。 今日里程670km。明天好好休息,不赶路了,相信还会有大片的草原在路上。公路旅行的一个大问题就是汽车的速度压缩了时间和空间,当你发现一道风景,只需要一瞬间就消失在身后,只能回味感慨,无法言传。 Day 41:东乌珠穆沁旗+100km 继续沿着101省道前进,也继续这草原的故事。一路上依旧是迎面而来的超宽的运草车,为牲口准备冬天的粮食,而牛马们似乎已经厌倦了终日的咀嚼,此刻躺在金黄色的长草中享受着金色的阳光,悠然自得,感受这最后的秋色,只有羊群依然不知疲倦的吃吃吃吃。 阿尔善宝格拉有一个小小的油田长在草原里,看起里有点怪异。 在东乌旗吃了晚饭,这些沿途的小县城基本上没有什么内容,更像是聚居点。离开东乌旗后没有多远,就到了和S101说再见的时候了,900公里的草原,我的千里马就是我的福克斯。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personal, Travel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第三站 新疆环线

对新疆的准备,更多是从文字开始。几个月前就找了一些关于新疆的的文字记载,开始尝试熟悉这片陌生的异域,可惜看得很慢,人都到了这里还是没有看完,而看过的却都忘记了。 这张地图无疑让我对这片新的疆土充满了期待,古老的而似曾相识的名字,等待我去一一拜访。 关于西域的历史,就是一部东西文化冲突的战争,黑暗,混乱,充满离奇,各种文化以各种方式争夺生存的土壤,西汉前半段历史西域占有重要的篇幅,也是在那个时期奠定了中土和西域的关系。另外要推荐一本“罗布泊探秘”,这本书对新疆的描述有助于理解这里的地理,气象和环境,更重要的是文字中充满了对未知领域的探索精神和严谨的态度,以及信心和勇气。 其实什么都不准备也无妨,带上地图,公路已经为你勾勒出一个轮廓,就看你怎么把它画成圆圈。还在阿里的时候,踌躇新疆旅行,抱着新疆全图看了一会,一条大环线就浮出纸面,就这样吧。 Day 18:喀什噶尔 天亮以后的叶城依然是一片灰蒙蒙,看起来昨晚上似乎下了几滴雨,车子的花纹纵横交错。 到了叶城温度回到应有的水平,昨天在5000米的高原穿的跟熊一样,今天可以脱的跟猴似的。 叶城本地民族还不甚了解,我觉得从体貌特征来说,是全部旅程中最欧化或者说最接近西亚种族,走在这里,感觉这里真的不是自己的国。小伙大部分都相当的帅,部分中老年看起来也蛮有气质,有一部分年轻女孩真的是非常漂亮,面廓起伏凸凹有致,眼窝深邃。不过叶城总体感觉是一个来了就像逃离的城市,虽然这里应该算是整条新藏线最大的行政中心,也是最繁华的地方。或许是我还没有适应这里的氛围,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我厌恶这里的氛围。离开之前,找了个修车店,第三次整理护板,昨天在库地托底严重,修车师傅是本地民族人士,小伙,友善,交流比较困难,感觉稍微缓解。 空气里依然是浓密的浮沉,能见度不好,取道G315奔喀什噶尔。这里的G315路况有点复杂,好像和G3012部分重叠,标识也不是很清楚,说不清楚走在那条路上,应该是过了莎车县好像有分道了,路况不是很好,现在已经记不清楚了。莎车县前不久才出过大事件,选择绕行。前方是英吉沙,著名的小刀。不过我理解应该是公益刀吧,没什么兴趣,直奔喀什噶尔。 接近喀什噶尔,检查比较严,加上车多,排起长龙。市区看起来和内地的城市没什么不同,主要道路上堵车的情况颇为严重,但不管怎么说,这里可以好好休息一下。相比于叶城,这里感觉舒服很多,住的宾馆对面一排小店,基本都是维吾尔人的特色餐厅,一路上我吃面基本都是吃面片子,在这里吃了新疆拌面,真心的好吃,可以餐厅的服务员不知道语言问题还是不愿意接待汉族食客,尽管我反复表达对食物的褒奖,依然是没有表情,有点小郁闷。这里的西瓜果然是便宜,一公斤好像是6毛,而且是汉人开的水果档,后来的经验看起来汉人开的水果档普遍都是比较贵。新疆的西瓜也不是每一个都好吃,还是需要懂得挑选。我喜欢吃的也就是西瓜和葡萄,哈密瓜,老实说,在新疆一直都没有买到特别期待的葡萄,但是真的便宜,随便吃到饱。 喀什是修整的好地方,南来北往,各色人等聚集,可能是贸易地位所处的地位反而促使宗教文化融合,减少冲突,毕竟追求更多的经济利益,更好的生活,相比于对立,割裂以及贫穷,显然前者是更好的选择,我可以想象可能自古以来这里就是这样生生不息和繁荣富足。当然这都是我的猜想,事前应该多做功课的。整个南疆地区普遍封闭和割据,农业牧业都难有作为, 今日里程250km Day 19:阿克苏 新疆这里早晨一般的店铺普遍都是在10点左右才开始营业,很不习惯。起来以后随便逛逛,才发现宾馆对面就是喀什老城,位置还不错。老城里除了各种吃喝,有很多手工艺者,白铁器和铜器为主,看起来应该是很传统的手艺,不过从业者很多还是年轻小伙,这些工艺应该会一直延续下去。老城的街道充满了烤肉香味和噼噼啪啪的敲击声。老城看起来应该还是重新修整过的,并不是原貌。走出老城不知不觉发现一个清真寺,原来是艾提尕尔清真寺,对这里实在是没有做过什么功课,也不知道能不能进,还是选择少一事吧,我也没有什么兴趣。清真寺旁边有一个英吉沙小刀专卖,进去转了一圈,一把小刀都看不到,改卖传统金属器皿,茶具之类的,我表示可以理解。 中午随便找了个维族快餐店,印象深刻:1,手抓饭很好吃,后来有吃过很几次,都不如这家好;2,主人很热情,在整个新疆,这是碰到唯一一个主人在门口欢迎客人用餐的餐厅,相比于头两天的遭遇,很是受用。 宾馆边是个公安局,在宾馆的停车场人行道,几个武装警察(非武警),包含汉人和维人,端枪审查每个路过的行人,只要路过的是维人,我观察几乎都要求出示身份证,有部分情况更严重,枪强迫逼入停车场,几条枪指着,一个上去刷身份证以及盘问,不知道警察根据什么理由能够怀疑任何一个路人,我想只能通过面相,我反复出入停车场无人问津。这是在整个喀什噶尔甚至是整个新疆,我碰到最让人难堪的情景,我不知道被检查的维人会用什么眼神看汉人。在新疆和西藏,尤其是南疆,你会深切体会到汉人的优越感,但是如果冷静一下,这种表面的超国民待遇,背后隐藏深重的危机,随时都可能爆发,针对平民的无差别攻击,可能就是一个不愿意承认的后果之一,而其最终结果,无疑将强化民族矛盾,升级相互攻击的力度。在当下的中国,我实在看不到和解的希望。 可能是已经习惯了在路上奔波,并没有在喀什噶尔做更多的停留。中午离开喀什噶尔,奔阿克苏。先走G314国道,转S306,国道没什么看头,省道比较清净,路上车辆稀少,路况良好,偶尔几处便道也不想西藏那样,都很平整。一路上海拔起伏还是比较大,中间经过的几个县城虽然都不大,但是显得干净整洁而平静,感觉很舒适。有一段路沿江行驶,地图上看应该是托什干河,水流看起来颇为浩大,但中间被水电站切断,水电站的下游河水基本枯竭。路上经过一个检查站,作为汉人在检查中让我进入帐篷内避雨,而几个少数民族的司机就只能在冷雨中排队。这边下雨后还是有点冷,帐篷内需要生火煮水取暖。 接近阿克苏的时候大堵车,原因还是警察设卡,查的让人非常恼火,进入阿克苏天已经完全黑了。阿克苏和喀什感觉上是完全不同的城市,高楼林立但是戒备森严,街头武装巡逻随处可见,装甲车在路灯下颇为高冷,再次陷入负面情绪,无法排解。 新疆的另外一个特点就是机场多,几乎每个城市都有机场。另外有一点很奇怪,在西藏,很多藏人都带口罩,尽管空气质量良好,相反的在新疆,尤其是南疆,风沙如此肆虐,反而看不到多少带口罩的情况。 今日里程 550km Day 20:库车 出来已经20天了,路上没有经过一天的修整,现在已经是疲态尽显。现在想想也是,为什么要这么赶路呢?现在多的就是时间,以后或许再也不会回到这里了。可是我现在已经不记得当时的心态了。不过阿克苏肯定不是一个适合停留的地方,只盼早早启程。对了,我甚至忘记了阿克苏苹果了,我唯一喜欢的苹果。 匆忙离开阿克苏,不过出城的路上看见有个胡杨公园,一直都很喜欢胡杨,就顺路去了一趟。结果就是一颗胡杨都没有发现,一个破败的公园。 今天依然没有走国道,沿着S307,经拜城到达库车,路况基本不错,不过没有什么风景。快到库车的时候并入G217,一个方向是去库车,另一个方向就是传说中的独库公路了,明天将回到这里翻越天山。进城之前有一片面积不算大但是看起来蛮有气势的雅丹地貌,其他一路就乏善可陈了。 库车大饭店可能都是我住过最豪华的酒店了,你没法想象在这样一个缺水的,荒芜的土地上,居然有温室热带雨林,有游泳池,三观尽毁,这里的领导看起来不简单。晚上逛了一下这里的集市,主要是维族,兴隆但是也比较单调,主要是吃的,感觉不是很友善,但也谈不上明显敌意。交流困难说明这里做的生意的对象还是维族自己,也说明这里汉语很不流行。汉人开的饭店都在集市外的主干道上,乱乱的和普通的小县城没有什么区别,除了库车大饭店,其他地方显得比较凋零。 今天感觉特别疲惫,里程200km。到目前为止,新疆的旅行让人失望,一方面是天气恶劣,风光平淡,另一方面是气氛让人压抑。 Day 21:唐布拉 离开库车,北上沿G217行走独库公路。天气慢慢转好,应该是接近天山的缘故吧。在天山大峡谷略作停留,继续驶入天山山脉。开始爬坡比较多,也比较陡,进入山系之中公路开始变得平缓和开阔,开始出现大片的牧场,应该到了巴音布鲁克草原,零星的固定或者移动的小房子,看起来像典型的蒙古式的游牧生活。沿途的大小龙池,天鹅湖看起来都一般般,草原鹰倒是不少。我一路都很奇怪老鹰满天飞却不攻击乌鸦,也看不到觅食,好像很悠闲的样子。 很快就到了G217/G218的接点,本来打算就此前往那拉提看看,后来觉得草原没什么可看的,继续前进,到达乔尔玛,转到S315前往伊宁市。乔尔玛有养鹰人,看起来可以买鹰。就此离开独库公路。独库公路整体来说没有预期的壮观,路况良好,仅仅在翻越达坂的时候由于地质关系路面起伏很厉害,弯道虽多,但是修的还可以,基本上3/4档轻松跑完。 到达唐布拉森林公园天色已晚,住哈萨克人的民居。真不太住的惯,膻气太重。这个森林公园看起来是开放的,也没有什么边界。不少欧式小别墅,好象是电力还是石油的度假村,记不清了。白天气温高,到了晚上感觉寒冷,温差巨大。宁静的草原。 今日里程530km。 Day 22:霍城 一路无话,前往伊宁市。气温相当高,途径伊犁河,流向向西,这里应该算是上游吧。水面不宽,但是水流量看起来不小。天山的确是吧新疆划分成两个世界,一边是不毛之地,一边是山清水秀,水草丰美。 离开S315并入G218,一路摄像头太多了,区间测试,只告诉你到下一个测速点的时间间隔,却不告诉你里程有多少,限速是多少,车子开的真正的郁闷,加上天热,路上车水马龙拥挤不堪,心情坏到极点。到达伊宁时间还早,考虑到明天行程可能比较紧,决定穿城而过,前往霍城住宿。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personal, Travel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第二站 新藏线

在以前,轿车行走于新藏线应该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吧,大概在去年听说新藏线已经全线贯通柏油路面,所以这段传说中的天路便成了这次旅行的核心,神山,圣湖, 最重要的是这条高海拔公路本身散发出的神秘魅力,以及路的那一端从未涉足的未知异域,都使我迫不及待的想进入它的领域。 Day 9:日喀则 并没有在拉萨做什么修整,第二天起来去了趟色拉寺,并没有什么太好的印象。对佛教的无知,更不要说藏传佛教了,让我觉得色拉寺是个蛮世俗的所在,喇嘛一边念经敲着法器,还不时从僧袍里掏出手机,一下子就拉近了僧俗的距离。 接近中午离开了拉萨,走机场高速前往日喀则,据说这是藏区唯一的高速,高速的尽头122乡道横穿拉萨河,连接G318。藏区的好处之一是,没有一个收费站,至少我是没有碰到一个。G318虽然有点残破,不过可以感受得到路基还是十分坚实可靠。在曲水转入S204。过了桥才发现刚刚经过的宽阔的水面原来就是大名鼎鼎的雅鲁藏布江,有失敬意,毕竟这个时候的雅鲁藏布江并不像它的名字那样雄浑和波涛汹涌。 羊卓雍错就在S204的路边,也正因如此,可以免费观赏,不知道买票能多看到什么。这是一路上经过的第三个藏区圣湖,沿着公路能看到的羊湖只有十分之一的面积。和纳木错相比,羊湖显得波澜不惊,平静的湖面透出诡异的青绿色。可惜天色和时间都不是很好。 这段公路路况不是很好,一直到浪卡子县路面一下子变得清爽起来,尽管已经开的很慢不过这里被抓了一个超速,罚停10分钟放行。仔细询问警察后续的限速,曰,30,日。按照这个限速到日喀则估计得过午夜,但是他们才不会管你许多。 一路翻过许多记不得名字的雪山,风景倒是十分绮丽,天气也同样诡异,忽而乌云压顶,冰雹雨点扑面而来,忽而阳光刺眼,总之这是一条不可错过的风景公路。 由于时间已晚,一路上不再有路条检查点,都是电子测速,果然都是限速30,有一段大段路完全正对夕阳,什么都看不见,这时候除了拼命压低棒球帽沿外,我想不出还有任何方法可以帮助看到路面以及测速雷达。夜深,进入日喀则市,吃的比较便宜,住青旅,条件不好。 Day 10:定日 早上在日喀则采购,比起后面几天,这里条件最好。离开日喀则前往拉孜。拉孜是新藏线G219的起点或者说终点,由于打算要去吉隆,所以在G318和G219交汇的地方看了一眼新藏线,依然沿着G318樟木方向前行。 路上风景不错,这里还是典型的318风光,不断的翻越高山。 加措拉山口在修路,绵延十几二十公里左右,对轿车比较难走,发动机护板再次受到撞击,到定日的时候,感觉十分疲惫,于是临时决定在定日休息。定日城个别大的宾馆可以洗澡,大部分都没有自来水,从此一路上直到狮泉河才有良好的供水。镇上没有修车的地方,只好开车返回G318公路边的白坝乡修车,一路上第二次整理发动机护板。修车师傅是四川人,聊天中了解这里干活的基本都是汉人,藏人除了开一些藏餐基本上没有什么生意。这里的藏民和汉民看起来还是比较友善,这里是去往樟木口岸的必经之路,算是人口流动足够频繁的地方了。 定日城里应该是东北角有一座土山,有一个喇嘛庙看起来挺别致,吃完饭打算去看看,不过 天上忽然开始下雨,只好返回住处。 今日里程260km Day11:吉隆 今日天气多云,路况全程良好。 定日出来到门布无限速条可以尽快赶路,但是在这里碰到第一个边防检查站。没过多元就到了珠峰的岔路口。没有打算去珠峰,继续沿着G318前进,路上好像有珠峰观景点,不过什么也没看见。由于时间还早,准备去樟木转一圈再回头。门布到聂拉木风景还不错,地势变化明显,但限速厉害。 从聂拉木刀樟木限速更加离谱,30km好像限速是2个小时,于是放弃前进,回头奔吉隆而去,聂拉木到吉隆200公里限速5小时。 从G318到吉隆是一条新修的省道,路况甚好,人烟稀少。草地里到处都是草原鼠的家。尝试干掉一只乌鸦,不过人一旦靠近乌鸦就不再像平时那样大大咧咧,始终保持安全距离。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这条路上设了一个景区收费站,西夏邦玛自然保护区,人收65车,40,和拦路抢劫差不多,不知道咬定去吉隆办事是否可以不缴费,毕竟这属于省道,拦路收费无论如何说不过去。 貌似这里除了乌鸦,小鸟和草原鼠,基本看不到什么动物。在阴晴不定的天气里,到达佩沽措,公路环湖有很多道口被越野车开出了便道可以更接近湖边。由于到下一个检查点的时间还早,找了个路口冲下去,基本上是沙地+草地,不过还是不小心陷进沙里开不出来了。下车用铁锹把前后轮前进方向的沙子铲平压实,一鼓作气就冲了出来,不是四驱车还真的小心点,这里找个拖车都困难。 湖一般,少许水鸟,希夏邦玛倒是颇为雄伟。 在佩沽措花了挺多时间的,主要是湖边里公路还有不少距离,至少走起来总是感觉到不了,这里颇有电视里看到的非洲大草原的风范,如果不是风大,这是个露营的好地方。离开佩沽措天色已经渐晚,到吉隆县需要盘山翻过5200米的大山(可能是马拉山),大雾,只能看着地上的分道线前进。 吉隆县位置很偏僻和闭塞,要不是修好了这条省道进来很困难,感觉越是这样的地方,藏人的攻击性越强,县城的路口都有闪着警灯的安全岗哨,即使在岗哨边上,还是有不少年轻的无所事事的藏人游弋,从眼神和肢体语言来看,绝非善意。不过岗哨里摆放着的盾牌和捕人叉也是在让人看着很不舒服。即便是在内地,教育都成了洗脑程序,出点什么事通常都是舆论和行动双重高压,在有着反抗汉人传统的藏区偏隅,不难想象会是怎么样的情形 今日里程:430km Day 12:(新)仲巴 早起天气阴沉,小雨。出发前往吉隆沟。海拔据说要从4000多米降到2000多米,有点意思。即便是在山里小道,依然逃不过限速的命运,不过走到第二个限速点后山体塌方堵路,山溪流水改道截断通路,观察了一下水流还是比较急,感觉不值得冒险涉水通过,还是后面的旅程更重要,毕竟,现在还只是开始呢。 离开感觉很不好的吉隆前往萨嘎,这里将是我踏上新藏线的起点。依然需要翻越昨晚的那座大山,不过没有大雾且路况可以。 熟料翻过山以后是70公里的搓板路,真的是搓板,开始表面看不出来,开上去整车想失控一样,还以为是车子出问题了。地图上显示没有别的路可以通往萨嘎,只好硬着头皮前进。后来实在受不了,再次把轿车当成越野开进草地。草地里沿着别人的车辙开,随着车辙逐渐出现不同方向的分叉,也只能信马游缰的随便选一个方向前进。越开里公路越远感觉不太对劲,在接近龙戳措的地方,仔细检查地图,猜测这些车辙是通往东面的一些游牧区的道路,并不能到达萨嘎,即便是登高远望,也看不到有任何出路,而且强风让人在车外难以忍受。往回走也是不可能了,还好远远还能看到搓板路,无奈只好在草地杀出一条路来。在没有车辙的草地里开车实属不易,有不少尖锐石头藏在草里,时不时一条长长的沟渠横亘在路上需要找到平缓处通过,又或是一面看起来有十几度的草坡需要侧着车身平稳冲坡,反正是提心吊胆,好不容易来到搓板路边上,还要填平路基的排水沟才能从草地开上去,这时候感觉搓板还好,至少是正确的搓板。这条路全程都已经扒开,不过看不到有什么正在施工的迹象,估计修好之日遥遥无期。 到了萨嘎算是正式进入G219了。G219国防公路,西藏段全程由武警养护,装备和人员都不是一般道班可比,路况非常的理想,全程便道数量只有两处。萨嘎还是一个比较繁华的地段,吃住都方便,相比于后面的仲巴县条件好非常多,如果知道后面仲巴的条件,应该会考虑在萨嘎修整一夜,毕竟从日喀则出来一路条件都比较艰苦。 离开萨嘎,我认为就是真正进入了阿里地区了风景和G318完全不同,视野开阔远眺尽是雪山,近处以平原草原湿地为主,也有不少沙漠化的痕迹。翻山的公路看似平淡无奇,但是车子却有点爬不动的感觉,每翻越一个垭口,两边都是壮丽的一望无边的风景。 新仲巴县完全是个在草原上新建起来的一个聚居点,现在正赶上大批的印度佛教徒前往冈仁波齐朝觐的时机,县城里充满了印度人三五成群的影子,在仲巴县唯一的一条干道转了几圈才找到落脚点,这里食宿贵且差。 有种感觉就是阿里地区的县制,似乎是依据公路的需要设置的,这里人烟稀少,村镇很少,隔几百公里就会设立一个县,避免出现长距离的无人区,像(新)仲巴这样的城镇总感觉以前根本就不存在似的,纯粹在一大片草原上建立起来,我的意思是说,这里的县看起来是为了设置而设置,和以前的行政规划未必有传承。 从离开拉萨开始,藏民或者是牧民聚居的村落零散的分布在国道或者省道两边,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无论多偏僻,无论大小,只要公路上有标识村子,几乎都有一个藏庙与之对应,庙的名字大部分和村子的名字相同。 进入西藏以后,翻墙就变得十分困难,家里网络又出状况Google的服务基本成了摆设。 今日里程370km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personal, Travel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第一站 拉萨

2014年8月10日,这是个出发的日子,头天晚上楼上楼下搬运了好几趟,终于塞满了我的小小Focus, 也塞满了我的憧憬,不安,和茫然。但是时间总是会把你推到那个时刻,该上路了。 Day 1:南阳 高速无话,只是貌似路过新野,呵呵。990km Day 2:天水 继续高速,穿过陕西,到达甘肃天水。西安的雾霾可以用目测。三国人物里,我喜欢姜维, 所以总是惦记着能到天水看一看。就在找宾馆的路上看到了伏羲庙,李广墓,街亭古战场等等指示牌。和这么多名人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不知道是不是会觉得平庸,或者是平添几分英雄气概?这里吃的东西比较多,我不是吃货,自然更可以给个好评。 甘肃段的G30路况相当差,到处都是补丁。由于天热,眼睁睁看着30米前方面一辆轻卡轮胎发飙,是的,爆胎的时候空气是有颜色的。 Day 3:门源 直奔西宁,路程不远。公路依然补丁不断,不过气势已经慢慢开阔起来。路上碰到不少摩托骑士,不过还是后座上一身皮装前凸后翘的小妞更让人想入非非。也有颜色鲜艳的小吉普拖着摩托,预计都是要去请海湖的。 西宁的拥堵让人烦躁,到处都是交警,貌似正在交通管制,宾馆都贵的离谱。几年前来过西宁,现在好印象一扫而光,此处不留爷,你好西宁,再见西宁。 调头出了西宁, 取道G227直奔门源而去,现在过了不是油菜花的季节,反正也无所谓,离开喧闹的人群才是目的。路上一段是高速,然后国道。碰到短时暴风雨,一辆CRV闪大灯超车,原来是武汉的车,大概是把我当成湖北来的吧,这里能见到的湖北车真是不多,事实上,整个旅行看到的湖北车大概也不超过5辆。立马双闪鸣笛回应,对方后排摇下车窗致意,这一刻想想还是蛮温馨的。 离开收费站很快就进山里了,这是新鲜空气的开始尤其是暴雨之后。傍晚到达青石嘴,吃住都还算合适,就是晚上很冷。油菜花,脑补一下就算了。 Day 4:青海湖 从青石嘴镇出发沿G227行至峨堡,转S304至祁连县,然后回头向南沿S204经过冰石林野营区到达G315,路况总体还不错,但有不少补丁。 这里矿业发达,可热煤矿把这里的一切都描成黑色,这是外人不得而见的青海的另一面。到了G315环湖北线,一切才回到应有的样子。一条直奔青海湖的景区没有测速,路况也好了,开始飚车,结果就是一个不大不小的warning shot,撞进一个横亘在路上的还没有打好补丁的坑里(太宽太快躲不开),右前爆胎。幸亏不是双爆。好吧,换胎什么都顺利,备胎扭矩120Nm,铝合金85Nm,这些数据已是熟记在胸。到底还是在高原地区的体力活,有点气喘,我想多半还是有点紧张。调头返回G315直奔刚察,这里买不到一样的轮胎,只好将就一下。不过自此之后,基本上我都没有飚过车了, the bright side。 沿着2010年的记忆,只不过那次走的是环湖南线,在黑马河附近找到了湖缘宾馆,4年前一边开车一边打着手电寻找一家叫湖缘客栈的青旅,也是这段路上唯一的一家湖畔旅馆,4年后成了商务酒店,贵。四周各色宾馆客栈如牛,游客如牛毛,好吧,再见,记忆,我只是个过客,唯一不变的是清澈的月色。 Day 5:格尔木 青海湖最后的印象是一次不成功的日出。 从黑马河进入G109,前往格尔木。和4年前最大的不同是,G109旁边出现了一条并行的高速路基,全程都已经铺好了,地图上显示这应该是京藏高速的一段,目前到茶卡盐湖的里程已经可以走高速了,貌似已经开始收费,不过道路没有完全封闭,不时有各色车辆进进出出。 过了茶卡盐湖以后,基本上就没有多少车流了,不过由于高速在施工,这个行程也随之变得污浊和混乱。对面一个大客车强行占道超车差点把我送上西天。本来G109这段路十分的经典,一.天之中经历大湖,草原,湿地,戈壁,一些小型沙漠,景色随着一路向西逐渐荒凉,生动而新奇,然而隔壁这条并行的高速截断了风景。我想慢慢的G109西宁至格尔木段就会慢慢荒废。从看地图上从格尔木出发的G315似乎也经历这样的变化,逐渐高速化,老实说,这个线路根本就没有足够的车流来偿还贷款,对环境的破坏却难以估量,另外就是大幅增加运输成本,毕竟国道5,6百公里轿车只收10元的通行费。 这张图是4年前拍摄的,现在已经找不到了。 越接近格尔木,窗外的景象逐渐简单化,只剩下戈壁滩了,高温,辐射,没有多少生命的迹象,右边是绵延百公里的高压电线铁塔和一些孤独的基站,左边是连绵不断的布尔汗布达山,紫外线充满大气,什么都看不清。 格尔木是这片荒凉土地上的工业化绿洲,相对于郊区的污浊和混乱,城市中心显得宁静平和。 Day 6:安多 10点钟离开格尔木检查站,领到了第一章限速路条,660公里,10小时30分。一路上太阳还在侧面,当头挂着半轮明月。昆仑山口被一群大兵占领,连上个厕所都被禁止,屌爆了。 青藏线的特点是开阔,这也是我向往的原因。川藏线始终是在崇山峻岭中傍山而行,让我总感觉有点压抑,这里更多的是看不到头的公路,草原,以及目力尽头的巍巍昆仑。可惜离雪山太远,以至于它们小的不成比例。 青藏线的路况没有想象中的好,中午时分开始不断的出现各种坑洞,尤其是经过村镇的时候,必然有沟,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这些村子看起来都和工程有关,反正一点点停车休息的念头都没有。再往后就有不少便道要走了,被大车压过的泥地实在不是适合轿车通过,越野车,皮卡倒是无所谓,我只能不断的大幅度转向,不知道多少次托底以后终于发动机的声音不正常了,发出类似跑车一样的低沉轰鸣,下车检查看不出有什么漏油的迹象,我估计是排气被撞坏了。没有什么办法只能坚持往前开着,还好三档3000转以上发动机的声音听起来还正常,动力似乎没有什么影响。 傍晚的时候不知道到了什么地方,碰到了一个检查站,很严,收武器,最后把我的辣椒喷雾没收了,刀和甩棍留下了,估计那个警察稀罕那玩意,其他的见多了。貌似野营气罐也是违禁品,反正这些东西从此以后我都是藏起来的。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personal, Travel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边界浪行

这不是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 萌发这次旅行的念头已经大约是18个月以前的事情了。新藏线,阿里,天山,喀什葛尔,伊犁,若羌,楼兰,罗布泊,塔克拉玛干,独库公路等等等等,逐渐的形成了一张线路图,这些名字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至于蒙古,那是在大环线上的一段路径,对我来说更多的是一个概念上的所在,只知道有很多的草原和马牛羊。不过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那里有细长的公路,人迹稀少的环境,可以想象的未知,这就很足够了。 这次旅行分了几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抵达拉萨,第二个阶段穿越新藏线,第三个阶段是环新疆(线路是在新藏线途中逐渐明晰的),第四个阶段是横穿蒙古,第五个阶段是取道东三省返回原点。除了一二,其他地方我并不知道要去哪里,怎么走,都是跟着地图,跟着公路完成的。 这是一次对自由的追索,是我这半生中面对的最大的自由,没有人群,没有琐事,大多数情况下,已经分不清我是在孤独的是公路,雪山,草原,沙漠,戈壁,还是我自己。 旅行是一个空间和时间的交集,你无法选择总是在合适的时间出现在合适的地点,想清楚这点就会减少一些遗憾,对我来说,真正重要的是公路,没完没了的公路,看不见尽头的公路,孤独的公路,自由和不自由的公路。 在路上,永远年轻,永远感动。 图文版:http://1drv.ms/1ueMtXS

Posted in personal, Travel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