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14

转载:高贵与美丽 十二月党人与他们的妻子们

http://www.chinainperspective.com/ArtShow.aspx?AID=23347 作者:王康   献给1989年64民主运动的牺牲者和幸存者,他们为了中国的自由或祭献生命,或被监禁、通缉,流亡海外,已经24个年头。他们是中国的十二月党人。     英雄   世 上有各色人等,有一类人叫英雄。但什么是英雄,仁智各见。希特勒、墨索里尼曾经被德国人视为德国最伟大的民族英雄,在犹太人眼里,却是无比邪恶的魔鬼;斯 大林曾被称为全世界无产阶级和被压迫民族的领袖和导师,在古拉格群岛里死去的千百万亡灵心中,他却是十恶不赦的暴君;911火海的罹难者,会在地狱审判恐 怖撒旦拉登,而在伊斯兰“圣战”份子心目中,拉登是先知式的英雄。 究 竟是英雄创造历史,还是所谓的人民群众推动了历史,我赞成前者。马克思是全世界无产阶级的革命导师,马克思的著名口号是: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但是一直 到现在,全世界无产者也没有联合起来。我们这一代不少人通读过马恩列斯全集,我年轻的时候就注意到,马克思感兴趣的,颂扬或者批判的,要么是古希腊哲学大 师,要么是欧洲文艺复兴启蒙运动的艺术天才,思想巨匠,要么是西方科学泰斗,要么是德国古典哲学大家,要么是大征服者──拿破仑、凯撒、克伦威尔,没有一 个工人或农民。顺便提醒一句,马克思只提到过一个中国人——在《资本论》第一卷第一篇第三章的第83个附注中——清代中期推行币制改革的官员王茂荫。 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说,19世纪最伟大的头脑停止思想了。这个天才的头脑不再用他强有力的思想哺育两个半球的无产阶级了。现代运动所取得的一切成就,都应归功于他的理论的和实践的活动。没有他,我们今天还会在黑夜中徘徊。 美 国哲学家悉尼·胡克曾经写过一个小册子《历史中的英雄》。他认为英雄是人类历史舞台上的主角。他认为,如果没有凯撒、君士坦丁、亚历山大,罗马帝国的版图 将大不一样。我们也可以说,如果没有希特勒,就不一定有第三帝国,不一定有第二次世界大战,600万犹太人不一定会死于非命;如果没有斯大林,俄国老布尔 斯维克不一定全部死于非命,不一定有古拉格群岛;如果没有毛泽东,肯定没有文化大革命。毛泽东总说,只有人民才是推动历史发展的真正动力,即使他真这样认 为,也不新鲜。古希腊思想家们早就构造了国家政权为大多数人民谋利益、建设宪政民主共和国的政治理论。孔子也早就发出“天下为公”的号召。毛泽东那首《沁 园春.雪》,开口秦皇汉武、唐宗宋祖、成吉思汗,闭口风骚、文采、风流,跟市井小民贩夫走卒肯定不搭界。 近 代西方系统研究英雄史观的是托马斯·卡莱尔,英国十九世纪思想家,他的代表作是《论英雄、英雄崇拜和历史上的英雄》。此书马克思恩格斯爱不释手,称之激动 人心扣人心弦的杰作。卡莱尔把英雄分为六类,一类是“神明英雄”,以奥丁为代表;一类是“先知英雄”,以默罕默德为代表;一类是“诗人英雄”,以莎士比 亚、但丁为代表;一类是“教士英雄”,马丁路德为代表;另外一类是“文人英雄”,彭斯和卢梭;最后一类是“帝王英雄”,拿破仑、克伦威尔等等。 关 于英雄史观, 我个人有所发现。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如果希特勒不把爱因斯坦、奥本海默、玻尔、西拉德、特勒、弗兰克等犹太物理学家驱赶到美国去,罗斯福总统肯定收不到 爱因斯坦那封信,那就肯定没有曼哈顿计划,那两颗原子弹就不会在1945年8月6号和9号落在日本的广岛和长崎,也就不会有1949年苏联在哈萨克斯坦草 原上爆炸第一颗原子弹,同样也不可能有1952年美国在比基尼岛上爆炸第一颗氢弹。同样,1964年就不可在中国西北上空升起核蘑菇云;现在全世界20来 个核国家也不会出现───包括那个流氓成性的北朝鲜,做梦也想不到会拼命制造原子弹。如果希特勒扣留并强迫这批犹太物理学家为纳粹服务,德国可望在 1942年春天掌握第一颗原子弹,在1944年夏季拥有氢弹。按照希特勒这个邪恶英雄的脾气和第三帝国的战争逻辑,伦敦、巴黎、华盛顿、列宁格勒、斯大林 格勒、莫斯科、华盛顿、甚至包括中国的上海和北京还在不在地球上,都是问题;世界会在哪一种制度下生活,都是个问题——很可能是在法西斯的“卐字旗”下苟 延残喘。因此,人类英雄谱系中应增加“科学英雄”。显然,胡克和卡莱尔和我本人的科学英雄都与“道义”、“真理”、“爱”无关。   本文的主角是188年前在彼得堡公开起义的俄国十二月党人。任何人都不能否定十二月党人英雄气慨,古希腊神话中,最富献身精神的是普罗米修斯。他把天火窃到人间,终身被锁在高加索山上,遭受折磨和孤独。高加索山正好在俄罗斯,十二月党人也许就是普罗米修斯的后代。 叙述十二月党人的故事只需十分钟。 十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personal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