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13

家里双路由网络环境配置备份

家里的网段是192.168.1.0,使用电信提供的HW255D无线路由作为宽带接入. 昨天家里的一台用了12年的笔记本USB1.1口挂载的无线网卡失效,导致无法联网.原因估计是USB口老化,无法供电,试了各种办法都无法工作,决定把一台退役的老旧的WRT54路由器恢复现役,通过repeater模式连接HW255D,通过有线的方式榨取这台古老的主机的最后一点剩余价值. P.s,这个主机前几天刚刚坏了一条内存,现在只剩256M,运行更加古老的windows2ksp4,这个机器简直就是一化石. WRT54分配网段192.168.2.0,路由器ip 192.168.2.1,开启repeater模式,本身不提供AP接入点,减少安全隐患,也节约点功率,毕竟这个路由2008年买来就已经是二手的了,还是小心为妙.一开始通过网线连接该路由,总是无法获取IP,主机设成静态IP也无法访问路由器,只有通过无线才能配置路由.经查居然是网线的问题,shit,付出的代价是工时以及按坏了路由器的reset电路,真悲催. 好吧,不管怎么说最后上路了,WRT上的firmware是DD-WRT, 虽然很多年没有更新了,不过当时写入DD-WRT就是为了偷别人的网络,看来当时就有先见之明.路由器的WAN设置成静态IP,192.168.1.250/255.255.255.0/gateway192.168.1.1,路由器本机IP设置192.168.2.1/255.255.255.0/gatewa192.168.1.1(这里网关设置可能比较重要),禁用本地DHCPserver,反正就一台机器. 192.168.1.250是我原来主机的静态IP,由于该主机需要映射几个端口到HW255D,所以把WRT的WAN IP设成这个,这样我的主机在192.168.2.0网络中再次将端口通过WRT路由器映射出去,在HW255D看来和原来主机的端口映射没有区别,保证192.168.2.0网段的的主机看起来和原来的配置一致,经过两次端口转发能通过外部网络直接访问到这个机器或者emule可以获得high ID.不管好不好,总之是能用了.开始端口转发一直无效,多次重启路由后终于生效,这里也折腾了半天,结果还算过得去吧. 目前看起来2网段的主机可以访问1网段的主机,方向无法进行,应该是要多HW255D增加路由配置吧,不过SB路由器现在没有权限了,懒得去处理她了,大不了通过网线把其他主机接到2网段就算了.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tech | 2 Comments

动物伦理,为了人的尊严

http://www.infzm.com/content/74162 动物伦理,为了人的尊严 作者: 李铁 最后更新:2012-04-13 09:20:47 来源:南方周末 标签 活熊取胆 动物保护 伦理 康德认为,动物是工具,人是目的。但他同时认为残酷对待动物毒害心灵,不利于道德和仁慈。他甚至指出,主人不应该抛弃长期相伴的狗,更不能吃了它,应该养它到死。我们大都可以接受炒田螺,但将一只活兔子直接放进锅里,恐怕会遭到很多人的谴责。 活熊取胆与鹅肝酱、裘皮大衣、斗牛等一样,终将被历史抛弃,但这是一个生产者、消费者以及各种社会力量和文化博弈和演进的过程。 (向春/图) “道德就是拿火腿肠喂流浪狗喂到心碎流泪,而完全不用去顾虑猪的感受。”这是一位网友对爱狗人士拯救流浪狗的讥讽,不少人觉得这句话绝妙,觉得它点 出了爱狗人士的逻辑矛盾,进而觉得爱狗人士的做法是一种荒谬的伪善。类似这样的矛盾话题,近几年引发的争议不断,清华学生硫酸泼熊、虐兔虐猫的视频、爱狗 人士的激烈抗争,以及最近发生的归真堂活熊取胆的争论,都涉及到一个话题:动物伦理。人类究竟应该怎样对待动物? 火腿肠喂狗,并不荒谬 谈到对一些动物的保护,首先必须面对一个逻辑上的困境:人类目前还没有实现完全素食,除了宰杀和食用动物,还存在广泛地把动物当工具的现象,比如动 物实验等。这样的逻辑困境比比皆是:用火腿肠喂宠物狗,你让猪情何以堪?美国有个《动物福利法案》(Animal Welfare Act),里面对于很多动物都做了保护规定,不允许捕食。但在里面禽类、肉用动物和鼠类都被排除在外了。难道鸽子需要保护,鸡鸭就不需要?凭什么猫和狗就 比老鼠高贵?一位香港人就曾这样质疑香港兽奸违法的规定:为什么我能杀死猪,但却不能和猪做爱? 这样诉诸逻辑的质疑显然很有挑战性,貌似相当有理。但我要说的是,这其实是一种似是而非的观点,它表面合乎逻辑,但并不正确。 为什么这样说?原因就在于,人类社会的规范系统极其复杂,本身就不是一个单靠逻辑而建立起来的系统。这个系统有两个维度:逻辑与历史。唯理主义的反 思和历史传统的渐进式演进共同形成了我们今天的社会规范。在人类的规范体系中,逻辑上互相矛盾的现象几乎无处不在,比如虽然每个人都有私下处理自己身体的 权利,但两个人自愿决斗早已经是非法行为,自愿卖器官也是非法;一个国家可能有一百多种大大小小的宗教,尽管法律规定所有宗教具有平等的地位,但绝不是每 个宗教的节日都能像基督教的圣诞节那样全国放假一周。 这样矛盾的例子不胜枚举。这也决定了,我们无法用几条逻辑原则来完全概括复杂的社会规范系统。想用几条绝对原则来统摄人类社会的规范体系的做法,本 身就是相当激进和幼稚的。大哲学家维特根斯坦就曾用“游戏”来阐释这一现象:无论你怎样概括游戏的概念特征,你都能找出一个游戏,不符合这一特征。在法学 界,这一问题已经被充分讨论,以唯理主义作指导的欧陆法系,被很多人认为不如注重传统、靠判例演进的英美法系那样符合实质正义。 回到动物伦理的话题。逻辑的原则固然是一种很重要的维度,但我们还必须回到历史和传统中来考察。 中西方传统中的动物伦理 经过漫长的历史演化和反思,人类的几个主流文明体系都对动物伦理有了成熟的看法。在几个核心观点上,中西方的主流看法都比较一致。比如都肯定人类的 中心和支配地位,认为动植物可以作为人的工具而存在。但这并不意味着人可以肆意对待动物。人类如何对待动物,关乎人类的文明和尊严,关乎人类道德感的培 育。 先看西方的主流传统观点。阿奎那是基督教理论的里程碑式的人物,他对此有过专门的论述。他在“论杀死生物和热爱非理性生物的义务”中说,上帝命令动 植物生命是为人而不是为它们自己而存在。但他明确反对肆意残酷对待动物,理由是对动物残酷就会对其他人残酷,善待动物无疑有利于人的道德感的培育。人对于 动物存在一定的道德义务。另外,基督教的很多教派都认为人类是上帝创造的自然秩序有爱心的守卫者,自然和动物本身是善,人类有义务善待自然。 康德也认为,动物是工具,人是目的。但他同时认为残酷对待动物毒害心灵,不利于道德和仁慈。他甚至指出,主人不应该抛弃长期相伴的狗,更不能吃了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personal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