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11

Bob Dylan, closed

关于这次上海演唱会,的确有点想说的东西. 关于票务: 本来这次蛮生气的,淘宝上早早订票,结果到最后一刻推说这个价格买不到了,白等了那么长时间,还导致轻微的焦虑.于是立马又定了一张,没想到980的票变成了1280的票,算是赶上最后一波行情,小赚一笔,于是前面的不快也就烟消云散了,这已经是我第二次碰到这样的好事,这次差点就坐到了第一排音箱边上,后来才发现是中区的票,囧一个.看来运气是要靠碰的… 关于保安: 不许带打火机,不许拍照,摄影,不过允许随地大小便,至少没说不许…我更加相信了,人类之所以创建制度(或许是上帝或者其他什么非人类的玩意创造的),就是为了限制人类,所以说,制度的执行者都是反人类的东东,看着这帮警察和保安的臭脸,花这么多钱养着他们就是为了限制我们自己,what a Fxxx. 无敌兔在保安的威胁下变成了无敌二,倒是小卡片机和手机不限制,真他妈搞笑,这年头还有谁回去下枪版来看.整个演唱会,保安想狗一样转来转去,我看见两个警察架了一个哥们出去了,不知道是不是拍照的原因.想想这些烂人,放着这么好的机会不知道珍惜,至少也不要那么过分.我想明白一件事:雇剧场的保安就要找这种完全艺术细胞的玩意,雇球场的保安就要找一场比赛上几个人都搞不清楚的,all they need just dog, lot of dogsssssssssss,我觉得我搞人事,识人用人我有一手. 关于观众: 摇滚是不需要静音的,任何声音都可以盖过任何山寨手机的铃声,反而倒是盖不住满世界的4寸大屏幕lcd的背光!还有pad的,一片黑暗中到处打上马赛克.上帝还是同情一下这些可怜的人们吧.发短信的少了,到处都是发微博的,下次应该带个墨镜来,且拉风.我不知道人们在关注什么,大概这就是所谓的:I am here吧,你还是别在这里的好.至于我,除了在保安骚扰别人的时候按几下快门外,基本上还是努力尝试听懂Dylan的发音,好累. 关于场地: 我很奇怪的是,官方发行的现场为什么效果那么好?还是上海大舞台的天然混音效果太好?反正在这里无论是乐器还是人声,都是一片含混,俺觉得主要是场馆以及音响的布置问题.音响除了响以外,远不如在家里放一张dts CD的效果.上次黄舒骏那个场地似乎好点,高音低音至少还是泾渭分明的.第一次进内场,举目四望,犹如置身于古罗马竞技场,只不过场上场下的身份发生了改变… 关于Bob Dylan 马季先生说过,中年73岁,呃,我觉得差不多,终年73也差不多,常态.对于Dylan氏的破嗓子,无所谓老中青,都是一个口味.加上场地的效果,满场听的最清楚的就是两句:like a rolling stone和Highway…61.(汗一个,不过我说过的,对他的曲子是不太熟).和Roger Waters比起来,明显整个演出缺乏活力,80%的音乐都是用同一个速度,同一个节奏,同一个强度滚滚向前,没有休息.透过我的小小望远镜观察,我认为,鼓手在3/4的时候,接近崩溃,也难怪,场上年纪加起来可能超过400岁.老实说,我觉得Dylan真的不怎么重视这个演唱会,不知道北京的情况怎么样,整个过程曲目编排完全不像是为一群准备朝圣的人准备的(虽然我肯定我周围的一圈人,95%都不是,不过我是),除了介绍成员以外,没有多余的任何一句话,没有encore,例行公事而已,至于为什么来中国演出,我不想去猜目的了,我希望他没有来过… 关于我: 虽然我现在心情不错,不过整篇东东看起来怨气十足,呵呵.我想原因是散场的时候,看到了一个自称是流浪歌手的,坐在一个会发光的单喇叭破音箱上的,弹着破吉他的,架着口琴的,打着向Bob Dylan致敬纸牌的歌者,唱着我最想听到却没有听到的”how many miles must man walk down, before….”.我听过很多人唱这首歌,却没有听到Bob Dylan亲口唱出,或许他已经老了,不再喜欢这首歌了,我想起改变1995的一句歌词:我在巨蛋帮你听了desperado,满脸都是泪…我听了一会,把原本留给打车的钱留在吉他盒里.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music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