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10

The first post @ wordpress

Word press api seem to complex for mobile like blackberry, I took me a long time to make any change on this site. Maybe just the server is not very friendly:)

Posted in personal | Leave a comment

我的公路电影

想去青海湖已经是很久以来的愿望了,我想最少可以追溯到02年爬长白山的时候.一个原因是向往,或者是YY,一个原因是环湖赛.到环法的线路上跑一圈未必能实现,到青海湖环一圈,还是可以期待的,事实上也有很多人正在实现. 对青海湖的期待并不是很强烈,但是很持久,一直到今年夏天,休眠已久的种子终于开始生根发芽了. 计划几经变更,最后确定在兰州租车,沿西宁-青海湖-格尔木-敦煌-嘉峪关-兰州一线,穿过半个西宁,在青藏公路上探探头,然后回到丝绸之路,从敦煌荒凉的沙漠,经过工业化的嘉峪关,农业化的张掖,回到熙熙攘攘的兰州.订好到兰州的机票后,剩下的就是煎熬,等待,和对未知的期待. 25日牛刀小试 迎着上海的朝阳,飞跃长江黄河,黄土高坡,刻板画山,中午到达兰州中川.下午租好车,KIA 赛拉图,说是进口版,1.8,MT,车况不错,5.6wKM,200yuan/day,300KM免费里程,一切顺利.租车行很爽快,不知道是公司文化还是因为多少有点熟人的关系,还车的时候更爽快,连违章押金都没要.这车开了10天,感觉3档4档动力不够,坡上提速很面,4/5档经常越跑越慢,另一个问题就是底盘相对到底,城市车,不是太适合复杂路况,再有就是起步熄火无数,俺不觉得是操控问题,1档起步转速800降到400,很容易熄火.优点是操控不错,指向性好,工作稳定,没有出现任何像样故障,阿弥陀佛,或许我们一路上的行程都和佛有点关系吧,不好意思趴窝罢. 说道公路片,蛮让人向往的,公路,不管好路破路,毕竟全程公路,刨去无聊的高速,一半多是国道,像极了电影里的西部片,荒凉,空旷,异域感和好奇,湛蓝的天空下,附和着牧场,海水以及无尽的隔壁和荒漠.如果在天窗上架一个摄像机,就能拍出一部由汽车导演的标准公路电影,无需演员,无需言语,只需要去感受,我只是一个3D电影的观众. 下午五点多,才离开兰州,这个事实让我认识到,无论是在兰州,还是上海,政府搞建设的热情和经度,纬度和高度完全无关,上海的蝴蝶拍一下翅膀,兰州的马蜂就会打一个嚏喷,必须的.一路本来是无话的,实际上出了西宁高速出口,我终于澄清了一个问题:发动机盖没关.在兰州开后备箱的时候,我实际上是把发动机盖打开了,只不过一路没有发现罢了.到西宁已经不记得几点了,忙着起步和熄火,反正天还没有黑,每天都有几个小时的时差,搞的无所适从,后来在阿克塞的时候,天还没黑,街上已经没有人了,诡异的很.经过无数次的熄火,我终于把车塞进了大名鼎鼎的西凉驿的停车场(空地?后院?),结束了第一天的车程.西凉驿是一个讲究氛围,不讲究质量的青旅,我想在知道的驴友太多了,就不多说了.客厅布置的很舒服,服务算是到位,有wifi,,但是11点后无热水只是在1层有一个just-in-time的电热水器,需要排队哦.W.C数量有限,不接受预定,请错峰.其实在西北,青旅没有任何优势,除了youth本身. 26日青的海 离开西凉,前往塔尔寺,导游还是需要的,塔尔寺也是很值得一去.虽然我啥也不懂,但却让我颇有感觉.我认为塔尔寺比九华山等佛教圣地强很多,至少有很多虔诚的修行者,十万次的五体投地,光滑的跪板以及跪板两边油光的朝拜者用双手在地面上画出的两道轨迹,让我感慨,有人是虔诚的,至少. 离开塔尔寺,沿着一条接近废弃的国道,开往日月山,倒淌河.青海湖我们走的是南线,考虑到行程和里程,放弃了环湖的打算.日月山很美,公路两边就是牧场,让我以为看到了XP的桌面,蓝天白云加上牧草,两边成群的羊和牦牛,带响的蚂蚱,让你不得不走走停停,牵绊着你的脚步,让你以为自己到了非人间.不过我还是离开了,因为前面是青海湖,不对,是青海,我再也不说它是湖了,或者说青湖海. 在蓝色的公路上,左边是海,青的海,右边是山,青的山,上面是天,墨蓝色的天,前方是一个紫外线放射源,我呢,我不见了.没有找到去洱海的路,也许根本就没有路,找了一条小道,把城市车当越野开,终于停在了离海100米的地方了.我就不剧透了,想知道自己去一趟. 离开的是,突然冒出一个藏牧民,说”此牧场是我家,此路是我开,要打此处过,留下10元钱”.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我想说,其实我想给他20的. 后面的行程遇到了最大的一次险情,天黑的时候,到达黑马河乡,修路漫天风沙,有杀气.前挡风玻璃喷了点水,一片模糊,在没有任何警告的情况下,突然出现巨石阵,如果刹车慢一点,估计行程到此结束.Tips:空气质量不好,不要使用雨刮,尤其是不能喷水,否则越描越黑,应该及时擦拭玻璃,不能勉强行驶,we are really lucky. 摸着黑终于到了青海西边的湖缘驿站了,嗯,应该是海缘驿站才对.好像是藏族人开的比较新,住宿可以,有独立卫生间(依然需要排队),木有热水.不通市电,靠发电机供电,很不稳定,估计一时半会不会有变化,充电需要小心,可能对电池有严重影响. 月色很美,海面上的粼粼月光,衬托着玛尼堆猎猎飘动的经幡,我又不见了.饥饿几秒钟后就把我拉回现实中,我已经没有力气摆弄三脚架了.一个小时以后,等我暖和过来以后,已经是时过境迁,物是人非了,无法用相机记录了,只能刻在我的大脑中,然后像风化的石头,慢慢变成沙. 海边最讨厌沿海公路边的电线,没完没了,人类的签名,留在每张照片上. 27日:海上日出,戈壁,盐湖 海上日出,如果记忆没有错的话,这是我第一次看海上的日出,被空气中水汽扭曲的红日,一点一点的从海的平面摇曳而起,如同破茧而出的彩蝶.万物回复生机,偶尔一只海鸟从你的眼球和太阳之间穿过,一切都显得很不真实,是的,这个世界是一个失真的世界,或者那才是真是的世界,谁知道呢? 600KM的行程,格尔木,青藏线的起点,进藏的必由之路.沿着国道109,远离青湖海,翻过3800的橡皮山(垭口??好像很多地方都叫垭口),来到了茶卡盐湖,加油,到此用掉了250的油,这车很省油,包括爬坡,盘山公路时不仅省油,连动力也一起省了,面的很.茶卡盐湖是个单调的地方,只有两个颜色,白与蓝,白的是脚下饱和结晶的盐矿,蓝的是头顶的天,纯蓝,没有杂质.脚下的结晶直接可以吃,味道还不错,如果配水喝的话.中午在兰州拉面馆解决,这边的面馆没有炒饭,估计和上海以及遍及全国各地的兰州拉面招牌没有联网. 下午经过青山,村镇,麦田,山丘,沙漠,峡谷,顶着夕阳,走上了康庄的戈壁大道,两边有绵延无尽的高压电线作伴,一只苍蝇,不对是苍鹰,从车顶掠过,以为后面会看到很多也就没有留影,最后才发现高原已经不是苍鹰的家了(下辈子我要做的是野猪,不是苍鹰).后来才发现,这里是乌鸦的家,只要有人烟,就有乌鸦彪悍的身影.路上碰到骑行车,算是当代的行者,路上碰到很多骑行的人,有环湖的,进疆的,进藏的,也许没有目的的,有孤独的,有成群的,都是有故事的.路上还碰到两个朝圣的喇嘛,在荒凉的隔壁上沿着109国道,几步一个头,估计要磕到1800km外的拉萨,我想2012前是可以到的. 人类的确是无敌的,除了它自己. Tips:国道行车,一定要把眼光放远,看看左边有没有警车停在路边,应该都是测速的.国道估计没有固定的测速点,都是靠警车流动测速.离开那辆静悄悄的警车没多远,天边就飘来一张罚单,不过签名的不是我,200元,半箱油.不过经过村庄的时候,也应该慢点,行车以人为本,路人的安全第一. 28日:昆仑山口. 昆仑山像是一个神话,一个象征,不过青藏线一路到昆仑山口都是坑坑洼洼,荷枪实弹的武警,偶尔在青藏铁路上喘息的列车,以及玉珠峰边上的大马店,都可以帮你把幻想和现实分开.玉珠峰并没有那么美,就如多年前在长白山看到的雪,迎风面都是灰的黑的土,或许只有冬天新雪的洗礼,才能让人感到惊艳. 昆仑山口4700m,标高上已经达到这次行程的最高点,没有雪,有风,还有穿裙子的姑娘在风中摇曳.山口有索南达杰的纪念碑,藏民的哈达,不知道什么做的,一路上摸到的哈达手感都很不好.本来预计去索南达杰保护站的,具体位置也不知道,就定了从山口出发50km然后返航决定.过了山口又是平原,这里的平原真的很多也很平,天际是壮美的雪山,遥不可及.我在半路下车了,一个人坐在空旷的公路边上打理器材,感受无边的宁静和透彻,微凉的风梳理着思绪.随便一座小水塘,在这个地方看起来都那么惬意,用蓝天和白云,装饰自己的面庞,我只是一个过客,安静而冷漠,任由高原风云变幻,风吹雨打,这些与我无关. 29日:在路上. 放弃了看格尔木胡杨林的计划,理由是据说时节不对,实际上我也不知道怎么走.胡杨生长在恶劣的环境中,也只有在恶劣的环境才能欣赏到它的美丽,据说那里有大蚊子,狼虫等等,要带一挂鞭炮.后来在雅丹深处的人家门口,看到了他们采集的胡杨木,太贵了,没有买.离开格尔木,应该有一个大型盐湖,有一段路叫做万丈盐桥,不过现在正在修路,也不知道这个地方到底是哪里了,这么想来茶卡盐湖还是应该去看看的,几天之后看新闻,说道国际钾盐又快被垄断了,中国的主产区就是这里. 格尔木到敦煌只有不到555KM,但是据可靠线报,离敦煌128KM开始全线修路.其实一离开格尔木就开始修路了,差不多一直到大柴旦.在那里加了油,充了气,开出100km后,在一片正在沙化的石头上前停车.那些半沙半岩的小山,应该要不了多久就沧海桑田了. 左后胎彻底没气了,导致了第一次换胎.备胎胎压不足,并且有点起泡.在荒凉的隔壁,即便是地图上的一个乡,也只不过是一小片风化的残垣断壁,几个孤独但是不可耻的人们,勉强给备胎充了点气,向前80km向后100km才能补胎,最后决定向前走.嗯,人多就是胆大,互相壮胆,正反馈.到了当金山口,好像也是3800米,也就是距离敦煌128KM处的魔鬼公路起点.128KM啊,全线刨开,这是多么英明神武NB无比的决定,幸亏是基本是平路和下坡,否则到敦煌的时候就直接就可以看到鸣沙山的日出了.途中是戈壁和沙漠,这个时候,阿克塞就像天边的绿洲,出现在我的面前.这是一个奇怪的城市,宽阔,宁静,萧瑟,朴实,有点后脊梁发凉的感觉,也有世外桃源的气味.我喜欢这里. 找了个修车铺,补胎,一个哑巴小伙,手艺不错,只要15元,后来在敦煌国道边上检修汽车,也只收了20元,看来这边的人真的是很朴实的.离开阿克塞,开始了漫漫夜路,一路上找不到方向,没有标识,陷沙坑,陷石头堆,拉着手刹推车等等,一言难尽,总之,到了敦煌风飞沙青旅时,已经是凌晨3点,我从下午一点起,开了12个小时.风飞沙也比较贵,如果不是要逃鸣沙山票,应该住城里比较好,don’t like it’s style. 现在回想起来,当天的行程是一个错误,主要是没有仔细考察景点的位置.其实最好是在阿克塞住下,不赶夜路,明天大早出发奔敦煌,在路上可以去必去的一个地方,雅丹地质公园,而要去雅丹,必须购买玉门关的门票,囧.这样可以不必走回头路,可以少在敦煌住一天,阿克塞应该很便宜也很舒适. 30日:无聊的一天. 自然醒,去莫高窟.160元,无聊,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极不推荐.下午奔雅丹,路上没有看到加油站,估量一下,只有返回敦煌,郁闷中.晚上在沙洲夜市,被宰,敦煌应该划归贵州管辖.下午检修汽车,底盘无大碍,把底盘的钣金敲直,清洗空滤,才20,今天唯一痛快的事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Travel | Leave a comment